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654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强子说:“高你妈!你还说你没有串通张帆来骗我们浩哥的钱,来搞我们浩哥。不然的话,为什么不割了你们的手,只是割了浩哥的手,这不是串通好的,又是什么!”
  金项链说道:“我们真的不知道!”
  强子说道:“刚才我们浩哥和你聊的时候,一说加钱,你就开始开心,心里一定想,又骗到一笔钱了,你们拿了浩哥那么多钱,办成了什么事?张帆毫发未损!这不是和他串通好是什么,不废话了,你死了也不要找我们,找的话,找你的冤家去吧,把他丢江里去!”
  金项链急忙喊着求放过,然后跟我一样喊出一句话:“放了我可以吗我给你们钱!”
  强子问道:“多少钱!”

  金项链说:“五十万!我有五十万!”
  强子说道:“在哪!”
  金项链说:“我口袋里有卡,银行卡,卡里有五十万。”
  强子抽了他的卡出来,然后看了看,说道:“什么密码!”
  金项链说道:“三个九三个五。”

  强子问道:“如果是骗我们的,你就死!”
  金项链说道:“绝对没有骗你们!”
  强子阴冷笑笑,说道:“你被骗了,好了,推他下去!”
  金项链绝望的喊道:“求你们了!不要杀我!”
  强子让人推着他往前走。

  金项链喊道:“文浩这狗币,我就是死了他也活不了!文浩你吗的,你会有报应,我们老板会给我报仇的!”
  强子说道:“他不会知道是谁做的了。用力推!”
  金项链脚步死死的抵着,不移动。
  这时候,我让旁边的人喊话了:“喂,你们干什么!”

  强子等人住手了,看上来。
  旁边的手下喊道:“你们干什么要杀人吗!”
  强子喊道:“草泥马的别多管闲事!给老子滚!”
  那人喊道:“我报警了!”
  强子说道:“去抓住他!”
  那人喊道:“来人啊,有人杀人了,快过来啊,快过来啊!”
  强子说道:“妈的!抓住他!”

  然后另一个手下喊道:“老大!有几个人过来了,好像有巡逻的电动警车!大哥快跑,真的是!”
  强子说:“先把他推下去!”
  一个手下拉着强子:“大哥,那家伙用手机拍下了我们!”
  强子骂道:“草他吗的先把他抓了!上!”
  一伙人先冲上去假装要抓人。
  然后有人先上车发动车子:“大哥快跑!好像真的有人往这边来了!”

  强子喊道:“撞死那个家伙!”
  接着我们都上了车,然后开车走了,看到的是金项链那家伙急忙的趴在地上,然后头部脸部蹭掉了眼睛上绑着的黑布,接着,摇摇晃晃几下,看清楚了地方后,马上夺路狂奔而逃。
  而金项链的车,还在那里。
  一切都是个圈套。

  我们也开车走了。
  强子问我道:“这么挑拨,栽赃,他会相信吗。”
  我说道:“不知道,可能会信,可能不会。最好信了,然后去找了文浩报仇,弄死文浩。不过我估计不太可能。”
  强子说:“那这个卡,怎么办。” △≧△≧
  我说:“你还想去拿了那五十万啊。”

  强子说道:“怕什么!”
  我说:“这是抢劫啊哥们。”
  强子说:“他的钱也是来路不明,干打家劫舍伤人放火弄来的,大不了蒙着个头套就去取了。”
  我说:“还是别要了,否则他报警了,抓了你们,可不是闹着玩,是抢劫,五十万,会把牢底坐穿的。”
  我也怕我自己被惹祸上身了。

  强子把卡丢出去了车窗外:“好吧。”
  我对强子说道:“我还有另外一个请求。让你帮忙。”
  强子问:“什么事?你尽管说就是了,你这么客气,我都不好意思了。”
  我告诉了强子一个事,让他帮忙,并且,保持秘密,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回到监狱继续上班。
  原本,曾经我进来了监狱上班之后,感觉监狱是那么的死气沉沉,令人压抑,可现在我很多时候进来这里面,却觉得这里面更是让我感到舒服,因为在监狱里,远没有我出去外面那么的危险,这里让我竟然感觉到仿佛是一片乐土。
  在这里,比外面安全太多了。

  我在看着上月的出勤率,给我们监区的员工们办理那出勤奖励。
  当然是没有我的份的,因为我迟到是最多的。
  看到羊诗每个月都是全勤,但是在上月月底的两天,没有了出勤。
  就是前天和昨天。

  怎么搞的,全勤其实不难,特别像羊诗那种总是喜欢待在监狱里人,拿全勤奖励,最好拿了。
  我搞完了这出勤奖励的申请工作后,叫来了沈月,然后让她把这表格交上去,我问沈月羊诗这几天怎么没来上班,请假都不请了。
  沈月说道:“她,她被开除了。你没知道吗?”
  我愣了一下,说道:“被开除了!上次被开除,刚刚弄了钱去给了监狱长,怎么又被开除了!”
  沈月说道:“这,这个,我以为魏璐来和你说了。”

  我说:“谁说啊,没人和我说啊,难道没通知先下来?还是跟上次一样,直接说开除就开除!”
  沈月说道:“她,她上班时管的监室,出了事。”
  我问:“怎么回事,你们还不跟我说啊。”
  沈月说:“我们也想压着下来,但是这事情,不知怎么的就被监狱领导知道了。”
  我说:“说,说详细点。”

  沈月说:“你还是自己去问徐男监区长吧,她才明白得仔细。”
  我马上过去了徐男办公室,问徐男羊诗这怎么回事啊。
  徐男告诉我,羊诗那天上班,在她所看管的监室,女囚发生了斗殴,其中一人被打得头破血流,鼻子都被打爆了,现在还在医院躺着,想自己监区压着这件事的,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上面的领导知道了,领导派人下来查清楚了,所以,羊诗直接被开除了。
  我问,哪个领导。
  徐男说:“监狱长。”
  我骂道:“草他吗的刚收了五万块钱,把羊诗赦免了,现在又开除了,她到底是几个意思!”
  徐男说:“玩人的意思。”
  我说道:“玩我们。之前就想着要开除羊诗,现在还是开除了。”
  徐男说道:“她得罪过人。”
  我说:“她打过康雪,我就知道康雪不会善罢甘休,还放蛇咬她。这次,肯定还是康雪搞鬼。”
  徐男说道:“那个煽动打架的犯人,是从a监区过来的。”
  我说道:“就说吧!妈的整死她。”
  徐男说道:“先去看看羊诗吧,她还在宿舍,我一直没去,早想和你说,可没想到我也搞不定这事了。”
  得罪了康雪,便是如此,康雪一直都想搞定我,但很难搞定,至于羊诗这样的小喽啰,就容易搞定很多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