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614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总之,这事不能大意,现在孙传河死了,要是不死,这个账目就很难说的清楚,孙琦那个混蛋找到没有?”成千鹤皱眉问道。
  “别提了,我们也在找他,本来前段时间华子说已经联系上了,但是过了段时间又不见了,我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我回去问问华子”。成功说道。

  “嗯,你那个朋友不是善茬,你要小心点,我说的是丁长生,在常委会上很干说话,我还没见过这样的年轻人,很像年轻时的我,唉,如果不是唐炳坤的人,我真想把他拉过来”。成千鹤唏嘘道。
  “他还在海阳县时,我就知道这小子有本事,将来能成事,但是没想到居然爬这么快,华子当时还不信,现在终于是信了”。成功笑道。
  “这次养殖中心拆除,本来该白山区负责,但是没想到这家伙硬是把唐雄也拉了进去,搞的唐雄很不爽,最难得的是,来了这么短的时间,唐炳坤居然很信任他,我看,陈敬山不是他的对手,这小子太滑,如果可能,你还是多和他接触一下,即便是不能成为我们的人,但是至少也不能成为仇人吧”。成千鹤说道。
  成千鹤在常委会上的隐忍,绝不是因为自己没话说,或者是不愿意和唐炳坤当面锣对面鼓的吵吵,其中也有丁长生的原因,自己在孙传河死亡那天到过机场这件事丁长生是知道的,但是丁长生没采取任何措施,这可能主要是得力于自己儿子和丁长生的关系,丁长生这才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否则,只要自己成了了省纪委的调查方向,早晚都得出事。
  曹冰差点被绑架这件事让丁长生很警觉,所以对刘振东尽快到位也就显得很急迫,于是再次到了市局找曹建民  。
  “你怎么来了?”曹晶晶正好要出去,见到丁长生下车,不由得停下来,问道。
  “找你爹呢,你这是出去啊?”
  “说话那么难听,走了”。曹晶晶白了丁长生一眼,头也不回的上了车,一溜烟的出了市局的大门。
  丁长生想了想,自己也没说错什么呀,的确是来找曹晶晶的爹啊。
  “丁书记,你怎么有时间过来?”曹建民正在办公室里看地图呢,最近市区报告了好几起妇女被绑架事件,一时间搞的市内群众人心惶惶,晚上都不敢出去了。
  “你们这办事效率也太低下了,我要的人什么时候能够到位啊?”

  “我已经报省厅了,这事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等等吧,我今天再帮你催催,好吧?”曹建民无奈的说道。
  “唉,这也太慢了,对了,昨晚我遇到一件事,还救了人……”丁长生将昨晚的事说了一遍。
  丁长生刚刚开口,就被曹建民一把拉住,拽到了沙发上,详细的听他说了一遍,说道:“我正为这事发愁呢,如果你昨晚说的那个女孩也是被一辆面包车掳走的话,这就是第四位了,前面三位到现在都没有消息,这伙人也不要钱,也不打电话,就是无声无息的消失了,现在市局压力很大,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破案,你还记得昨晚那人长什么样吗?”
  “嗯,只记得一个人的大概摸样,戴着口罩,不是很清晰,你们可以调取那片的摄像头看看,我只能是描述一个大概”。
  “你稍微等一下,我让绘图专家过来,你说说,然后绘图”。说完曹建民去打电话了。
  丁长生本想推辞,自己也一堆事呢,但还是破案重要,自己也只能是等一等了。
  不过这倒是让丁长生安心不少,从昨天到现在他一直都在担心是有人针对曹冰,但是现在看来不是这么回事。 WWW.
  “曹局,省厅怎么说,还得多少时间,现在白山区那边群龙无首,这案子也就多了吧”。丁长生询问道。
  “唉,人家是省厅,不是市局,不是我这一亩三分地,咱们是求着人家办事,还不得就只能挺着,没办法啊,对了,你要是有关系可以问问啊”。曹建民笑道。
  丁长生坐回了沙发,想了想,认识谁,万和平不行,他只是兼职副厅长,主要还是在江都市局,这事说了估计也快不了,要是省厅厅长发一句话,这事是不是很快?
  这不由得使她想起了齐文秀,自己当时为了她和那个叫酒井惠子的日本女人还打了一架,这事齐文秀可是欠了自己一个人情,而齐文秀的哥哥是公丨安丨厅厅长齐文贺,要是齐文秀帮着打个招呼,这事说不定就办的快一点。
  于是丁长生还真是当着曹建民的面给齐文秀打了个电话,也让曹建民看看自己的实力,向他要一个白山区分局的局长还真是给他面子了。

  “喂,齐老师吗?您好,我是丁长生,你还记得我吗?”丁长生一上来就自我介绍,从那之后,自己还真是没有和齐文秀联系过,和她认识也是因为吴雨辰的关系,现在和吴雨辰也没有过联系了,不知道这妞是不是恨死自己了。
  “哦,小丁啊,不对,我应该叫你丁书记吧,听说你去白山了,恭喜啊”。
  “啊,齐老师,你连这都知道啊?”丁长生倒是大感意外,想不到齐文秀对自己还是挺关注的,自己到哪里她都知道。
  “还不是听辰辰说的,对了,你们最近没联系啊,我刚刚看过她,他的腿摔伤了,正在住院呢”。齐文秀说道。

  “摔伤了?怎么回事?什么时候的事啊?”丁长生一听吴雨辰居然摔伤了,一下子不淡定了,再怎么说自己和吴雨辰也有过那么一段暧昧的时刻,而且他心里明白,吴雨辰对他还是很不错的,只是自己有点承担不起罢了  。
  “她老是爱玩摩托车,这不,上街执勤时,为了抓一辆闯岗的车,追过去被挤到路边摔伤了,好几天了,好在是没大事,不过腿断了,我刚刚看过她,你不知道啊,这孩子,怎么没告诉你呢?”齐文秀嘟嘟嚷嚷的说道。
  “齐老师,谢谢你,我会尽快去看她,对了,齐老师,今天还得麻烦你一件事,我有个小兄弟要调到白山来,这不是需要省厅批准嘛……”丁长生快刀斩乱麻的说了一通,意思很明显,就是让齐文秀给催一下。
  “这点事啊,你等会,我马上帮你问问”。齐文秀到是很直接,立刻挂了丁长生的电话就开始帮着联系了。
  曹建民看着丁长生在这里旁若无人的打电话,一直在想,这个所谓的齐老师到底是谁啊?一直到丁长生打完电话,曹建民看到丁长生的脸色好像不大好。
  “丁书记,没事吧?”
  “没事,一个朋友,也是你们系统的,追闯岗车时被挤到路边摔断了腿,唉,真是祸不单行啊”。
  丁长生等在曹建民的办公室里,一边等着齐文秀的消息,一边帮着画师描述昨晚自己见到的歹徒的形象,希望能画出来一个比较靠谱的图像来,但是戴着口罩,这还真是不好辨认。
  自己到白山工作,担任白山区书记,这些事吴雨辰都知道,虽然不知道是通过什么渠道知道的,但是至少证明了一件事,那就是吴雨辰一直都在关注着自己,这让丁长生心里很是不安,好像自己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似得。
  半个小时后,省厅的电话打到了曹建民的办公室,刘振东的调动申请已经通过了,明天就可以到省厅领调令,一切手续都可以随时办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