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631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先是一楞,继而装起了糊涂:“还不是我没抽过好烟,要是整天像你好烟不离手,我能表现的这么肤浅吗?”
  “少装糊涂,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事。”邹英涛手指楚天齐,说道,“今天上午你导演的好戏,已经传遍县委、政府大院了。”
  “没那么邪乎吧?”楚天齐不以为然的说道,“不就是和刘科长交流了一下感情,我让他骂了一顿吗?没什么,不挨骂长不大。再说了,被上级骂,也不丢人。”
  “装,你还装。别人可能不了解你,不过我可不相信你是那吃亏的主,我看八成是你把他给设计了。你看你现在趾高气扬的,我听说他可是灰头土脸的很。”邹英涛说到这里,问道,“你很得意吧?”
  尽管心里确实得意,但楚天齐还是自认为谦虚的说道:“这有什么得意的?不就是一件小事吗?哪年还不得遇到几件。”
  “从你的话中,我可以听到你的骄傲,你的自得。至于你究竟要干什么,要达到什么目的,我不清楚,也不去管。但我要问你,这件事的副作用你想到了吗?”邹英涛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很是郑重。
  “副作用?能有什么副作用?反正就是没有这件事,刘大智也和我*干上了,小小教训他一下,他可能还能消停几天。当然有些人可能会拿我被骂说事,会认为我这人也是软蛋一个。人家要说就让说去吧,反正嘴长在别人身上。”楚天齐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你是真不明白,还是在跟我装糊涂?”邹英涛笑了一下,说道,“你知道蝴蝶效应吗?”
  “蝴蝶效应?”没想到邹英涛问出了这个词,楚天齐想了一下说道,“美国有一个人叫洛伦兹,他是气象学家。七十年代的时候,他在解释空气系统理论时曾说过,他说亚马逊雨林一只蝴蝶翅膀偶尔振动,也许两周后就会引起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他把这称之为蝴蝶效应。”说到这里,楚天齐反问道,“这和上午的事有什么联系?”
  “你就是没在县委大院待过,敏感性差。这件事看起来不大,但也足够引起蝴蝶效应,这就是它的副作用。”说到这里,邹英涛语重心长的说,“蝴蝶效应是说,初始条件十分微小的变化,经过不断放大,也会对其未来状态造成极其巨大的差别。”
  楚天齐摇摇头:“我还是不明白。”
  “跟你说话真费劲,我就直说了吧。”邹英涛苦笑着道,“上午你觉得戏弄了刘大智,小小教训了他一下,他可能会老实一段,也许会达到这个效果。但你想过没有,这件事如果传到有些领导耳朵里,可能就变味了,可能就被不断放大了。他们会认为你在故意和他们叫嚣,故意以赵书记的门生自居,故意在向他们挑衅。这件事表面看,是你和刘大智的冲突,但实际上产生的影响却远不止这些。”

  听到邹英涛这么一说,楚天齐心头一凛,忙道:“不至于吧,我就是和刘大智发生了一点小冲突,根本就没想到要和领导叫板。”
  “我相信你不会那么愚蠢,可别人未必相信呀,他们会把这件事经过深挖,经过曲解,经过放大,再传到领导耳朵里。这不,蝴蝶效应就产生了。”邹英涛说着双手一摊。
  “难道他们说什么领导就相信啊?”楚天齐不解道,“那领导不是太好糊弄了。”
  “也许信,也许不信。但这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领导想不想拿这事说事。也就是说,领导说是事就是事,说不是就不是。但不管怎样,今天这件事,算是留给了他们一些很好的口实。”邹英涛说的很语重心长,“你知道吗?赵书记一走,好多人,好多派系都在打赵书记一系的主意,有想拉拢的,有想打击的,有想分化的。你今天闹这么一出,正好给人以口实,正应了那句话‘瞌睡就有人递枕头’。”

  经邹英涛这么一说,楚天齐也有些后怕,站起身来说道:“那怎么办?你是不是有什么好办法?”
  “我有什么好办法?我要是能解决这个问题,还至于现在跟你苦口婆心说这个?早去管大事了。”邹英涛说到这里,又宽慰道,“事已至此,后悔也没用,以后办什么事,多长点心眼。县里不似乡里。”
  “邹哥,谢谢你!”楚天齐真诚的说,“以后我做什么事,尽量提前向前请教一下。”
  “打住,你这是拉我下水呀。”邹英涛笑着说,“行了,你回吧,我还有事。”
  “好的,邹哥,谢谢你!”楚天齐说着,给邹英涛鞠了一躬。

  “少来这一套,走吧。”邹英涛说着,也站起了身。
  楚天齐刚下了政府楼,手机就响了起来,他拿出一看号码,是旅游局陈馨怡的,赶忙接通了:“小陈你好!”
  “下午两点半,到夏局长办公室一趟。”手机里很吵,净是说话声,陈馨怡的声音传了过来,“不说了,我还有事。”说完,挂断了电话。
  下午两点半,旅游局局长办公室。
  夏雪坐在办公桌后,楚天齐坐在靠墙沙发上。
  他已经进来有五分钟了,除了一开始的时候,夏雪示意他坐下外,之后一直就没有说话,楚天齐也不知该如何开口。
  “小楚,你知道我找你来干什么吗?”夏雪说话了。

  楚天齐摇摇头:“不知道。”
  “哦?你忘性倒挺大的。”夏雪嘴角带着一丝笑意,看不出是微笑,或是冷笑,“你再好好想想,今年年初,有个人在会议室好像承诺了我一件事情。这才刚半年时间,不可能忘了吧?我可一直记着呢。”
  楚天齐怎么会忘呢,本来那件事情已经渐渐淡忘了,只是前几天在食堂外面见到夏雪的那一刻,他又想起来了。尤其夏雪最后还说了“楚天齐,不要得意太早,那事没完,走着瞧。”的话,所以,楚天齐知道夏雪不会善罢甘休。
  前几天,夏雪让自己到办公室来,楚天齐以为她会说起那件事。可自始至终,夏雪只是考了调研的一些基本知识,关于约定的事,之字未提。当时,他感到侥幸,但他知道对方肯定不会忘了那事。否则,在食堂门口,也就不会有那些警告的话。
  没想到,今天夏雪又提起了年初,又提起了“承诺”两字。不用说,她肯定指的是那个约定的事。既然想提约定,你又不明说,那我也就不说,看谁能撑到最后。想到这里,楚天齐假装懵懂的说:“我实在想不起来,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好啊,楚天齐,你装的也太假了吧?我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你竟然还在跟我打哑谜。”夏雪笑了笑,手指着楚天齐道,“好,既然你装糊涂,那我就帮你回顾一下。”
  “好,我洗耳恭听。”楚天齐继续装傻充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