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609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咳,还能有什么味啊,鸡屎味呗,我刚刚从养殖中心回来,本来是想明天找你呢,哪知道你还在等我,我想,你想的事可能和我想的事有关系,所以,咱就现在谈吧”  。  丁长生指了指沙发,坐下后,梅三弄正好烧好了水,给丁长生和陈敬山都泡了一杯茶,然后就出去了。
  “丁书记,我今天来就是为了养殖中心的事,这事怎么做下去是个麻烦事,市里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想你刚来区里,可能有些情况不是很了解,区里有人在养殖中心投资的事你知道吗?”
  “知道一点,但是不太多,陈区长清楚这事?”
  “我也是知道一些,但是据我所知,人数不在少数,资金额不少,而且很多干部不但是把自己的钱借给了那些养殖户,还吸收了一些亲戚的钱也投了进去,这就等于是在放高利贷了,这些养殖户不去银行贷款,但是对这些民间借贷倒是非常热衷,一旦养殖中心拆除的消息放出去,我担心会出大乱子,我们要未雨绸缪啊”。陈敬山担心的说道,但是同时也把这里面的风险都给丁长生说了。
  风险共担,或者是推掉自己的风险,这是为官者最基本的策略,但是很明显,陈敬山是行政一把手,一旦出事,他的责任是推不掉的,所以既然推不掉,那么把自身的风险分出去一部分就成了必然。
  丁长生的脸色愈发的凝重,他想到了那些借钱或者是入股给养殖中心的事,但是没想到有干部居然吸收资金放高利贷,这就不仅仅涉及到干部的问题了,一旦这个资金还不上,那么涉及到的面将是非常广的,到时候会真的出问题。
  “还有这事?不过,这些事唐书记知道吗?”丁长生问道。
  “唐书记不知道这些事,也正是因为不知道,所以唐书记才急于做出要拆除的决定,而这么一来,出了问题,不是正中了某些人的奸计吗?”陈敬山非常无奈的,但是却又暗示性非常强的说道。
  中了某些人的奸计,这个某些人是哪些人?
  陈敬山不说,丁长生自然也明白,无非就是成千鹤之流呗,但是丁长生又岂能听陈敬山这么一面之词呢?
  “陈区长,我看你在会议上表明了要支持市委的决定,我还以为你在会前已经和唐书记沟通好了呢,现在看来,你是不是也不知道唐书记力主要拆掉这个养殖中心?”
  丁长生这一句话非常狠,这一句话狠狠讽刺了陈敬山和唐炳坤的关系,虽然你是唐炳坤的人,但是好像唐炳坤并没有拿你当回事,作为一个心腹,如果在一个决定前不知道领导的决策到底是什么,那么这样的心腹是有多大的分量呢?
  这话不但是讽刺了陈敬山,更让陈敬山对唐炳坤开始不满,因为丁长生说的一点都不错,丁长生不是你的人,你可以不说,但是我是你的人吧,做这么重要的决定,居然需要下属靠猜来决定自己的立场,这还是心腹吗?

  “唉,领导的事,我们这些人哪知道呢,只是,丁书记,无论领导事什么意思,但是受到损失的却是白山区啊,这每年的利税就不说了,这补偿金从哪里来?我对区里的财政那是一清二楚,现在区里财政账上连一千万都不到,可是一分钱都拿不出来做补偿金的”  。
  “账上还有一千万呢?不错了,我去新湖区时,新湖区欠了一个多亿的帐,估计到现在都没还清呢,这钱呢,还得向市里争取,你得多向唐书记争取,毕竟这个决定是市里下的嘛,对吧,市里不能不负责啊”。丁长生和稀泥道。
  但是他却在想,区里的问题可能会出在高利贷上,在还清钱之前,那些养殖户可不能跑了,可是控制这些人就需要公丨安丨人员,可是现在的白山分局依然是群龙无首。
  陈敬山到丁长生这里来主要就是说困难,但是丁长生主要说的就是克服困难,两人说根本说不到一个道上去,所以基本都是自说自话,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丁长生却在谋划着如何借这个改变区里的情况。
  送走陈敬山,丁长生开车出了门,在市委家属院大门口的小卖店里买了点水果,将车停在大门口的路边上,就提着这些水果进了市委家属院。
  唐炳坤没想到丁长生会这么晚了还来家里,一见他手里提的东西就笑了,开玩笑道:“长生啊,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你说你大半夜的提着这些东西上门,不知道的还以为你送了什么呢,黑乎乎的,这说出去我多冤呢”。

  “唉,唐书记,我可是夜猫子上门无事不来啊,再说了,我要是拿上点值钱的东西,我怕你把我轰出去,但是空手吧,又不好意思”。丁长生笑嘻嘻的将水果篮放在了门口。
  唐炳坤的老伴还没睡,丁长生叫了一声阿姨,就跟着唐炳坤去了书房里,唐炳坤看起来笑眯眯的,但是眼睛却炯炯有神,尤其是在夜里,让丁长生心生警惕。
  领导和你随便,那是领导的权力,如果你不知道好歹,也和领导随便,那你就危险了,尤其是在和领导单独相处时,这个时候是最容易让人放松警惕的时候,你是随便了,但是领导却借机观察到了最真实的你,如果和领导对路,那么恭喜你,你可能从此更加会得到领导的赏识,但是如果不对路,那么对不起,从此你就出局了。
  “这么晚了,你不会就是来送水果的吧?”唐炳坤指了指对面的椅子,自己坐下后让丁长生也坐下。
  “唐书记,我刚刚从养殖中心回来,可以说,困难不容乐观,有这么几个问题,我要向您汇报,情况紧急,等不到明天”。丁长生严肃的说道。

  “这么严重?你说吧”。唐炳坤听到丁长生这么说,从桌面上拿起一张a4纸,又从笔筒里抽来一根削好的铅笔,示意丁长生开始说。
  “这第一件就是,这个养殖中心必须拆掉,那里可能有些年没有我们的领导干部去了,臭气熏天,简直就是人间地狱,一旦出现疫情,根本就不可能控制,鉴于现在是夏季,不是禽流感的高发季,如果久拖不决,那么拖到冬季,禽流感就可能爆发,到时候就麻烦了”  。
  “第二件就是区里的问题……”丁长生将区里部分干部参与放高利贷的问题说了一遍,并且把自己和陈敬山的谈话都说了一遍,但是丁长生发现,随着自己的话,唐炳坤的眉头月皱越紧,很明显,这些事陈敬山的确是没有汇报。
  可是丁长生不知道的是,就在丁长生来之前,陈敬山和他谈完事后也想着来汇报的,可是陈敬山的车都到了市委家属院门口了,他担心会影响到唐炳坤的休息,所以决定第二天一大早到办公室汇报,可是他也没想到丁长生会在大半夜还来汇报。
  问题来了,唐炳坤一直都把陈敬山看做是自己人,但是在会议上的简短回答让他就不满了,没想到这么重要的问题居然不汇报,自己还是从另外的人那里知道这一切,这是小事吗,这搞不好是会影响社会稳定的大事。
  而且作为在白山区工作了那么久的陈敬山,不可能是今天才知道这事吧,那么这么久了,陈敬山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会隐瞒这件事?正是因为隐瞒了这件足以引起社会不稳定的事情,自己才做出了立刻拆除的决定,如果再因为这事而收回命令,这不是自己打自己嘴巴子吗?
  日期:2015-12-23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