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440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9-23 23:17:00
  ———————更新线———————
  袁重山不禁赞道:“蒋大小姐真是做事周密,佩服佩服!”
  屠夫也大喜道:“事成之后,要记蒋大小姐一大功劳!”

  明瑶道:“先不说这个了,但愿到时候咱们大家都能保得住自己的命吧。”
  听见明瑶这话,我心中陡然一沉,想起张元清的本事,在场的人,没有谁是他的对手,届时打斗起来,如果张元清被那残魂迷了心智,用性命来相搏,死伤恐怕在所难免。
  想到这里,我便对明瑶说道:“等会儿找到了张元清,你就先走,免得在旁边妨碍了我们。”
  明瑶瞥了我一眼,道:“省省你说话的力气,待会儿都用在张元清身上吧。”
  我只好又对老二说:“你就别跟着去了。”
  老二道:“你们都走了,留我一个人在这里,我得被吓死啊!不管,反正我得跟着你们。”

  这两人都如此倔强,我也无奈,途中一直忧心忡忡,暗中希冀,张元清最好良心未泯。
  那花鼠在前面带路,果然是将我们带进了千杀之地,但是,却又不是之前守夜的地方,而是渐渐行到杀坑埋尸的垓心。
  日期:2016-09-23 23:18:00
  其实夜色倒不是十分黑暗,月光隐隐还有些亮,地面上虽然苍茫,但仗着眼力好,也能瞧得见东西,只是感觉四下里越来越凄寒,明明没有什么风,却觉得暗中有股刺骨的冷风浸透了衣服,袭遍了四肢百骸和全身的气孔,汗毛早已经竖了起来,心也跳得厉害。
  旁边老二已经忍不住开始瑟瑟发抖,连牙齿也在上下磕绊,“哒哒哒哒哒”的乱响,传在这死一样寂静的夜里,又是可笑,又是可怕。
  猛然间前面一处大陷坑,坑边立着一人,俏生生的身影,秀丽至极的容貌,正是倪裳。
  我们便都止住了脚步,再往坑中看去时,只见那里也立着一个人影,不是别个,正是张元清!
  他周身如八卦方位一样,躺着九具尸体,坤位上是两具,头脚颠倒而置,张元清站在乾位上,脚下便是一具尸体,其余六处方位也都是一具,仔细看时,那些尸体正是霍军、李云飞、朱云山、邓帆、熊飞、王臣威、黎永胜,还有两人,却不认得,想来应该便是那军记和干事的尸体了。
  每具尸体上都贴着符箓,坑中又另有道具摆布,一杆白色旗幡矗立在张元清的身后,无风而动,展展而舞,连肉眼都能看见隐隐有一股黑气缠着那旗幡,左右它来摇摆不定。
  日期:2016-09-23 23:18:00

  张元清赤着脚,眼罩也没有带,一边脸色白的像纸,另外半边脸色黑的像墨,神情又狰狞凶恶,月光下看去,十分的可怖。
  老二打了个寒噤,道:“张元清这个赖种,把人的尸体都弄到这儿了啊。”
  袁重山道:“他这便是在做法收魂吧?咱们动手与否?”
  屠夫扬手向天,“砰”的一声枪响,屠夫大声喝道:“张元清,别执迷不悟,一错再错了!”
  张元清还没有吭声,老二忽然怪叫一声:“啊哟!”
  众人吓了一跳,都去看他,我道:“怎么了?”
  老二捂着脑袋,骂屠夫道:“日你姥娘的,浪啥毬浪!没事朝天打个子丨弹丨,掉下来正好砸中老子的头!嘶……你摸摸,起了个多大的疙瘩?!”
  本来周围的气氛十分凝重紧张,被老二这么一弄,大家都憋不住想笑,一时间有些尴尬。
  老二骂骂咧咧道:“老子不站在这儿了,人倒霉了,真是喝口凉水能塞牙,放个屁也砸脚后跟……”自己往后面跑远了站着。
  屠夫干咳一声,又准备再喊,我道:“屠老大,别费那事儿了,张元清根本都不看咱们。”

