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551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所以华子建在忙碌中也是小心谨慎的,他没有得意忘形,更没有意气用事,每每在一些重大的决策中,他都会多方听取很多人的建议和意见,同时,作为一个主管和决策者,他还不能盲从于别人的建议,他就像一台具有强大功能的电脑,所有的信息汇聚到他的脑海,在逐条分析,一一判别,这个时候,一个市长和县长的区别就显现出来了,县长往往要亲临第一线,像中医大夫一样的去望,闻,听,切,任何就发表指示。

  但市长就很少有那么多的时间下基层,市长往往是靠经验和理论,更多的是在办公室通过综合得来的信息,臆想推断了。
  不过这一点都难不住华子建,因为他刚好本来就不笨,他刚好在这些年也一直生活和工作在权利中心,他有很多这一方面的历练和借鉴,所以对他来说,在起初的那一段手忙脚乱的时间过去以后,他已经完全可以做到游刃有余了。
  秘书小纪今天也拿出了政府工作报告的初稿,华子建拿到稿件进行了综合后,让小纪印发给市政府的各位领导及办公室人员,让大家提提意见,根据反馈回来的情况看,小纪虽然是初次写此类稿件,质量还是不错的,至少得到了大家的首肯,华子建也认为基本上落实了他的意图。
  在召开的各个部门领导座谈会上,大家对报告也赞扬有加,认为比往年写得好。表述实在、情况客观、数据准确、目标可行,这是普遍的看法。当然,有些部门认为自己部门的成绩没有得到充分的反映和体现,如文化局长就提出:“文化也是生产力,这是中央领导同志讲的一句话,可在我们的报告中体现得不充分。你看,关于广播电视报告中涉及的有二百零三个字,而我们文化只有一百六十五个字。可见文化的地位不及广播电视,而且在表述上广播电视排在文化前面,与国务院的政府工作报告不一致,这可是个原则性的问题。”

  对部门领导较真到如此地步,华子建没有想到,感到匪夷所思。但大家似乎是司空见惯了,彭彭秘书长说:“局长,我们也知道文化的重要性。在这点上没有任何歧视文化的意味,但我感到,一是我们不能从字数的多少来判断对一个事物的重要程度,***同志的一句名言‘发展是硬道理’,只有六个字,却改变了一个国家的命运,你能说不重要吗,要是每个部门都坐下来数自己部门的字数,那我们的报告就无法写了,再说,今年是广播电视的达标年,市里根据省政府的要求要把这项工作摆上议事日程,作为为民办实事的十大工程之一,所以排在前面,这也是无可非议的事,你说呢?”

  彭秘书长的这番话,有理有据,较有说服力,局长听了,自然没有什么意见了,广播电视局的局长却高兴了,他说:“政府毕竟是英明的、正确的,也理解我们部门的苦衷的。”虽然这话有拍马之嫌,但你也可理解为一种反讽。就像硬币的两面,看怎么抛掷了。
  部门领导讨论之后,又进行了稍许的修改,再提交给华子建办公会议进行讨论通过,这是程序这必须的,只有经市长办公会议通过,才能正式提交人大常委会,然后由人大常委会审查通过后再交由代表大会审查讨论,华子建现在才知道成语中的繁文缛节一词的含义的具体体现。
  政府工作报告基本完成,两会就进入了会务的筹备阶段。在中国,最讲究程序,也最为繁琐的恐怕要算两会了。尽管它被誉为人民行使权力的大会,由于是代议制,也就难以真正的成为人民表达意愿和决定大事的方式,但大会的一切准备工作是高规格的。大会成立了领导小组,由人大主任和市委吕副书记任正副组长,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办公室下面再配备各办事组:秘书组、信息材料组、后勤组、保卫组等等。

  这期间,柳林市朝野都对大会的召开寄予了很大的热情。其主要原因就是大家都关心人事的变动,华子建也经常接到熟悉的或不熟悉的电话,都是询问打探消息的。
  因此,在人代会之前,表面的平静之下,却是暗流涌动,各方势力仍在角逐。
  在柳林市政坛,各方的势力除了自己的派系外,还有天派,地派之分。天派往往是上面派来任职的,如韦俊海书记、华子建市长、纪委书记、公丨安丨局长、两院两长原则上也是上面机关指派的,这些位置很难通过两会搞到手,柳林人俗称他们为天派。
  而其他的一些位置,比如局长啊,主任什么的,虽然是市常会会内定好的,一般就走个程序让人大通过一下,但由于这些位置太多,每年也有几个是让人大否决的。
  所以走动,走动,活动,活动,拉拉票也就在所难免了。
  华子建当然是不需要了,他在两会筹备会上讲了一次话,也就放开没管了,这不是洋河县,什么都要他亲自操劳,这市政府和市委有的是人,这种活动就让华子建省心不少,
  这些天虽然是离开洋河县没多久,但还是挺牵挂那面的,特别让他牵挂的就是安子若,不知道自己走后她会多失落,华子建也老是觉得对不起她。
  他就给安子若打了个电话:“子若,你好啊,我没有打扰你吧?”
  安子若的声音是低沉的,好象没有了往日的轻盈和快乐:“华市长啊,你好,你没有打扰我,我今天不忙,你在那都还好吧,有空多来洋河县指导指导。”
  华子建一下子就感觉到了心在疼痛,他分明看到了两个人的有了一种距离,有了一到河沟,他的心就想是被抽掉了血液一样,马上就空落落的,往昔很多两个人在一起的美丽和浪漫,似乎都在离他远去。
  华子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不知道自己可以用什么样的语言来安慰她,来再一次的拉近彼此的距离,两个人都沉默了,这样的沉默似乎可以听到对方的心跳,也可以感受对方的伤感。到底安子若还是说话了:“你还会记得我吗?还会让我想念你吗?”

  这样的话没有让华子建因为有人对自己的眷恋而幸福,更让他伤感,华子建一下子就想起了一首歌:不要再问我你还好吗。
  倦鸟飞晚霞孤独的回家。
  没有人看见路边花。
  枫叶片片的落下染红天边的彩霞。
  痴痴的望著远远的地方。
  人在茫茫的天涯回忆渐渐溶化..........。
  华子建黯然的说:“我会记得你,一定会记得你,不管是到什么时候,也不管是什么情况,我都会永远的记住你,也希望你可以找到一个好的归宿。”

  安子若说:“真的谢谢你还可以记得我,我也会永远记得你,用和你在一起的回忆来陪伴我好好的过下去。”
  今天中午华子建没有回家,他就在机关食堂吃饭,他一去,很多人都是认识他的,官小的也不敢随便招呼华子建,只能远远的对他笑一笑,华子建很满意这样的感觉,他匆匆吃完饭,就到办公室休息了一阵,打了几个电话,随便的聊了一会。
  到下午刚上班,还没坐两分钟,就见洋河县的冯县长敲门走了进来,华子建一看,就像是见了亲人一样,赶紧的把他拉了进来,也不多做寒暄,马上是泡茶发烟的一阵忙活,冯县长也很是激动,到底还是老领导好,这么大的官了,对自己还这样热情。
  冯县长就把带来的两条中华和几瓶好酒,几包好茶叶放到一个不显眼的地方,华子建一见他还带这么多东西来,就笑着说:“老冯啊,你怎么也学会了做歪门邪道了,我们两个谁和谁啊,还用送这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