《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618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成少,我先走了,今天不陪你了,改天一定陪你”。柯子华和成功告辞后就没再耽搁,拉着柯文浩先出了门。
  上车后,柯文浩就开始和他的债务人联系,奶奶的,联系了一圈,就打通了一个电话,其他三人都打不通电话,柯文浩就很担心了,担心这些人是不是躲着不见他。
  “对了,你刚刚说你们新来的区委书记怎么了?”柯子华现在对丁长生的事很上心,只要是关于丁长生的,他都要弄清楚,之所以刚刚没当成功的面问这事,就是担心成功多心。
  成功能不多心吗?虽然和柯子华才是最亲密的关系,但是在成功的潜意识里,他还是拿丁长生当朋友的,而刚刚柯文浩说到丁长生时,被柯子华自动的忽略了,现在成功越来越觉得柯子华有什么事瞒着他,而且现在也不是事事都汇报了,很多事都是柯子华自作主张,让成功很不满的同时,也是有点无奈。
  丁长生这顿饭吃的是索然无味,在食堂吃完饭后,回到办公室里想休息一下,可是一闭上眼,自己面前出现的居然是吴雨辰,自己和吴雨辰也没到那个如胶似漆的程度,但是自从知道了她的腿受伤后,他的心里就一直记挂着她。
  想了很久,终于是找到吴雨辰的手机号码,狠了狠心,拨了过去,可是一直都是无人接听的状态,丁长生连着拨打了两次,都是无人接听,这让丁长生感觉怅然若失。
  将手机放在桌子上,倚在椅背上假寐,这个时候手机突然响了,丁长生看都没看,拿起来就接通了,“喂……”

  “没打扰你休息吧?”曹冰在电话里问道,但是又为丁长生这么快接自己的电话感到甜蜜,原来我在他心里是这么重要,电话铃声才响了一下而已。
  “哦,没事,你,怎么样,吃饭了吗?”丁长生听出来是曹冰了,多亏是反应快,自己差点就问对方的腿怎么样了?
  “吃完了,我,打电话想告诉你,我租到房子了,我今天请了假,在房子里收拾呢,你,你,今晚还过来吗?”曹冰很娇羞的问道,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出这话的,昨晚才刚刚有了那层关系,今天主动给男人打电话问问他还过来吗?自己这是怎么了,这样会不会让男人看轻自己?他会不会觉得自己很饥渴,但是,一切的担心都是多余的  。
  “我看看工作情况吧,如果早了,我就去,把地址发给我”。丁长生没给她准话,因为他还在犹豫晚上要不要去一趟省城,可是自己作为白山区的一把手,外出是要请假的,如果一旦出事自己不在单位,这将是很严重的问题,首先擅离职守是跑不了的,尤其是现在养殖中心拆迁在即,很多事都压在一起了,所以很犹豫。
  “那行,我等着你”。曹冰就像是一个等着老公回家的小媳妇一样,挂了电话,双手紧紧握住电话,高兴的在地板上接连蹦了好几下,这才仰面躺在大大的床上。
  在这间屋子里,唯一属于她的东西就是这张床,这是她跑了一上午的时间在家居中心买的,别的一切都可讲究,但是唯独床不能讲究,昨晚和丁长生在一起时,她一边享受着丁长生带给她的一波一波的冲击,一边担心着身体下的床是否经得起两个人如此疯狂的动作,因为只有她知道,其实她睡得那张床是模板架在了两条板凳上,如果昨晚板凳坏了,或者是模板断了,那都是非常扫兴的事情。
  丁长生给的钱她一分都没动,她是用自己的钱为自己买的这张大床,当她在家居中心坐上去后,她的心都在颤抖,慢慢的,她仰面躺在上面,感受着床的温度,在家居中心那熙熙攘攘的地方,她居然幻想着那个男人压在自己身上肆意妄为,他可以的,那是他的权力,自己是他的女人了。
  想着这一切,她的腿不由自主的夹紧了,上下摩挲着,直到有人走近,她这才想起这里是家居中心,自己难道真的就这么喜欢男人欺负自己吗?
  不是,自己喜欢的不是男人,而是他,首先是他,其次才是男人,她这样给自己定义,我是喜欢他的女人,而不是一个荡女人。
  昨晚的一切都太匆忙,所以今天她请了一天的假,就是为了收拾这个家,大红的床单,大红的毛巾被,屋子里的红色映红了她的脸,像个新娘子似得。
  人就是这样,当你惦记别人时,可能你正在被人惦记,丁长生这边惦记的是吴雨辰,而他却被曹冰惦记着。  而且惦记他的还不止曹冰一个,在白山就还有傅品千。
  本来丁长生是在等吴雨辰的电话,但是等来的却是曹冰的电话,曹冰的电话刚刚打完不久,傅品千的电话也打了进来,这让丁长生都感叹,今天这是怎么了?
  “喂,你现在方便吗?”傅品千打通电话问道。
  “方便,说罢,出什么事了?想我了?”丁长生调笑道。

  “我没事,我想,你要是方便的话,最近来家里一趟,苗苗这孩子太叛逆了,我都不知道怎么教育她了,最近和她的几个同学一起,逃学了两次了,怎么办呢愁死我了”。傅品千情绪很低落,看得出,苗苗的问题已经让她很伤神了,如果不是这样,她可能不会给自己打这个电话。
  “逃学?怎么会这样?这都什么时候的事?”丁长生诧异的问道。
  “有两个月的时间了吧,她太小,我担心她学坏了,你知道吗,我在她包里发现了烟丝和打火机,她居然开始学着抽烟了,你说,这还了得啊,上周回家时,我们吵了架,我打了她一巴掌,她就走了,好在是回学校了,但是我担心她会再次逃学,她一向都是听你的,你要是不是很忙,就帮我管管她”。傅品千疲惫的说道。
  “那行吧,我知道了,我今天下午去学校找她”。  丁长生说道。

  十六七岁的年纪正是学坏的好时候,苗苗要真是像傅品千说的那样,那他还真是要好好和她谈谈了。
  丁长生等了一下午,也没等到吴雨辰的电话,不知道是没看见,还是根本不想搭理自己,反正无论是什么情况,丁长生都感觉到很沮丧  。
  “丁书记,您下班了”。丁长生刚刚出门,梅三弄走出办公室的门,打招呼道。
  “嗯,对了,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丁长生突然间想起什么来,回身将梅三弄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
  “丁书记,您吩咐,什么事?”

  “一个是我的秘书,尽快找一个,也不能老是你跑来跑去的,你比我都大,我也不好意思,还有一个就是,你认识中医医院的人吗?”丁长生问道。
  “哦,认识,我认识他们的一个副院长”。梅三弄说道,其实中医院院的人他一个都不认识,别说是副院长了,连医生都不认识。
  但是领导这么问,肯定是有事要自己办,不认识也要说认识,自己是办公室副主任,干的就是为领导排忧解难的事,要是自己一口回绝说不认识,那么能替领导办事的人多得是,自己岂不是就少了一次让领导赏识自己的机会。
  日期:2015-12-25 06: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