  屠夫点点头,道:“那动手!”
  我对袁重山说道:“袁前辈,你攻他右侧,我打他左侧,咱们一起动手。你要是带着丁兰尺的话,就现在拿出来,张元清的手段十分厉害!下手也毒,战场上出来的,招招要人命!”
  袁重山道:“好!”当即抽出了丁兰尺握在掌中。
  日期:2016-09-23 23:19:00

  我对明瑶说:“明瑶,你悄悄的绕到张元清的身后去,也别偷袭他,只要拔掉那个白色的旗幡就行。我估计那个旗幡八成是他做法收魂的道具,拔掉的话,他应该收魂不成。”
  明瑶道:“好!”
  我又对屠夫道:“屠老大,我不知道你别的本事怎么样,但是枪法极准,大家都是看在眼中的。而且你又跟张元清的家人熟悉,所以我想让你先牵制住那个倪裳,然后在我们和张元清打斗的时候,在外围策应,不要开枪打他上路和中路,以免误伤到我和袁前辈,只需打他下路,集中攻击他的膝盖以下就成。”
  屠夫道:“放心!”
  我道:“不管怎么打,都切记一条,千万不要看他那只阴眼,他那个眼珠子,邪门的厉害!”
  众人齐道:“好!”
  屠夫立时便朝倪裳跑了过去。
  我和袁重山也相视一颔首,彼此知道对方心意,不约而同的掠动身形,奔下杀坑,朝张元清攻去。

  明瑶也悄无声息的绕向张元清的身后。
  屠夫奔到倪裳身前不远处,道:“倪伯母,你也认识我是谁吧?来,你跟我走。”
  倪裳盯着屠夫,只是不动,也不知道听明白了没有。
  我和袁重山从两下里,渐渐接近倪裳,想要避开她,径直下到杀坑中,却不料倪裳忽然身形一动,飘忽间,便向袁重山掠去。

  日期:2016-09-23 23:20:00
  屠夫喝道:“不要动!”把身子往前一拦,劈手去抓倪裳,这一下便也瞧得出屠夫的伸手不差!
  但见屠夫把手按在倪裳的肩头,使劲一抓,便往自己身边去提,那倪裳身子娇小,却把脑袋一低,径直从屠夫的腋下转了出去——这一怪招也正是倪裳先前跟我打斗时用过的。
  屠夫吃了一惊,慌忙回头,那倪裳挥手便是一掌,没有挨上屠夫,但掌风过处,屠夫却“哎呦”一声惨叫,整张脸都白了。
  我情知不妙,那倪裳的身法本来就古怪,更兼有使不尽的阴气,屠夫纵然功夫不错,却没有真气修为,哪里能忍受得住?
  只见屠夫一边后退,一边挥手,袖口抬起来时,便是一枪,正中倪裳的肩膀!
  但倪裳只是身子一顿,却似毫无感觉!我情知不妙,连忙赶上前去,口中叫道:“她是活尸,枪打无效!”
  但我还没有赶到两人跟前,那倪裳朝着屠夫疾冲,又是一掌阴风劈出去,屠夫仰面便倒。
  两人几番来往,只瞬间交锋,极快的功夫,屠夫便被放倒了。
  我又惊又怒,没想到甫一开始就被屠夫坏了事儿!
  日期:2016-09-23 23:20:00
  那倪裳回过身来,又冲我劈下一掌,我跟她交手,这已经是第三次了,深知她的套路,因此早有准备,见她起手时,便把身子一侧,让过那阴风,然后拔地而起,纵身到她脑后,一折腰,拧过身子,半空中将双脚叠步踢出,施展的正是“七星步”,脚脚都落在倪裳的后脑颈下!那里是活尸的弱点罩门之一,倪裳不及回身,被我踹了个正着,扑地飞出,摔得极重!
  我落在地上,又快步赶上前去,倪裳正要起身,我早伸出手来,施展起“浮星指”来,连戳她枕骨之下——此处也是活尸的弱点。

  倪裳身子一僵,我左手已经拔下头发三根,搓成一缕,体内罡气透指而发,将那头发绷的如同钢针一般,往前一送,立时便刺入倪裳的脑后!
  倪裳当即不再动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