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2093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政法委书记带人到了普水调查,知道那是执法的时候发生冲突,结果被公丨安丨的人打伤的,这个人本来就身体不好,所以到医院就死亡了,至于说责任,那是要法院断定。

  政府委书记就在普水开了会议,要求张富贵书记,作为县委的第一责任人,要严肃对待此事,尽快拿出处理方案,对公众负责,对政府负责。
  这个公丨安丨局长本来就不是张富贵的人,所以张富贵一直很是想把他弄走,现在机会来了,当然要好好地在背后捣鼓一把,就说,书记,这个公丨安丨局这边的事情,我虽然是书记,但是很惭愧,无力管理,因为他们都是听上面的不听下面的。
  政法委书记就说,这样人还能做局长,看来普水的公丨安丨系统问题不少,以前的女局长就是不做事被免职了,现在这个局长那是乱做事,看来不处理也是不行啊。
  顾大海听了政法委汇报说,就包庇说,这个问题也许不是那么严重,要不等到这个市公丨安丨局长从省里面回来再说吧,不能一出事就处理干部,那样对干部而已是很不利啊。
  这话一说出来,政法委书记立即就心知肚明了,顾大海的意思很明显是想要保公丨安丨局长啊,很可能公丨安丨局长是他这条线上的人。

  领导已经挑明了态度,政法委书记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见机行事再说吧,不管怎么说,顾大海的态度是要考虑在内的,但是省里的领导态度才是最终决定自己做法的根据,这件事就要看省里到底催的紧不紧了。
  如果省里只是雷声大,雨点小,自己可以卖给顾大海一个人情,如果省里雨点也很大,自己就只有做出取舍,对不住顾大海了。
  晚上,公丨安丨局长从省里回来,对顾大海作了汇报,省里要求对普水副县长兼公丨安丨局长那是先免职后处理。
  省里领导的态度明确,公丨安丨局长审时度势之下,只能尽量把事情处理的圆满些,及时汇报是必须的,如果顾大海依旧是要力保普水县的公丨安丨局长的话,他就必须要亲自出面处理问题才行,否则的话,自己也只能按章办事了。

  顾大海哪里会为了一个县里的公丨安丨局长去动用省里的关系网呢,他听到这儿,知道自己这个时候那是不能控制了,于是就说,那就去宣布吧。
  等到人都出去,顾大海坐在办公室里,知道这件事情这个时候发生不是表面的那么简单,难道又是秦书凯所为?
  顾大海也知道,这个公丨安丨局长那是很听自己的话,现在为了此事被免职,那么对此人那就是不负责任,那么如何才能保护这个人,现在省里要求免职了,自己该如何保护?
  事情还是很严重,那些闹事的老百姓,第二天又在省政府门口出现,同时,当天的省很多媒体也对此事做了关注,那就是这个公丨安丨出事,为什么到现在没被处理,这个局长又该承担什么责任。
  省里看到这样的闹事人员再次出现,对顾大海那就是狠狠的批评,作为地方的干部,到底能不能处理事情,如果不行,省里就派出调查组去处理,看看到底是什么问题?
  如此的说,那就是对顾大海很是不满了。
  顾大海要求市里的信啊访局的人去把上啊访的人接回来,同时召开会议研究这个问题,最后形成决议,那就是对这个局长免职后,由纪委出面认真调查。
  再说,这个普水的公丨安丨局长根本就不把此事当回事情,当市局找谈话,免除职务的时候,还是很牛逼的说,你们是不是弄错了,向顾书记汇报了吗?
  公丨安丨局长很是生气的说,我现在就是代表市委宣布。
  那个局长就说,我没有看到免职文件,说的一切那都是不会在乎的。他认为自己最近都在为顾大海私人做事,那么顾大海作为书记,一定会保护好他的,只不过这位局长却忘了最重要的一点,在中国的地市级政府,这帮省厅级领导是不可能一手遮天,亵渎法律的尊严的,人大于法,那是要有相当的势力才能做到的,顾大海这个级别的领导,显然资格远远不够。

  可是,当纪委介入,找他谈话的时候,他才知道问题的严重,此时却已经悔之晚矣,现在纪委的人问的都是他该如何承担责任的问题,这说明,一切已经到了调查处理的阶段,几乎没有改变结果的可能。
  他就想不通,当时此事已经被私下处理了,为何那些老百姓还要闹事?
  洪老板到底还是听了秦书凯的话,没到两周的时间就把秦书凯想要的东西搞到手了,把录像内容交给秦书凯的时候,洪老板有些犹豫的口气说,秦主任,其实鲁岩这个人还是挺讲义气的,如果他没有做出特别过分的事情,还请秦主任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过分让他难堪。
  秦书凯狐疑的眼神看了洪老板一样,深呼吸一口气,终于还是把实话给说出了口。
  秦书凯了解洪老板的个性,他是个极其讲究江湖规矩的人,在道上混了这么些年,全凭一个“义”字,若不是当初见洪老板有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义气,秦书凯也不会贸然选择跟洪老板合作干些大事。
  秦书凯闷声问洪老板,兄弟,若是我跟鲁岩必定有一个你死我活的,你站在哪一头?
  洪老板没想到秦书凯会问出这句话来,问他,事情至于到了这种地步?
  秦书凯眨巴了一下眼睛,点头说,如果现在我不抢先动手的话,事情很有可能到那步。
  秦书凯提出的问题对于洪老板来说,显然是相当的难以回答,秦书凯看出洪老板内心的挣扎,索性把事情往明白了讲。
  秦书凯说,洪老板,咱们相识也有一段时间了,我当初跟鲁萧白之间的一段,相信你的心里也是清楚的,眼下鲁岩憋着一股劲想要替他妹妹出气,这段仇怨估计任谁做中间人也是化解不了的,鲁岩之所以接近你,目标只是为了对付我。

  有道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尽管咱们俩在普水县的时候,一同出现的几率不多,但明眼人都能看出咱们之间的关系,鲁岩现在到了省纪委上班之后,比在市里当副秘书长的时候精明了不少,他明白纪委办案的种种程序和弯弯道,知道想要扳倒一个干部最重要的是什么?鲁岩最近一段时间跟你洪老板在一起,或许给了你一些好处,但是请记住了,他之所以接近你,最终目的还是为了扳倒我秦书凯,而我若真是被他扳倒了,对你洪老板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秦书凯说到最后,伸出一个手指重重的敲击了几下办公桌,寂静的办公室里,那几下咚咚声显得特别刺耳,震的洪老板耳膜有些隐隐刺痛。
  洪老板是性情中人,这段时间跟鲁岩一道吃喝相处,心里已经把鲁岩当朋友,眼下听秦书凯这么说,他不由开始思索,事情果真如秦主任说说,鲁岩接近自己只是为了获取对付秦书凯的证据?真的就一点兄弟情义都没有?
  日期:2016-09-24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