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62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一边喝茶,一边享受着空调带来的丝丝凉气,一边等着雷鹏的到来。
  屋门一响,一个人走了进来,来人不是雷鹏,是“二狗子”苟富生。苟富生进门叫了一声“楚哥”,坐到了座位上。
  楚天齐刚和苟富生随便聊了两句,雷鹏也来了。
  雷鹏坐到座位上,直接喝了一杯晾好的茶水,说道:“哥们,‘二狗子’听来两个消息,让他跟你说一说。”
  得到雷鹏的吩咐,“二狗子”看着楚天齐,说道:“楚哥,这几天我听到了一个传言,一开始我没太当回事,直到昨天我听到了一个人的话,才觉得事情不简单。我第一时间打电话告诉了雷哥,雷哥让我今天告诉你。”
  楚天齐点点头:“说吧。”
  “现在单位都在传,传新来的县委书记和楚哥以前有矛盾,还传县委书记要收拾你。传言说这次让你担任非领导职务,只是个开始。把你放在身边,慢慢折磨你,才是根本。”“二狗子”斟酌着用词,“本来县里传言历来很多,我以为传传也就过了,可这几天传的愈来愈烈。有的人更是说的有鼻子有眼,说县委书记已经在相关的会上放话,说像你这样的人一定要谨慎使用、限制使用。还说……还说……”

  看“二狗子”吞吞吐吐的,楚天齐笑着道:“还说什么?没事,你说吧。”
  “说你这人特狂,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不知道马王爷长几只眼。还说你这两年的成绩都是吹出来的,升官也全靠拍以前赵书记的马屁。反正说的很难听,把你说的一无是处。”“二狗子”说到这里,停了下来。
  楚天齐心里翻腾了几下,脸色也变了几变,尽量用平静的语气问道:“富生,你刚才还说昨天听到了一个人的话,是怎么回事?”
  “二狗子”说道:“哦,昨天晚上我在外面吃饭,中途闹肚子,就去餐馆的公共厕所蹲大坑。我刚站起来,忽然,听到一个人边走边打电话。他在电话中说‘姓楚的被我收拾的服服贴贴的,我让他尿几股,他就得尿几股,他以为还是在青牛峪呀?’那个人还说‘柯书记都准备收拾他呢,我怕他什么,只要在我手下一天,我就不让他好受。’说完,他骂了一句‘他妈*的,跟我玩,还嫩了点。’就挂了电话。”

  “你看到那人长什么样了吗?”楚天齐追问。
  “二狗子”摇摇头:“没有。当我听到他像是往出走了,就把大坑儿的门推开了一条缝,只看到了那人的背影,那个人挺瘦。对了,看耳朵上,应该是戴着眼镜。”
  “还有吗?”雷鹏问道。
  “二狗子”回答:“没了。”
  雷鹏冲着“二狗子”摆了摆手。
  “二狗子”冲着楚天齐一笑:“楚哥,你和雷哥慢用,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快速退出了包间。
  看到屋门再次关上了,雷鹏说道:“传言漫天飞呀。我出差回来后,也听到了一些,不过没有他说的那么邪乎、具体。”
  楚天齐嘘了一口气:“传言不止一天了,上周我还亲耳听两个人这么说过,意思和苟富生说的一般无二。”
  “那该怎么办?你信吗?”雷鹏问道。
  楚天齐摇了摇头:“暂时没有好办法。”
  “对了,说你坏话的那个家伙,你知道是谁吗?要不我找人收拾收拾他。”雷朋仗义的说道。
  “我知道是谁,但你千万别胡来,我得好好盘算盘算。”楚天齐郑重的说道。
  门一响,服务人员进来了,请客人点菜。
  直到晚上十点多,楚天齐才回到宿舍。尽管雷鹏没让他多喝,但楚天齐仍觉得头昏脑胀的,一进屋,直接趴到床*上,就睡了。

  第二天是星期六,楚天齐是被铃声惊醒的。他从床头拿过手机,看了一下上面的号码,按下接听键,叫了一声“妈”。
  手机里传出母亲尤春梅的声音:“狗儿,到县里都半个月了,怎么也不回来一次?”
  听到母亲的询问,楚天齐感到一阵愧疚,自从到了县里上班,只给家里去过一次电话。于是,急忙说道:“妈,这两周连着值班,平时也忙,回不去,下周我再回。”
  “忙点好,忙点好,妈就是老不见你,有点惦记,只要你没事就行。”尤春梅絮叨着,“吃的好不好?住的习惯不?没打架吧?”
  楚天齐尽挑好的说:“妈,你放心,我都这么大了,怎么还会打架呢?吃的挺好,和书记、县长在一个食堂吃饭。住宿也好,我自己一个单间。”
  “狗儿有出息,都和书记、县长一块吃饭了,县里就是比乡里好。”尤春梅说到这里,又问道,“和小宁姑娘也好吧,这不在一块上班,不会有什么变故吧?”
  “我俩关系好着呢,你儿子是谁呀?”楚天齐自负的说道。
  “就知道哄妈开心,妈就盼着你们早点办事呢。什么时候让我抱上大孙子,我就开心了。”尤春梅的声音里满是牵挂。
  听到母亲又提这事,楚天齐赶忙岔开话题:“妈,你和爸身体怎么样?”

  “一提这事你就打岔。”尤春梅埋怨道,“我和你爸身体都好,家里也都好,只要你不打架,早点把小宁姑娘娶回家,就行了。电话费挺贵的,妈不说了。”
  楚天齐正要接话,手机里已传出了挂断的声音。
  他拿着手机,摇了摇头。这时才注意到,上面有好几个未接来电,都是宁俊琦的号码。看时间是昨天晚上打来的,有一个时间是在外面吃饭的时候,当时自己在喝酒。其余时间都是在十点以后,想是自己喝的上头,已经回来睡着了。楚天齐感叹着:喝酒误事呀!
  按着号码回拨过去,手机里传出一个标准女声:“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再打,还是这个声音。楚天齐又拨打宁俊琦办公室固定电话,拨了三遍,都无人接听,想是她出去了。
  放下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九点半了。楚天齐赶忙起床,洗漱一番,急匆匆赶到了县委四楼四一三房间。四一三房间,可能是整个大楼里唯一只有房号、没有门牌的房间,反正楚天齐现在还没有发现其它房间有这种情况。

  整个楼道里没有任何动静,想是其他办公室肯定都没人在吧。楚天齐刚进到办公室,桌上的电话就响了,他急忙抓起电话听筒,说了一声:“喂,您好。”电话里没有回音,他又说了一声:“请问您找谁?”待他说完,电话里传来“嘟嘟”占线的声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