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607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投资入股?官员不能经商,这不是变相投资吗?”丁长生皱眉问道。
  “哎呦,我的丁书记啊,这都什么年代了,你当我们这些公务员都是靠着工资吃饭的吗?谁信啊,不贪不占不拿,这都算是好的,投点资,赚点钱,这是最本分的了,你可能没有这样的经历,我是在下面一步一步熬上来的,看看身边的人,一样的工资,一样的双职工,人家开的那是什么车?豪车,人家孩子在哪里上学?国外,单单靠那点工资解决这些问题吗?做梦吧,动不动几套房子都是哪里来的,你不信可以问问我们区里的那些领导,哪家没有几套房子,别说是儿子了,就连孙子的婚房都买好了,将来子孙就是再不成器,守着几套房子吃租金就饿不死,你怎么这么单纯呢?”文若兰像是教育小学生一样教育着丁长生,完全不拿他当区委书记了。

  文若兰说了一通见丁长生不说话了,可能是意识到自己说话太随便了,在文若兰眼里,丁长生不过是一个小弟弟一样的人,时不时就把他的身份忘记了。  
  “丁书记,我没别的意思,我只是在说一个事实,很多事我们是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可是你刚来就这么做,这接下来的工作该怎么做?”文若兰这倒是为丁长生在考虑了,是啊,接下来该怎办,按照她说的话,自己这是把所有人都得罪了。
  “这么说我是断了人家的财路了?”丁长生轻声说道。
  “可不是嘛,就是这个意思”。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这些人要是饶了我,那才怪了呢,不过,这样也好,我就不信白山区人人都投了钱,就是那些投了钱的,我也不信他们会为了那些钱而罔顾自己的职责,如果是那样的话,人事调整就在所难免了,能者上,庸者下,既然你不能干,我就找能干的,在中国,人是最不缺的,尤其是带有职位的人,那就更好找了,白山找不着,海阳有吧,其他县市区有吧?”丁长生冷笑道。

  文若兰听到这里,倒吸了一口凉气,还真是小看了这个年轻的书记了,没想到下手这么狠,不但要断人家的财路,连生路都不给了,这下完了,区里那些人能受得了?
  出城往西,一路开去,现在是东南风,所以虽然味道越来越不好,可是还没有那种迎风而来的臭气,虽然关着车窗,开着内循环,但是臭气还是透过车门缝隙涌进了车里,文若兰开车时皱紧了眉头,小鼻子也是皱着,但是这还没到养殖中心呢。  (
  越来越接近养殖中心,这个时候汽车的挡风玻璃上开始聚集豆大的苍蝇,黑乎乎的,文若兰不断的喷水,不断的开开雨刮器刮掉那些苍蝇,但是越来越多的苍蝇开始围绕着汽车飞动  。
  终于是到了养殖中心的边缘,这里不但是味道难闻,而且污水横流,汽车开过去后,车上溅上了不少的污水,这些都是路边的粪堆上流出来的,文若兰好像是怀孕一样,开始干呕起来,为了保证安全,丁长生要下车接着开,但是被文若兰制止了。
  他自己从车里爬到了副驾驶上,丁长生从后排爬到了驾驶座坐上,如果一开门,肯定会进来无数的苍蝇,这是文若兰绝对不能忍受的。
  “我真是没想到,这里的环境这么恶劣,这地方怎么待啊?”文若兰从包里拿出来一点花露水滴到纸巾上,用纸巾捂住自己的鼻子,这才稍微好受点。 
  “这就是我们的市领导宣传的所谓高科技养殖中心,这里那里高科技了,这不是胡扯淡吗?这些人的眼睛都长在了天上去了,看见的都是星星,老百姓的疾苦谁能考虑得到?就这样的环境,谁愿意呆在这里?不都是为了一口饭嘛,不都是为了多赚点钱供自己的孩子读书吗?唉,我们平时都在做什么工作?”丁长生自言自语道。

  文若兰听到丁长生这么说,不由得看了他一眼,但是没说话,因为好像她一说话就感觉到车内的臭气就涌入到了自己体内。
  车开进了养殖中心的管委会,但是让丁长生和文若兰大感意外的是这里大门紧锁,一个人都没有,而且从门上得锁的痕迹来看,这里应该好久没来人了。
  文若兰见丁长生下了车,她虽然不愿意下去,但是感觉到不合适,于是捂着鼻子也下了车,看到大门紧锁,门上的锁锈迹斑斑,一看就是好久没开过门了。
  “你们找谁?”附近的一家养殖场一个工人摸样的人光着膀子过来问道。
  “这里的人呢,没来上班还是下班了?”
  “兄弟,你真会开玩笑,他们怎么会到这里来呢,这里太臭了,从成立时来过几次,从那之后就是不定期来看看,这里没人上班的,里面也没什么东西了,都搬空了”。工人说道。
  “那你们要是有什么事需要办怎么办?”
  “那只有到市里去找他们了,也不在一个地方,这里找那里找的,咳,现在当官的不都这样吗?”
  丁长生点点头,没再说话,看向了这个工人身后的养殖场大门,想进去看看,但是被拦住了  。
  “怎么?看看还不行?”
  “兄弟,我是这里的工人,不是老板,这里面是养鸡场,这可不是随便看的,万一你身上有什么传染病毒,这个鸡场就完了,不行,不能看”。
  “那你们老板呢?”
  “老板是有钱人,怎么会住在这里,在城里呢,每天过来看看,没事就走了”。
  “那你们现在一个月多少钱?”丁长生问道。
  “差不多五千块钱,说实话,要不是我家里有孩子上学,谁愿意干这活,我现在回家老婆都不让上床,说我一身鸡屎味,洗都洗不掉”。这个工人说笑着道。
  “有没有听说这里要搬迁了,这些鸡场猪场全部都要拆掉”。丁长生试探问道。
  “这倒是没听说呢,无所谓,拆掉就拆掉吧,在这里干的,没干够的都是少数,唉,只是这么高的工资可惜了,又是在自己家跟前,又能挣这么多钱,还能照顾家,可惜了,哎,兄弟,你听谁说的要拆迁了?”工人急问道。

  “我也是听说,你这么着急干什么,不是干够了吗?”丁长生笑道。
  “唉,我得再找新工作啊,总得生活吧,不行,这事我得问问老板,不行就赶紧辞职”。说完工人跑着回了鸡场。
  “看来关键还是这些工人的就业问题,把他们的就业问题解决了,剩下的问题就好办了,养殖户可以给补偿金,我觉得这事应该不难解决”。丁长生和文若兰一起回到了车里。
  此时陈敬山一脸阴沉的坐在办公室里,想着刚刚散会后唐炳坤将丁长生叫走的场景,心里就不由得暗暗发寒,这难道只是叫丁长生过去说几句话那么简单吗?还是唐炳坤在向自己传达一个不满的信号,自己在会上的确是表现的太软了一点,可是自己也没做错什么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