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1810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睿微一犹豫,嗯了一声。
  晚上下班很早,主要是宋朝阳被东水村系列事件搞得身心疲惫,想早下班多休息一下,也好应对明天周一的正式工作。李睿就此得空,打车赶奔和杨鹏约好的地方、市北区北郊靠近北三环中路的一座农家大院。
  他赶到时,杨鹏已经在路边等着他了,兄弟两人相见,自有一番寒暄,说完便肩并肩往大院里走去。
  这座大院很大,方方正正,方圆怕不有一百米。一百乘一百的面积在荒郊野外并不显大,可是处在市区寸土寸金的地段,就显得非常之大了。另外,果如杨鹏所言,大院中间建了一道砖墙,将大院一分为二,分了南北两个小院。杨鹏介绍说,蔬菜加工厂在南院,那家雕刻厂在北院。
  二人一路聊着,很快走进北院,房东与那家雕刻厂的厂长正在院里边抽烟边等,一见正主儿赶到,忙迎上来相见。四人握手认识。
  雕刻厂厂长姓王,四十出头的年纪,身形矮胖,在傍晚的夜色下仍然可以看到他眼圈发黑、眼白浑浊,一看就知沉溺与酒色财气多年。他一看到李睿,就跟看到了救星一般,一边用力跟他握手,一边恳求道:“李哥啊,你就把我的雕刻厂给买了吧,我给你最大优惠,好不好?当你救救我,你要是不买,转过天来我就让高利贷的人砍死了啊。妈的,那帮人可特么不是东西了,天天追着我要债,说我再不还钱就活活砍死我,李哥你可得救救我啊……”

  他年纪比李睿大出十来岁,可是喊起“李哥”来,一丁点的不适都没有,也不知道是他长期做生意已经历练出来了,还是他脸皮天生就厚。
  李睿陪笑道:“我是有意向买的,要不也不会过来跟你面谈,不过我可不能仓促做出决定,烦请你先带我去厂子里转一圈,让我了解一下情况,如果各方面条件确实不错的话,我可以收购。你不是开价二百万嘛,这点钱我拿得出来。”
  王厂长大喜,拉着他的手就往厂房里去,同时给他介绍雕刻厂的细节情况。
  雕刻厂全名为“古华红木雕刻厂”,最早的名字是“青阳市古城木器雕刻厂”,原是市北区政府商业局的下属事业企业,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改制,被人收购成为民营企业,后经数度转手,最后转到面前这位王厂长手里。
  雕刻厂企业注册资金十万元(从这一点也能看出,厂子建成确实有年头儿了),现总资产将近三百万元,负债二十万左右,其中固定资产两百六十多万元,流动资产十余万元,库存红木紫檀木价值三十万上下。占地五千平方米,厂房面积两千平方米,办公室与仓库面积三千平米,共有水凳十五个,专业木材切割设备十台,工作台十张,职工二十余人,其中包括一名省级木器雕刻师,两名工艺美术师,两名设计师,十五名技术工人,还有两名销售业务员。雕刻厂主要以加工、销售大中型家具和装修装饰配套木制品为主,年收入二百多万,净利润能有百十万的样子。

  李睿听完笑起来,问道:“王厂长,敢情我买这个雕刻厂,还要先给你还二十万的负债啊?”王厂长陪笑道:“也不能这么说吧,虽然负债有二十万,但你也要考虑,总资产将近三百万呢,你只要付出两百二十万,就能得到三百万的资产,这可是赚多大的便宜啊。我要不是急着缺钱用,真的不想往外卖,真的,这厂子随便好好经营一下,一年都能赚个百十万的。”
  李睿没再说什么,跟他走进厂房,查看工作间的细节。
  厂房很大很长,面积就跟一个室内游泳馆相差无几,里面摆满了各种加工设备,比较显眼的是一整条特别长的工作台,宽有一米五左右,台子旁每隔两三米有个凳子,意味着那里是一个工人的工位,当然,现在凳子上是没有工人的,工人都已经下班了。工位上摆放着各种雕刻刀具,长的短的,尖的圆的,带勾儿的带叉儿的,什么样的都有,刀头都非常锋利,在头顶灯光的映射下,散发出银白色的光芒。在工位的后面,是各种各样的机器,能够看出是加工木料用的。四周靠墙的地方堆着很多红木木料,让人一看就明白这里是干什么的。空气中飘荡着浓郁的木头味与胶味,乍一闻非常清新。

  看过厂房之后,王厂长又带李睿去了库房,查看里面的红木紫檀木木料,还有一部分家具成品。
  在家具成品摆放所在,李睿目光先后掠过太师椅、八仙桌、茶几、多宝格,最后停留在一架四柱雕花镂空红木架子床上,看了半响后问道:“这床能卖多少钱?”王厂长道:“二十万!”李睿吃了一惊,失声道:“这么贵?那卖十个这样的大床,一年的收入不就赚出来了?”王厂长苦笑道:“你没算成本呢,这个大床不说人工,光是木头原料,就在十万上下。算上人工,这样一架大床卖出去,充其量也就是赚两三万。而这样的架子床,因为过于古典,很难被市场接受,半年能卖出一架去就不错,因此我们基本只接受预订。”

  李睿问道:“既然市场不接受,你们为什么还生产这种华而不实的床?为什么不设计一些跟得上时代、广受市场接受甚至是喜爱的样式出来?”王厂长听了就笑,道:“我们打的牌子就是仿明清的,如果不搞这种古典样式,就等于是自砸招牌啊。不过你要是有心改变,那你收购厂子以后,可以尝试一下,我在这里先预祝你改变成功,呵呵。”李睿抬手指向其它家具,问道:“这里面卖得最好的是什么?”王厂长道:“都挺好的,桌椅,屏风、书架、多宝格什么的,卖得都挺好。”

  李睿估计他在说谎,如果卖得都挺好的话,这家厂子一年的收入也就不只是两百多万了,而是四五百万甚至上千万,当然,也可能跟他疏于管理有关,他整天吃喝嫖赌了,无心经营厂子,厂里的工人要么跟着懈怠,要么看不到希望而心灰意冷,自然也就效率低下了。
  从库房出来,四人来到雕刻厂的办公室中,坐下来谈。
  李睿开始向王厂长询问涉及收购的问题,头一个就是厂地租赁剩余时间与租金。
  这个问题房东就解答了,他说,雕刻厂签的租赁合同还没到期,还能再用两年多,也就是说,这两年多李睿不用支付厂地租金,而就算合同到期了,一年的租金也不过是七万多块钱,合一个月六千元。
  李睿对这个价格还是满意的,点了点头,又问王厂长,厂子里工人的安置问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