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441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9-24 23:35:00
  ———————更新线———————
  将那头发绷的如同钢针一般,往前一送,立时便刺入了倪裳的脑后!
  倪裳当即不再动弹。

  这正是先前老爹教我对付蒋家老尸祖的方法,真是有奇效,灵验无比!
  袁重山在旁边喝彩道:“陈世兄好手段!”
  我这几手一气呵成,短时间内便彻底制住了倪裳,不用袁重山夸奖,连我自己都有些沾沾自喜。
  忽听老二叫道:“姐,快跑啊!”
  又听见张元清大喝一声:“找死!”
  我惊回首,只见明瑶已经拔掉了那白色的旗幡,转身要跑,张元清也已经察觉发现,转身厉喝一声,手掌起处,“呼”的一声,朝明瑶打去!
  肉眼可见,张元清的掌风中已经隐隐带着股黑气!
  我大吃一惊,喝道:“张元清看这里!”喝声中,我连忙跳下杀坑,朝张元清奔去。
  明瑶把那白色的旗幡在身后一抛,只听“咔嚓”声响,那旗幡已被张元清打的粉碎!

  明瑶连起几个腾挪,闪转之间,已经逃出了张元清的攻击范围。
  我这才松了一口气。
  日期:2016-09-24 23:36:00
  张元清看看那旗幡,也不慌张,反狞笑道:“你们毁我道具也没用了,残魂已经被我收拢了!”

  我赶上前去,飞身跃起,一记“塌山手”拍出去,直取张元清的肩胛。
  张元清听见风声,猛然回头,看见是我,满脸厉色,喝一声:“陈弘道!”
  我应声道:“是我!”
  张元清“呼”的一掌打出来,两下相交,我但觉手臂剧震,胸中一阵气闷,身子半空中跌落下来,往后“蹭、蹭、蹭”的连退三步,方才站定。
  我心中大惊,暗想:“这张元清的功力较之从前果然又更上一层楼了!”

  “逞能!”张元清冷笑道:“你打得过么,咹?!”
  “着!”
  一声叱咤,袁重山蓦然出现在张元清的背后,手持丁兰尺,自上而下斜削张元清的右肩!
  张元清反应极快,转身伸手,探爪一取,已经将那丁兰尺握在右手中,左手又起,“啪”的一掌打在袁重山的肩头,袁重山“啊”的一声,倒飞而去,那把丁兰尺也被张元清给抢了过去。
  “嘿嘿……”
  张元清狞笑着,双手握住了丁兰尺,使劲儿一撅,那丁兰尺是熟铁打造,韧性极强,没有崩断,却被张元清的大力给折弯了。
  张元清见不能撅断,便把那丁兰尺往地下一掷,丁兰尺便没入土中,消失不见。
  日期:2016-09-24 23:37:00
  我心下暗暗骇然,缓了缓神,重新调了调气息,又见袁重山从地上爬了起来,便问他道:“袁前辈,你怎么样?”
  “无碍。”袁重山揉着肩膀,道:“这厮好生厉害!”

  张元清冷冷瞥了我和袁重山一眼,神色极为不屑,突然间拔足往坑外跑去,我和袁重山对视一眼,急忙跟上,却见张元清立在了坑上,环顾四周,喝道:“吴明呢?!”
  “张元清……”屠夫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道:“你自首吧,吴明那家伙,你放心,我会替你料理他的。”
  张元清大声道:“我不信你!”
  顾盼之间,忽然又瞧见倪裳站着一动不动,走过去喊了一声:“母亲?”又不见倪裳答应,伸手碰了碰倪裳,还是毫无反应,料想是中了什么招,却不知道是何缘故,勃然变色,道:“谁干的?!”

  我人已到张元清的身后,喝道:“是我!”
  喝声中,我五指抡起,把“行云拂”的指法弹将开来,近身急攻,专打张元清的上三路要穴。
  袁重山也赶了过来,连施家传独门腿法,直取张元清的中路。
  那“行云拂”的指法,正是我麻衣陈家名垂江湖近千年的打穴绝技,无论是招式还是发力,均有独到之法,精妙之处,远非他门他派所能及!

  日期:2016-09-24 23:37:00
  张元清被袁重山的猛攻牵制的稍稍分心,便不能用全力去对付我,我这一路指法施展出来,只抢张元清的近身,他的手臂不能伸长,那阴毒掌法便挥洒不能自如,我的指法则如鱼得水,恰又是一整套连绵不绝,前后如行云流水,一时间,倒是与张元清打了个难解难分。
  蓦地空中一道灰影扑将下来,冲向张元清的脑袋!
  那正是明瑶御灵的猫头鹰!
  张元清正与我二人打得难解难分,哪里提防到半空中也会有敌人?那猫头鹰极富灵性,知道张元清是厉害的对头,因此飞的无声无息,俯冲下来时,连翅膀都不动,直到张元清头顶上时才发出了些许响声,张元清猛的觉察,抬头去看,那猫头鹰的爪子已经挠了下来!
  张元清“啊”的一声怒吼,脸上顿时鲜血淋漓!
  那猫头鹰十分狡猾,一招得手,便不恋战,不等张元清出手攻击它,便振翅高飞了,远远的盘旋在空中,饲机再次下来。
  我心中暗呼一声:“惭愧!”
  我和袁重山联手打了那么久,都没有占到张元清的丝毫便宜,谁想到一只猫头鹰甫一出手,就得了彩头!这当然也是因为我和袁重山牵绊张元清的缘故,但到底叫人羡慕。
  日期:2016-09-24 23:38:00
  张元清的头皮被那猫头鹰抓破了,血流满面,看上去极其可怖,其实伤的并不算重,但是那血渐渐流到张元清的眼中,张元清便忍不住要眨眼,他后撤几步,又伸手去擦——这档口,正是我们三人各自施展浑身解数、生死拼斗之际,哪能容得人有半点分心?!
  张元清这么一擦,腋下便露出破绽,我立即瞅准机会,抢上前去,连弹三指,都击在张元清的腋下,“行云拂”非同小可,即便是张元清,也禁受不住,但听他闷哼一声,身子侧歪,也不及看我,便起脚来踢我,我往后连退几步闪开,张元清的腰胁上要害已经大开,袁重山正攻中路,瞧见张元清如此破绽显露,大喜之下,上前便飞脚直踹,却不料张元清伸手一钩,便抓住了袁重山的脚踝,袁重山一惊,张元清已抬起脑袋来,冲着袁重山嘿然冷笑。

  我心头一震,急要抢上前去救袁重山,却瞧见张元清那只阴眼珠子忽的转动,对准了袁重山,我连忙叫道:“别看他的眼睛!”
  但是已经晚了,只见袁重山的身子一动,像是打了个冷颤,张元清松了手,袁重山却呆呆的站在那里,我忙伸手去提袁重山,张元清左脚已起,在袁重山腹上重重一踹,袁重山“哇”的一声,喷出满口鲜血,仰面便倒!
  张元清回过头来又看我,我叹息一声,孤掌难鸣,闪身便走,同时低下脑袋来,不敢去看张元清,怕被他的阴眼所伤。
  “砰!”一声枪响,我忽然看见张元清的双脚陡然离地,子丨弹丨落处,尘土飞扬!

  “砰!砰!砰!砰!”
  接连几声枪响,张元清的脚犹如蜻蜓点水,在地上一触即起,连跳五次,闪转腾挪间,已奔向了正举着枪的屠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