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2094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想想这段时间跟鲁岩一块把酒言欢的日子,洪老板的思绪有点乱,但是有一点,洪老板心里还是清楚的,秦书凯这支潜力股自己已经伺奉了几年,该下的本钱也下去了不少,难不成要为了一个鲁岩前功尽弃?
  这样想着,洪老板的心里顿时有了决定,他爽快的把有关鲁岩嫖娼的证据放到秦书凯的办公桌上说,秦主任,你们官场的事情我是搞不清楚,咱们还像以前一样,我只负责提供经济上的条件,你负责项目上的争取,咱们各司其责,一起发财,鲁岩的事情,从今以后就跟我洪某人无关了,这证据我是交给你了,我洪某人惹下的祸根,我自己负责打扫干净,希望这证据能帮上秦主任的忙。
  听了洪老板这番话,秦书凯知道洪老板对鲁岩的事情,总算是想通了,这才接过录像对洪老板说,我也是这个意思,我秦书凯虽然不是什么清官,但跟那些贪官污吏比起来,总算是为老百姓办了几件实事,就说开发区建设,若不是我当初辛苦经营,哪里会有现在省级开发区这么大的规模,这年头想要办事就逃不了送礼这个怪圈,我一个机关干部,收入微薄,难不成我为公家办事,还要掏自己的腰包去送礼?这也是不现实的。

  洪老板,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你是不是觉的我秦书凯其实跟那些贪官也是一路货,这些年没少在你那里拿好处,其实你错了,我从你那里拿来的好处,还不是都用在了办事时候需要打点的关系上,没有那些关系,能办得成什么事情?
  现在的官场风气相当不好,有道是适者生存,我秦书凯也是底层老百姓的日子过来的,我心里清楚基层老百姓的苦楚,要是我这样一个出身的领导干部再不竭尽所能的帮老百姓办点实事,这世道就再没有替老百姓着想的官员了。
  古话说的好,兴,百姓苦,亡,百姓苦,不管国家机器是什么样的一种状态,最苦最难的始终是老百姓,咱们都是普通人,只是运气好些,你洪老板做生意,手里多赚了些钱,我秦书凯聪明些,看透了官场种种潜规则,咱们两强强联手利用自己的本事替家乡老百姓干点实事有什么不好?
  秦书凯这出戏演的差点把自己都感动的哭了,更别说洪老板的表情早已被秦书凯这番推心置腹的话说的心里愈加惭愧起来。
  洪老板心想,是啊,秦书凯说的的确有道理,这世道贪官多了去了,有几个不是整天巴着做一两个形象工程,巴望着提拔,根本就没把老百姓的利益放在眼里,秦书凯的确也喜欢捞好处,但是他也的确是帮老百姓办了些实事,这一点看看普水县开发区如今工厂林立,多少老百姓从中得到了益处就明白了。
  秦书凯这么煽情的跟洪老板说出这番话来,自然不仅仅是为了在洪老板心里树立自己一个为老百姓办实事的官员形象,他见洪老板显然已经被自己有所说动,立即转入正题说,洪老板,我秦书凯既然想干事,肯定是会得罪一些人的,这些人不止鲁萧白一个,我寻思着,走了一个鲁岩,底下说不定还会有王岩,张岩之类的角色盯上你,你可要小心应付才行啊。
  洪老板听到这里,才明白秦书凯的真实意图,他当时就拍着胸啊脯保证说,秦主任,您不必多说了,我洪某在道上也不是混了一两天,真要还有人想要从我这里打开缺口是万万办不到的。
  秦书凯等的就是洪老板这句话,在普安市里,只要洪老板和周德东两人都是一块铁板的力挺自己,没有谁能有本事扳动自己这个大山。
  秦书凯帮洪老板洗脑后,瞧着洪老板脸上带着友好的笑从自己的办公室出去,心里不由松了一口气,官场行走这些年,他已经掌握了一个为官秘诀,那就是拿好处的那只手,一定要管住了,谁的好处能拿,谁的好处不能拿,心里一定要严格遵守,一旦手伸长了,到最后毁掉的是自己的前程,只要洪老板的嘴巴封住了,自己就不怕任何人在背后对自己下黑手。
  再说,王子成接到女朋友电话说,王子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今天开发区突然通知她不用来上班的事情,说现在开发区的人员比较多,不需要临时工作人员了。
  王子成一听,很是吃惊,后来想到是不是自己做的事情可能被秦书凯知道了,所以采取这样的措施来警告自己,如果是,那么自己的工作也很快就会完了,想到自己最近做的一切很是后悔。
  王子成就问,他们还说什么?
  女朋友说,能说什么,就是不用上班了,你赶紧想办法,要知道当时进去上班的时候,办公室的人说只要满两年就可以解决事业编制,现在看来什么都不可能,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啊。

  王子成不知道说什么,就说,自己会帮助的。
  挂了电话,王子成很是无奈,***,这个李荣,是自己的战友,自己很是信任,却如此的害自己,还不承认,说是那个女人害自己,想到自己和那个女人就是一个买卖,她为什么要害自己,现在李荣不承认,说他也是后来知道此事的,王子成根本没办法。
  王子成想,这个女人就是李荣和那个华总雇来的,目的就是要控制自己,王子成一直这样认为,王子成就想知道问题的关键。
  现在已经害的女朋友失去工作,如果再闹下去,那么结果就不是自己控制的,如果说保护自己没有问题,可是自己能够保护身边所有的人吗?表妹胡莉莉的事情,王子成一直不能忘记,那可是被人害死的一个人。
  王子成想到这些很是害怕,虽然知道这个秦书凯不会如何对付自己,但是如果真的知道自己帮助别人对付他,那么一定不会在信任自己了,那么自己就会失去现在的一切。
  王子成直到,要是想得到秦书凯的信任,那么最好的办法,那就是帮助秦书凯做的事情,可是现在能做什么事情呢,那伙人要对付秦书凯,难道他不知道吗?
  王子成那天晚上,很是无奈的到了李荣那儿,很是直接的问,那个照片华总是如何得到的?华总和那个女人是什么关系?
  李荣很是无奈的说,兄弟,我真的不知道,我也是后来知道此事的,也许就是那个小姐弄的。
  王子成说,我和那个小姐没有仇,再说现在那个小姐根本就找不到,那么李荣最近是不是看到过?
  李荣说,我要是看到一定会告诉你,不过,兄弟。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问这些问题有什么用,也改变不了现实,还是帮助华总做点事实实在在的事情,捞点钱那是最实惠的事情。
  王子成说,谁都想钱,但是方法不对,是要被报应的,有的人就是因为不正当的捞钱,丢了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