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63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还不是你,一出门口就气乎乎的说什么‘你等着’、‘算帐’之类的话。老魏看你怒冲冲的样子,很不放心,就跟了出去,我俩也就紧跟在后面。”赵玉芬埋怨着,然后语气一缓,“还好,你还能压住火,可你怎么就让他发了那么大的火?”
  “谁知道呢?大概他本身就火气大吧,按说我说的话也没什么问题呀!”楚天齐一脸无辜。
  看了一下表,赵玉芬说道:“没什么事了,走吧。”
  “我找点东西,你们先走。”魏龙搭了话。
  老冯讥讽道:“装什么积极。”说完,和赵玉芬一起走了。
  他们前脚刚走,魏龙看着楚天齐道:“小楚,我们看到的可能不是事实吧?是不是有人使坏呀?”
  “俗话说‘眼见为实嘛’,看到的还能有错?”楚天齐打着马虎眼,然后一笑,“魏部长,我没那么坏吧?”
  “你?我是领教过了,你不是一般的坏,是蔫坏蔫坏的。”魏龙笑着道,然后话题一转,“小楚,逞一时之快容易,但……不说了,多警惕吧。”说完,走了出去。
  屋子里只剩下楚天齐一人,他长嘘了一口气,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得意今天自己的设计,得意自己对事情发展的预见。
  只用两句话,就成功的把魏龙等人引到三楼,成为第一批围观者,也可以说是偷听者。看热闹是国人的天性,有第一拨就有第二拔,这些围观者,成为楚天齐实施计划的关键一环。
  在刘大智办公室,成功营造了一种要出手的氛围,致使刘大智不顾一切打开屋门。可能对方打开屋门的目的,一是让自己不能“行凶”,二是让过往的人知道他是和自己对立的,是和赵中直的人对立的。
  对方究竟是哪种目的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他打开了屋门,正好自己就来了一招将计就计。刘大智既然想让大家知道和自己争吵,那自己就成全他。只不过刘大智是想让众人知道,尤其是想让某些人知道,知道他和自己势同水火。但自己却让人们理会成了另外的意思,把自己和他都当成了赵书记的人。
  楚天齐估计,刘大智可能连跳楼的心都有了,但他对对方没有一丝同情,心里只有两个字——活该。他都有点崇拜自己,崇拜自己的蔫坏蔫坏了。
  和楚天齐的得意不同,刘大智的心情沮丧到极点,在人们满是嘲弄的神情中,灰头土脸的回到了自己办公室。
  通过今天这件事,让刘大智对楚天齐又有了新的认识。以前他只知道楚天齐思维敏捷,心思缜密,还有一些暴力值,有时确有点儿小手段,但他一直认为对方还嫩了点,比自己要差的多。今天一见,他才发现,对方非常阴险和狡诈,手段更是卑劣。
  刘大智知道,自己已经酝酿了一个多月,并在近两周频频发动小攻击,所形成的效果,在今天这一时之间化为乌有。而且还向相反的方向发展了,不出今天,全大院,整个县委、政府大楼都会传遍此事。都知道自己和姓楚的起冲突了,都会说自己和对方起内讧了,绝大多数人会把自己已经部分揭去的“赵中直系”标签,重新盖到自己身上。正应了那句话,“辛辛苦苦三十年,一朝回到解放前”。

  经此一事,刘大智对自己的自信发生了动摇。他还发现了一个现象,那三个对自己都不怎么屌的老家伙,倒是和姓楚的小子处的相安无事。
  尤其让刘大智不理解的是,魏龙那小子竟然没有和姓楚的起冲突,姓魏的可是被姓楚的拉下马的。正是在姓楚的三番五次折腾下,前途看好的魏龙,由组织部第一副部长,瞬间成了副调研员,而后又成了主任科员,级别也降为正科。古人说“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不共戴天”。虽说魏龙和姓楚的,不至于有那么大仇恨,但自己被整、儿子被抓,按说魏龙不应该这么没有反应吧?可事实却是,魏龙和他处的相安无事。

  刘大智还听说,姓楚的到县委办报到那天,魏龙又是送工具,又是拿被褥,又是亲自帮对方办饭卡。当时刘大智只以为魏龙在迷惑姓楚的,在放长线钓大鱼,但他现在对自己这种看法产生了动摇。他不禁骂道:软骨头、孬种。转而他又认为事情没那么简单,魏龙没那么简单,魏龙肯定在谋大的,在计划着一击而杀之,否则,也太解释不通了。
  刘大智本意是想通过魏龙与姓楚的矛盾,让他们之间起冲突,甚至战争,自己可以从中渔利。但从目前看,不管是魏龙真的成了软蛋,还是要谋定而后动,最起码这老小子不会配合着自己的节奏,不会甘心为自己做嫁衣。
  既然事情出现了一些变化,那自己也要跟着相应变化。但不管怎么变,自己拿姓楚的做投名状的事,不能改变。虽然通过今天的事,形势对自己不太有利,但自己目前没有任何资本可以和柯书记搭上线。唯一能做的就是和赵中直一系切割清楚,要势不两立,而拿姓楚的开刀就是唯一的办法。
  现在看来,谁都靠不上,只能靠自己了,靠自己和姓楚的直接对着干。越是在困难的时候,越要坚持,越要展开反击,越要找到姓楚的弱点。刘大智暗暗咬牙:姓楚的,你不仁,休怪我不义,同时心里盘算着如何拿姓楚的开刀。
  中午的时候,楚天齐像往常一样,拿着饭卡去食堂吃饭。食堂里已经有一些人了,楚天齐打好饭菜,知趣的选了一个没人的角落,坐了过去,然后低头吃饭。就在他无意中抬头的时候,发现好多目光集中在自己身上,尽管这些目光及时收回,但他仍然捕捉到了。
  这和以往对自己的不理不睬不同,他知道这肯定是因为今天和刘大智的事,只是不知道这些目光代表着什么。管他代表什么,爱怎么看怎么看吧,反正今天的这种冲突早晚要发生,而且也不敢确保以后不发生。

  楚天齐尽量像没事人一样,吃完饭后,把餐盘碗筷简单清洗一下后,放到了指定的地方,然后步履从容的走出了食堂。
  正走着,手机响了起来,楚天齐拿出一看,号码是邹英涛的,便按下接听键,叫了一声:“邹主任。”
  “来我屋一趟。”邹英涛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楚天齐不明白对方找自己干什么,但还是收住了迈向宿舍的脚步,转身向政府楼走去。

  来到邹英涛办公室的时候,对方正在等着自己。看到楚天齐进来,邹英涛让楚天齐坐下,扔了一支烟过来。
  楚天齐也不客气,点着香烟吸了起来,还打趣道:“领导的烟,就是不一样。”
  邹英涛笑着说:“看样子,你还挺美的。”
  日期:2016-09-24 0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