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613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干什么都不用自己花钱的,让你拿着是不想让你过的这么辛苦,找好了房子给我电话,我有时间去找你,不要找很偏僻的房子,另外,晚上不要值夜班了,太危险”。丁长生还在为昨晚的事感到后怕,如果不是恰好遇到了自己,昨晚不知道会出什么事呢。
  “护士都很忙,不是我说了算的”。曹冰说道。
  丁长生一想也是,这事也只能是自己找个人打个招呼了,曹冰一个刚刚实习的护士有什么权力挑肥拣瘦的,还不得脏活累活抢着干才行,就这样还不一定能实现她的梦想留在中医医院呢。
  丁长生神清气爽的到了办公室,此时梅三弄早就将一杯绿茶端到了他的案头  。
  “丁书记,这是欧部长一早派人送来的咱们区的干部情况,您请看看”。梅三弄将一份文件递给了丁长生。
  丁长生没吱声,接过去仔细的看起来,这是白山区所有副科级以上干部的履历,这事关人事问题,所以丁长生看得很仔细。
  丁长生在研究人事问题,唐炳坤也在研究人事问题,昨晚丁长生的一席话让唐炳坤半夜都没睡着,而他一大早到了办公室后,就把组织部长贺明宣叫到了办公室。
  “明宣,白山区组织部长欧兴青你知道吧?听说病的不轻?”唐炳坤明知故问道。
  “是啊,我前几天去看过他,情况不容乐观,医生说没有就医价值了,剩下的事也就是尽人事听天命了”。贺明宣略显悲呛的说道。
  “那白山区组织部长的人选问题,你心里有数了吗?”唐炳坤没在欧兴青的话题上浪费多少时间,他和欧兴青没交集,也没交情,所以他关心的问题和贺明宣决然不同。
  “唐书记,这个时候谈这个问题,不合适吧,这会让老欧怎么想,这磨还没拉完呢,就开始杀驴了?”
  “关键问题是他还能拉得动磨吗?”唐炳坤皱眉问道。
  “市委的意思是现在就想换掉他?那,市委的意思是谁来接任他?”贺明宣一听唐炳坤的意思就是有人选了,所谓问自己,不过是客气话罢了。
  “有人给我出了个难题,推荐了你们单位的梁可意,梁可意是谁你肯定知道,咱俩必要在这里玩躲猫猫了,这事你看怎么办?”唐炳坤知道贺明宣是个老狐狸,所以与其藏着掖着还不如直接了当来的痛快。
  “书记,梁可意不合要求啊,再说了,如果我们真的把她扶到那个位置上,万一出事怎么办?搞不好我们是要负责任的”。贺明宣说道。
  “我明白你的意思,只是这个难题已经出来了,你给我出个主意,不是让你说理由的,而是必须想个主意”。
  “谁敢给你出难题啊?印部长?不可能吧,他该知道梁可意的履历啊,这么年轻,万一出了问题,我们可担不起”  。贺明宣再次否定了这件事。
  “明宣,你怎么这么胆小,出问题?组织部能出什么问题,顶多就是选人不利,这不是还有丨党丨委把关的嘛,能出什么问题,丁长生这个混蛋也是,净出些馊主意”。唐炳坤一时气急,竟然把丁长生给说了出来。

  “这里面有丁长生什么事?”贺明宣警惕起来,问道。
  “明宣,你我都小看了丁长生这小子了,到现在为止,我没看到他为政有什么本事,但是搞关系绝对是有一套的,梁可意不知道怎么和丁长生认识,而且极有可能梁可意到白山来也是受了丁长生的唆使,你考虑一下这里面的关系,嗯,明白吗?”唐炳坤说着向贺明宣使了个眼色,说道。
  这话让贺明宣心里有点发慌,唐炳坤说的没错,万一真如唐炳坤说的那样,那梁可意到白山来的目的就很明确了,就是下放锻炼,而在这里有丁长生维持着,梁可意再给丁长生提供着一种无形的保护,这就可以解释什么叫守望相助了。
  而今,丁长生居然向唐炳坤提出了这么一个要求,让梁可意接替欧兴青出任白山区组织部长,这不是很明显的问题吗?
  “而且,虽然丁长生没有明说,但是暗示意味很清楚,就是希望梁可意出任白山区组织部长,就是不知道这只是丁长生自己的意思,还是他们早就商量好了,只是给我们出了一个谜语,让我们自己去猜吧”。唐炳坤右手握拳,砸在左手里,甚是苦恼。
  “要不然,我们向印部长请示一下,万一这事办砸了,也好有个托底的,现在梁书记刚刚担任省委书记,我们就搞这事,万一这事传出去,会不会造成什么不良影响呢?”贺明宣还是担心。
  唐炳坤看了一眼贺明宣,心想,这个老狐狸,真是一点责任都不想承担,遇到事第一就是想着往外推,这也难怪,前段时间他的侄子的事闹得沸沸扬扬,差点让贺明宣过不了关,好容易把这事摆平了,他现在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什么担当都没有了。
  以前成功是轻易不回家的,但是经历了孙传河的死亡后,成功回家的次数明显是增多了,最主要的是和父母的交流变多了,因为他发现在关键时刻,自己比这老头老太太还能扛事,他们的胆子太小了,而分析问题的能力也不如自己,这不是因为自己有多聪明,而是因为他们心里有鬼,一旦风吹草动就疑神疑鬼。 
  “爸,是不是出什么事了?看你精神不大好”。中午吃饭的时候成功回到了家里,看成千鹤的脸色不大好。

  他这么一问,田桂茹也看向了成千鹤,最近这段时间这一家人都很低调,以前的成千鹤哪在在家里吃过午饭,一天到晚不着家,现在倒是很顾家了,一般的应酬是不去的,这让很多人都大感意外。
  “老头子,儿子问你话呢,想什么呢?”成千鹤居然端着饭碗走神了,连成功问他话都没听到。
  “嗯?什么事,怎么了?”成千鹤醒过身来,问道。
  “儿子说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怎么这么魂不守舍的?”田桂茹放下饭碗,急问道,她现在最怕的就是成千鹤出事,只要老成一出事,自己也就完蛋了,别说是出国了,非得给扣起来不可。
  “哦,没大事,我在想养殖中心的事,常委会上决定全部拆除,我担心这里面出事”。成千鹤也放下了饭碗,他的确是没有胃口。
  “拆就拆吧,拆完就没事了,怎么,不不同意拆除,臭气熏天的,难闻死了,一到冬天,西北风一起,这全市区都是鸡屎味”  。田桂茹不屑的说道。

  “你懂什么,我担心的不是这个,我担心的是成功当时揽的那些工程会出事,拆也就拆了,但是我总感觉不是很好,当时这个项目投资了一亿五千万,虽然市里的五千万根本没到位,可是上面拨下来的投资有多少用到这个项目上去了,怎么走的帐,我担心有人打这个主意,如果真是要找后账的话,你那些账目能对的起来吗?”成千鹤抬头问儿子道。
  “绝对没问题,再说了,我那些工程都是从别的公司那里承包来的,到我公司的时候已经是第三次转包了,要查,也不是一时半会能查到的,再说了,我前面那些公司早就注销了,而那些账目早就没有了,谁要找后账,找个屁啊”。成功不屑的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