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637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杂毛小道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小七哥,这事儿我也不瞒你,的确是找陆左,不过我可以用我的人品跟你保证,陆左绝对没有任何问题,大凉山那件事情,绝对不是他做的。”
  张励耘冷笑一声,说我知道,不过是些移花接木、嫁祸于人的肮脏伎俩,明眼人一看就知道。
  杂毛小道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说啊,小七哥你说什么,这事儿你知道?
  张励耘摇了摇头,说具体情况我不清楚,也不知道到底是那帮人在搞的鬼,不过陆左的人品我是相信的,一个愿意奉献自己的性命维护一方安定的大侠之人,怎么会做出那般龌龊之事?
  杂毛小道叹了一口气,说只可惜你不在宗教局了,要不然这件案子交给你调查,说不定能够有些新的进展。
  张励耘苦笑,说我若还是在宗教局,只怕也不敢说出这样的话来,屁股决定嘴巴。
  杂毛小道说小七哥,事儿就是这个事儿,现如今陆左在茶荏巴错那里十分危险,你也知道,天山大战之后,陆左的修为机会毁之一旦,然而在茶荏巴错底下,却还有一个恐怖的家伙,叫做新摩王,正在大肆追杀于他,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所以我必须赶紧过去,要不然他会没命的。

  张励耘一愣,说茶荏巴错之下的魔头,叫做阿摩王,已经被陈老大给斩杀了,什么时候又冒出一个新摩王来?
  杂毛小道说这个谁特么知道?
  张励耘揉了一下脑袋,然后诚恳地说道:“萧兄,实话不瞒你,重返茶荏巴错的通道,我的确知道,但此时牵涉到很多事情,事关重大,我一时半会儿做不了决定,你且容我好好想一想,等我想清楚了,再答复你,好么?”
  杂毛小道有些诧异,说不就是指条路么,有那么复杂么?

  张励耘摇了摇头,说事情不是你想象中的那般简单,我不确定现在的兄弟,是否还是以前的兄弟……唉,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我只想告诉你,有的事情,一旦做了,可能就没有了回头路。
  杂毛小道瞧见他这般认真的表情,点了点头,说好,你好好想一想,给我一个结果就成了。
  张励耘说好,我给你们安排地方住下,明日我回复你们。
  说罢,他按了一下桌子下面的按钮,有人推门而入,问道老大,怎么了?
  张励耘指着我们,说这是我几个朋友,帮忙在招待所给他们找一个房间,让他们住下。
  那人点头,说好。
  说罢,朝着我们说道:“三位请跟我来。”

  我们随着这人离开,而张励耘却还将自己关在密室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事情。
  不过我感觉他好像挺痛苦的。
  招待所位于基地外侧的一处地方,与里面的建筑基本隔离,那人给我们办入住手续,问需要几间房,我看了杂毛小道一眼,他伸出一根手指来,说一间吧。
  在这个的地方,同一个房间的话,不管出现什么事情都方便一些。

  进了房间,那人朝着我们敬了一个礼,然后离开,而门一关上,我就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问杂毛小道,说这位张大校到底怎么回事啊,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为什么搞得好像是生死诀别一样?
  杂毛小道揉了揉脑袋,说小七哥是七剑的头儿,跟我大师兄的关系很奇妙,既是属下,又是挚友,当初我大师兄被贬到华东神学院,就是他单枪匹马跟了过去,而且一手创建起了七剑来的,曾经是我大师兄的左膀右臂。至于他后来为什么转入军方,这事儿说法很多,有人说是因为大师兄看重林齐鸣,使得他心生不满;又有种说法是他出身军方,受到军方的强烈邀请,所以才……
  他跟我们解释起了张励耘的身份,我们方才得知这位张大校的来头并不算小。
  他有一个叔叔,曾经是天下十大高手的北疆王。
  七剑甚至都是他一手创立的。
  而在风头最盛的时候,他却急流勇退,离开了宗教局,加入了军方,从此很少有消息传出来,反而是林齐鸣平步青云,先是接任了总局特勤组,然后又是东南局的代局长,成为了一方大员。
  这样的差别,很难说其中没有什么纠葛,不过这些都不是我们所能了解的。
  或许他跟黑手双城之间,有了很深的隔阂。
  但听他的语气里,又没有什么。
  到底怎么回事?
  带着这样的疑惑,我们辗转难眠,而到了第二天清晨的时候,突然间房门给人砰砰地敲响了,外面有人喝道:“赶紧起来,举手出来,不要反抗!”
  听到昨夜有过交手的楚选大校在门外发话,我从床上爬起来,一脸的懵逼状态。
  杂毛小道从另外一边床上掀起了被子,揉着眼睛说道:“什么情况啊,大清早的就在这里吵吵?”
  我说是楚选那个家伙。

  屈胖三最爱睡懒觉了,听到了,用脚蹬我,说赶紧的,让他闭嘴,大清早的,不好好睡觉,到底想要干嘛啊?
  这两位都是大爷,我只有披了一件衣服,走到了门口,把门打开。
  这门一开,立刻就能够看见这长枪短炮、全副武装的军人,围了整整一个走廊,无数的红外线对着我的额头和胸口,晃得我一阵眼晕。
  我的对面,却真是那个叫做楚选的内务部大校。
  他眯着眼睛打量我,然后说道:“那两处监控器的线路,和机房的电机,是你们破坏的,对吧?”
  我打了一个呵欠,说什么线路啊,听都没有听说过。

  楚选大校冷着脸,一字一句地说道:“还敢不认账,你们三个人,在监控这么严密的军事禁地里,想来就来,凭空出现,不可能没有半点儿痕迹;昨天基地的维修组跑了两个地方,一直到凌晨五点多方才抢修结束,这些事情难道不是你们干的?”
  我说指不定是线路老化呢?
  楚选大校瞧见我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一下子就恼怒了起来,冲着旁边吩咐道:“将这几人给抓起来,审问一下就知道了。”
  一声令下,周遭立刻涌来了几个大汉,伸手想要过来捉我。

  我往后退了两步,立刻有人暴喝道:“别动,否则开枪了。”
  这个时候杂毛小道也起了床,走到了跟前来,揽着我的腰,嘻嘻笑了一声,说嘿,哥们,陆言是怎么得罪你了,犯得着这么不依不饶么?
  他一出现,立刻就有好几个红色激光点落在了他身体的要害处。
  楚选大校一字一句地说道:“这个人,也抓起来。”
  杂毛小道的眼睛一下子就眯了起来,平静地说道:“已经有好久没有人敢拿枪指着我的头了,诸位是不准备活了么?”
  楚选大校说你若敢动,信不信立刻就死在这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