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636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们一走,那人便如同猎豹一般追逐而来,两人在逃离的途中交手三两式,我发现对方的凶狠老辣过甚,而精妙之处又有几分不足。
  我这一交手,信心充足几分,不过并没有下狠手的想法,只是将其推开。
  没想到对方不依不饶,好几次都朝着我的要害袭来,让我有些喘不过气。
  这事儿就让我有些生气了。
  于是我回过身来,与此人快速拼斗十几个回合,抓住了一个空隙,便将此人手中的黑色匕首给夺了过来,顶在了那人的脖子处,压抑着愤怒低吼道:“不久在你门口随地大小便了一下么,至于这么不依不饶么?”

  呃,这话儿说得到底还是太软,那人先是愣了一下,还要拼死反抗。
  我无奈了,出了重手,直接将人给弄晕了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周围冲出了八个上半身赤裸、光着膀子的壮汉来。
  这八个壮汉的身高普遍达到了一米九以上,有两个甚至达到了两米。
  他们有着格外健硕的肌肉,油光水滑的,而双目之中则闪烁着凶悍无比的眼神来,在暗夜里直发亮。
  凶悍。

  我闻到了一些不对劲儿的东西,知道这几人应该不是修行者。
  又或者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修行者。
  对方空手,于是我也十分绅士地扔了手中的匕首去,结果当对方冲上来的时候,交手的一瞬间,我感受到了一股强大到让人有些诧异的力量。
  尽管此刻我的力量已经足够骄傲了,但是对上这些人,多少也有一些吃力。
  接下来的几个回合,我感觉到了一种四面楚歌的困境来。
  我自觉此刻的我对于搏击之术已经不输于寻常之人了,但是这几个身高体壮的家伙简直有一些非人类,着实让我吃惊。
  我感觉如果跟他们硬碰硬下去,多少有一些吃亏,于是准备伸手去拔剑。

  地遁术是别想了,直到此刻,我方才发现这儿的法阵密集,若是撞到了铁板上,那事儿可就大发了。
  然而就在此刻,屈胖三却突然间朝着空处拍了三掌。
  第一掌,平平实实。
  第二掌,风起云涌。
  第三掌,那八人居然直接就翻倒在了地上去。
  好厉害的手段!
  望着我一脸惊诧的表情,屈胖三得意地笑了笑,说你别紧张,都是些吃了兴奋剂、打了鸡血的家伙,跟他们硬拼,着实有一些不智,到这个时候,脑子永远会比拳头管用许多……

  说到这话的时候,突然间从旁边冲出了一个浑身冒着黑气的家伙,上前就与我一顿狂攻。
  我不得已应付,结果两人一阵噼里啪啦地打,我感觉浑身酸疼,知道此人的修为甚至还要高出我几成。
  正诧异间,这时却有人喊道:“楚选大校,且等等……”
  与我激斗的那男子听到这声音,先是猛拍一掌,然后抽身后退,然后看向了发声者,问道:“张大校,什么事?”
  张大校?
  我扭头望去,却见匆匆赶来的那人,却正是之前在藏边冰川见过的张励耘。
  他穿着一身夏季作战服,跑到了这边来,拦在我与那楚选大校之间,开口说道:“这两人是我邀请过来的朋友,且等等,别打了,都是误会。”
  “你的朋友?”
  那楚选大校戴着一副平光镜,下意识地扶了一下,然后平淡地说道:“张大校,这儿是哪里,你不会不知道,居然叫两个平民过来,而且还都是修行者,似乎有一些不合规矩啊……”
  他的话语不咸不淡,但行里行外还是有些责备之意,张励耘不想跟他硬拼,只有说了几句软话,说下不为例。

  如此说了几句,那楚选大校方才气顺一些,说此事我会跟上面反映的,你好自为之吧。
  张励耘好话说尽,换得这么一句话来,表情也不由得有几分冷。
  他身子往后一仰,缓缓说道:“楚选大校,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这平云山基地并不是你内务部一家独大,也不是你能够一手遮天的,有什么事情,我自然会跟将军汇报,用不着你来插这个手,有本事就好好做你的超级战士计划,别跟人家欧美比下去了。”
  他翻了脸,然后带着我们转身离开,留下那楚选大校在原地站着,阴冷地打量着我们这边。
  张励耘带着我们走到了附近的一处小楼前,进了里面,然后来到一处电梯向下,最后辗转来到了一处密室之中。

  消失不见的杂毛小道正在里面等着我们。
  瞧见我们进来,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然后迎了过来,问道:“没事儿吧?”
  我摇了摇头,说没事。
  张励耘一直绷着脸,这会儿却放松了,笑了起来,说什么没事,他们两个将楚选大校的八大金刚给几下撂翻倒地,那玩意可是人家费尽心血、不知道填了多少人命弄出来的压箱底利器,本想着逞下威风,结果弄成这样,脸上挂不住,打算跟我这儿折腾呢。
  屈胖三淡淡地说道:“在我面前,任何人都别想装波伊。”
  我有些担忧地问道:“张大校,对不起,会不会很麻烦?”
  张励耘挥了挥手,说不用,我们外勤部和内务部一向都尿不到一个壶里来,而且那楚选一向自诩为军中第一战神徐狼友的高足,向来心高气傲,我们两个早就崩了,所以无所谓。
  我这才安心一些,而杂毛小道则些诧异:“唉,你们认识?”
  张励耘哈哈一笑,说的确是有过一面之缘。

  当下也是将当初在冰川附近相遇的事情谈及,杂毛小道听过之后,叹了一口气,说那里我的确也有去过,只可惜封堵住了,再难进入其中——小七哥,这回我们过来找你,也正是因为此事。
  张励耘说我也有些纳闷,我这儿这么严密,一点儿消息都不透风,你怎么就想起来找我。
  杂毛小道坦诚地说道:“这儿是林齐鸣告诉我们的,他说那事儿除了你之外,别人都很难帮到我们。”
  张励耘脸色严肃起来,说什么事?
  杂毛小道舔了舔嘴唇,说茶荏巴错,你知道吧,我想去茶荏巴错,可是几条道路都被封锁住了,根本无法进入其中,后来日喀则白居寺的宝窟法王告诉我,说当年我大师兄和你们七剑曾经去过茶荏巴错,并且通过一条秘密通道走了出来,让我过来找你们试一试。
  张励耘不动声色地问道:“你没有去找陈老大么?”
  杂毛小道说找过了,但是他的助理赵兴瑞告诉我他出国了,暂时找不到人,后来我又找到林齐鸣,他让我过来找你,说只有你才能够解决这个问题。
  张励耘犹豫了一下,然后问道:“是林齐鸣让你们过来找我的?”

  杂毛小道点头,说对。
  张励耘陷入了沉默之中,整个人显得十分的痛苦,就好像感知到了一件十分不好的事情,却又无力挽回一般。
  许久之后,他方才喃喃自语地说道:“要来了么?”
  啊?

  杂毛小道诧异了一下,然后说道:“你说什么?”
  张励耘木然地摇了摇头,说没什么,对了,萧兄,你去茶荏巴错,是要去找陆左么?
  日期:2016-05-15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