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63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失望的“哦”了一声,然后说道:“没事,你忙你的。我星期一就要下乡去调研了,告诉你一声。”
  “是吗?”宁俊琦的声音很是焦急,然后语气缓了一下,“天齐,为什么非得是下周一,晚两天不行吗?这又该好多天见不上了。”
  “都已经和旅游局定好,不能再推了。再说了,到县委办已经快一个月,工作也该开展了。否则,还不得被打板子?”说到这里,楚天齐“嘿嘿”一笑,“分开是暂时的,下次相聚更有味道,久别胜新婚嘛!”
  “去你的,成天就知道嘴上占便宜。”宁俊琦娇嗔着,但声音却是甜甜的。

  “嘴上当然得占便宜了。听你的意思这还不够,是不是想让我手上也占便宜啊?”楚天齐说着,嘴里发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声。
  “讨厌,你……”宁俊琦大声的说着,然后忽然低声道,“不和你贫了,会议马上开始。”紧接着就挂断了电话。
  看着手机发了一会儿楞,然后正准备收起,手机又响,一看还是宁俊琦的号码,楚天齐再次接通了。
  “天齐,一路顺风、大功告成。”宁俊琦的声音传了过来。
  听到又是这八个字,楚天齐心中一阵恍惚,“哦”了一声。
  听到对方的情绪不高,宁俊琦的声音也很失落:“你怎么啦?”
  “没怎么,想你呗!”楚天齐马上回答。
  “嗯,我也是。”说完,宁俊琦挂断了电话。
  拿着手机,楚天齐心中暗道:*,都是怎么啦?为什么都跟这两个词干上了?这简直就是魔咒祝福。
  周末两天,楚天齐都是在家里待着,除了陪着父母外,就是拾掇那辆二手摩托车。自己一年多没骑,弟弟也骑的很少很少,摩托看上去很旧,有个别地方还有点上锈。于是,他仔细的给摩托来了个全身体检,然后认真的进行了擦拭、上油、换滤芯等工作。经过他这么一捯饬,摩托车焕然一新,车身上不时闪耀着光亮。
  听说儿子要经常去野外,尤春梅免不了又是一阵叮嘱,什么“注意发大水,注意长虫咬,吃饭吃热乎,天黑就住下”等等。
  楚玉良没有这些嘱咐,更多的是关心儿子的一些准备工作。他检查了儿子摩托车上常用的一些工具,又把儿子带的应急物品进行了逐一检查。
  以前楚天齐的挎包里,只有父亲的自制药膏,两瓶水,和从药店购买的创可贴、藿香正气水等。现在在父亲的亲自过问和督办下,又购买了一副橡胶指垫的棉线手套、一支微型手电筒、两小包压缩饼干,一小包熟花生米,和一小包冰糖糖块。另外,父亲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条爬山索,也放在楚天齐的挎包里。这样,楚天齐的挎包,就成了名符其实的“百宝包”。
  星期一一大早,楚天齐先是把修车工具、爬山索放到摩托车后面的工具箱里,又把母亲让拿的几件换洗衣服放了进去。这么一弄,工具箱里已经装的满满的,他只好把挎包背在了身上。
  吃过早饭后,在父母的殷殷嘱托下,楚天齐跨上摩托,出了家门。刚走出村子,别在腰间手机套中的手机,响了起来。他停下摩托,拿出手机,一看号码,是家里的,赶忙接通了。
  “狗儿,快回来。”手机里传来母亲的声音。
  楚天齐问:“妈,什么事?”
  “你忘带头盔了。”尤春梅说道。

  楚天齐笑着说:“不用带,我以前几乎就没带过。”
  “不行。”平时态度温和的母亲,今天语气异常坚定,“你爸也让你回来。”
  “好好好。”尽管觉得父母有些小题大做,但楚天齐还是应了下来。
  挂掉手机后,楚天齐掉转车头,向家中骑去。离老远,就见父母站在门口,翘首望向自己的方向。来到近前,楚天齐从母亲手中接过头盔,戴在头上。
  “这么大了,还丢三落四的。”尤春梅埋怨了一句,然后叮嘱道,“路上慢点骑,一切多加小心。”说完,挥挥手,示意儿子离去。
  看了看头上银丝飘摇、面带不舍的母亲,和拄着单拐、额头残留着疤痕的父亲。楚天齐点点头,再次掉转车头,驶向村口方向。
  现在时间才六点多,骑行在公路上,微风不时从身侧略过,感觉很是轻爽惬意。离家的一丝愁绪彻底抛在脑后,取而带之的是一种心情的愉悦。

  路两边,一副美丽的田园风光展现在眼前。水灵灵的芹菜长势喜人,家家户户的地里,都是人们忙活的身影。现在全乡芹菜销售工作已经开始,听说价格还不错,菜农都在在利用早上和下午晚些时候起菜,这样的芹菜水灵,卖像好,等级也就高。
  离着路边远一些地方,是绿油油的玉米、豆类。这些作物正在生长的关键时刻,还得过两个多月才能收获。这两年种谷物的越来越少,因为除草、间苗很麻烦,而玉米、豆类,相对要好侍弄的多。
  其实,他之所以心情不错,不只是因为抛却了离愁,还有对即将开始的这段新征程的期盼。
  自从走上从政之路后,楚天齐几乎就没怎么轻松过,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工作。既使偶尔休一下周末,也会惦记着好多事情,有时更是得中途返回工作岗位。所以,尽管他深知“年青人就是要不懈奋斗”,但也渴盼着能有适当的休息,如果能有一点放松或娱乐就更好了。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直到离开青牛峪乡,这种想法也仅仅是一种理想而已。
  从常务副乡长任上,被调到县委办做主任科员,按说没以前忙了,尤其刚去的这三周,更没有一件具体的调研任务。但是,楚天齐却没有感觉到应有的轻松,一是因为从领导职务突然变成非领导职务,看着是明升暗降,其实楚天齐感受更多的是被贬的意味,心情并不放松。
  二是自从到县委办后,刘大智就处处找茬,而且关于自己的传言,关于自己和新任书记柯兴旺种种不和的传闻,就一直没断过,甚至越传越邪乎。这些传言总是影响着楚天齐的心情,尽管他努力不去想,但还是不可避免的受到了一些左右。
  三是近一段无事可做,难免焦急和郁闷。对于每一个人来说,由很忙到无事可做,都会有一种心情的落差。那些已经到站,就应该退休的老人,在退下后都会很长时间难以适应。更别说像楚天齐这样想干工作,想干好工作,想有所作为的有志青年了。
  所以楚天齐极需要一种机会,一种解脱和避开的机会。今天被微风一吹,本就神清气爽。再嗅着各种蔬菜和农作物飘逸出的香气,尤其是重新要开展工作的渴望,而且是相对独立的工作。楚天齐心情大好,顿觉胸中豪气万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