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63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然,要是不戴头盔的话,感觉就更好了,但是父母的嘱托不能不尊重。而且万事都不可能十全十美,比如这次调研,确实是个好机会,自己英雄有用武之地的好机会。但也面临着费用无着落的可能,面临着一次次返工的可能。
  不过,看事情要看主流。现在能受夏雪委托,代表旅游局,正大光明的进行调研,这就是主流。这样,不但缓解了没有工作可做的尴尬,暂时避开了刘大智的无厘头使坏,而且还可能做出一番成绩。这就是这件事情本身,所带来的正面、积极的影响和结果,就值得高兴,值得欣慰。
  已经理清了这次调研工作的积极意义,楚天齐不但心情大好,甚至都有些亢奋,不由得一边骑行,一边哼着歌曲。

  路边的景致不时变换着,但无论怎么变,绿色的、有生机的田园风光没有变,美好的心情没有变。变的只是一个个村子的路标,变的只是摩托车仪表盘上跳过的数字,变得只是一首首歌曲的歌词和曲调。
  刚“播放”过“朝花夕拾杯中酒”,又飘出“走走走走啊走”的歌词。刚唱过“抱一抱,那个抱一抱”,又响起“说句心里话”的曲调。歌曲唱了一首又一首,楚天齐的心情也得到了更大的放松。
  现在,楚天齐正在完成一首大歌,正在模仿原唱者的韵味,就连伴唱也自己完成:“……说走咱就走哇,你有我有全都有,嘿嘿嘿嘿,全都有哇,水里火里不回头哇。路见不平一声吼哇,该出手时就出手哇,风风火火……”
  就在“闯九州”三字还没来的及出口的时候,摩托车发出“吱”的尖厉响声,不受控制的向右侧路边冲去。

  楚天齐哪有心情继续飙高音,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怎么办?不愧是有功夫在身,就在摩托车前轮几乎已经扎进沟渠的瞬间,楚天齐双手撒把,双*腿抬起,腰眼一用劲,“噌”的一声,窜向沟的对面,落在了玉米地里。
  尽管有功夫在身,但事发突然,在落地的瞬间,楚天齐还是没有站稳,栽歪在了地上。稍微冷静了一下,他手扶着地面,回头看去,摩托车前轮冲上了沟渠的另一侧,后轮歪在了沟渠里。楚天齐慢慢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胳膊、腿,觉得没什么问题,便向躺在那里的摩托车走去。
  刚才楚天齐蹿出的画面,也落在了好多过往路人和司机眼里。大家眼睁睁看着一个骑摩托的人,被甩出了老远,都以为车手出了大事。在震惊的同时,纷纷跑过来看情况,准备施以援手。当然也不排除有看热闹的,这就是很大一部分国人的特点,从古至今皆是如此。
  让大家比较震惊的是,想象中的惨状并没有出现,骑手反而已经走向了摩托车。现在还处在青牛峪镇界范围内,围观的好多人认识楚乡长,纷纷过来问候。待到得之楚天齐“无碍”时,一边嘴里叨咕着“幸运”,一边同他往起弄摩托车。
  沟渠只有一尺多宽,两尺多深的样子,沟渠里有前几天下雨时存的积水,和着原来的泥土全部变成了泥汤子。摩托车被扶起来了,放到了路边,顺着车身“滴滴嗒嗒”的往地上淌着泥水。摩托车摔倒的地方,都是软土和泥水,没有硬*物,车身上也没有留下新的磕碰,应该没有什么损坏。
  大家见楚天齐没有什么事,在问询一番后,纷纷离开,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待众人走后,楚天齐才低头观察了一下自己的样子,虽说不上很惨,但也足够狼狈。半袖和长裤上沾着好多泥巴,尤其浅色T恤半袖上满是一道道的绿色印迹,肯定是摔倒时从玉米杆上蹭的,休闲鞋上也满是泥巴。
  晃了晃头,没有任何疼痛的感觉,楚天齐这才注意到头上的头盔,不禁心中暗暗感叹,感叹父母无微不至的关心。
  楚天齐来到路上,查看发生状况的地方。这条公路是砂石路,大部分地方都是硬底,但从车胎滑过的痕迹可以看出,刚才是轮胎驶到一个小沙窝的地方时,发生了侧滑。
  小沙窝很小,如果自己小心的话,绝对不会发生状况,主要是自己太大意,只顾着唱歌了。这时,他想起了一句话“得意莫张狂”,其实宁俊琦刚提示过没多长时间。
  上周五那天,自己脑海不时出现荆轲刺秦时的句子,今天又来了这么一出。虽然调研工作还没正式开始,但楚天齐忽然有一种预感,预感调研之路未必平坦。他不知道,这算不算迷信。

  当下的样子,是没法继续赶路了,楚天齐推起摩托,向前方走去。他知道前面不远有条河,河水很清澈,正好可以在那里处理一下人和车的外观。
  骑摩托四、五分钟的路,现在推着摩托,足足走了半个多小时,才来到河边。河道里裸*露着大*片的河床,只有一条小河,这肯定还是前几天下雨的缘故,否则恐怕会没有一点河水。楚天齐沿着河床边,把摩托推到了远离路口的地方。
  停好摩托,从工具箱里拿出两块准备好的布子。首先把一块布用水浸*湿,一点点擦拭上面的泥浆,然后用另一块干布擦去摩托车上面的水迹。
  摩托已经清理干净,在阳光下再次发出亮闪闪的光亮。接着,就该给自己搞卫生了。
  从工具箱里拿出装衣服的塑料袋,看了看四外无人,楚天齐以最快速度脱掉身上半袖和长裤,换上了准备好的另一套衣裤。坐在河边石头上,把衣裤放在河水里洗净,晾在大青石上,又把鞋上的泥巴进行了处理,晾在一边。清洗的过程又折腾了半个多小时,时间已经八点多了。但现在还不能走,还需要等摩托车和衣服晒干了。
  在河边石头上坐了一会儿,楚天齐站起身来,走向旁边的农田。七月份的天气,在上午九点钟的时候,已经是热哄哄了。
  河边的农田里,种植的绝大部分作物都是玉米。因为干旱少雨,玉米地里是满是大*片的龟裂,玉米的叶子也有些发蔫、打卷。今年雨水稀缺,井水水位也较低,机井都集中在种芹菜的地边,而且井里的水也仅够浇菜地所用。本来在地边都修有储水和排涝的水渠,但雨水稀少,根本就无水可储。刚才自己摔倒的地方,要不是有枝繁叶茂的杨树遮着,肯定沟渠里也不会有存水。
  尽管这几年,尤其是楚天齐分管农业的这两年,乡里做了好多排涝抗旱的设施,但农民们整体靠天吃饭的格局没有根本改变。只是保证了种植蔬菜所需要的水分,而今年也是将将能保证。
  要是再不下雨的话,蔬菜用水也会受到影响。楚天齐前几天听说,青牛峪水库的水都很少很少了,恐怕现在就是没有完全见底的话,也快坚持不了几天了。
  玉赤县整个县域都是干旱少雨地区,尤其靠北边的这几个乡镇缺水更为严重,青牛峪乡就是其中之一。要想改变靠天吃饭的景况,方法之一就是必须增加抗旱防洪设施,可这又谈和容易,这中间既有资金的限制,也有其它诸多条件的限制。
  日期:2016-09-26 07:0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