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550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子建就看到了韦俊海办公室里坐了好几个市直机关领导和局长,有两个还正在韦俊海的办公桌前等着签字。
  他们回头一见华子建,都是一阵的尴尬,心里暗暗说:“倒霉,本来想要讨好一下许书记的,这一下让华市长撞上了。”
  华子建脸色平平的,没一点笑容,也不去招呼这些下属,对他们的招呼也只是淡淡的点一下头,并不说话。
  但韦俊海看到华子建后,却很热情,也很客气的招呼起来,说:“哎,子建同志怎么来了,也没打电话,就不怕我不在办公室啊。”
  华子建面对韦俊海当然是不能摆脸色了,他也换上了笑脸说:“刚上班,估计书记你在,就算不在也没关系,我就当是散步过来了,见不到你再转回去就可以了,反正不忙。”

  其他这些局长们,一听华子建话中有话,都赶忙告辞离开了办公室,华子建也不挽留。
  秘书马上奉上刚刚沏好的新茶,然后退了出去。
  韦俊海听了华子建的话,也是一愣,他感觉华子建这话中有话,不错,这几天不要看韦俊海即没有去政府,也没给华子建打电话,但他一直在观察着华子建的动向,他也知道这几天华子建是无所事事,可是他装着不知道,在很多局长们遇到了重大问题来找他的时候,他也绝不说你们去找华市长,他依然和过去当市长时候一样的处理和指示着。
  这也就是华子建最近为什么没人汇报问题的一个关键所在了,对下面的局长来说,小事情有分管的副市长,在稍微大一点,可以找常务副市长,问题严重,或者涉及到资金等等硬项指标的时候,人家就直接来找韦俊海了,这还方便一点,也更能讨好韦俊海。

  一个人是这样,两个人是这样,这人一多,华子建就在那面给挂空档了。
  韦俊海听出了华子建的意思,心里暗暗一笑,呵呵,你华子建不要以为你做了市长就完全的可以行使你市长的权利,很多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你知道权利是什么,那是要上面顶头上司支持,要下面所有人买账,如果你两头不占,那就只好被架空了,这在权利场中也很常见。
  不过韦俊海绝不是想要完全的剥夺华子建的权利,他知道华子建的实力和睿智,他暂止还不想急急忙忙的就和华子建对立,自己刚上来,需要个缓冲时间,也需要观察一下华子建,看他是不是能对自己做到俯首帖耳,恭恭敬敬,要是能做到那样,自己也用不着打压和排斥他。
  但必要的警告还是要给他华子建拉起的,让他挂几天空档,受几天委屈,他也才能真正的理解自己在柳林市的实力,这对以后是有好处的。
  韦俊海就笑呵呵的说:“子建同志现在对政府那面熟悉一点了吧,不过啊,我还是建议,在目前你多做一点功课,多看看,多听听,柳林市不比洋河县啊,它有它的规模,也有它的特殊性,我们的决策也会形成更大的影响和后果,所以你多熟悉一下再做决断也是好的,不要心急.......。”

  韦俊海高调的给华子建上了一课,华子建只能虚心的接受了,从韦俊海的话理中,这是没有一点错的,柳林和洋河当然不一样,但从韦俊海的话意中,就充满了一种对华子建轻视小瞧的味道。.
  华子建忍了口气,作为一个市里,市长固然和书记是平级,但书记是王,他可以在任何事情上插手,因为有一个大前提在,那就是党领导一切,但市长就很难有这样的权利了,在党组工作和人事工作中,市长明显是很难介入的,所以从权利的配置上,市长和书记平级就只能是一句空话了,市长只能低书记半格,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华子建耐心的听完韦俊海的教诲,他就掏出了烟,给韦俊海也发了一根,自己也拿出了一根,但今天华子建并没有像过去那样帮韦俊海点上,而是自己点上了火,抽了起来,韦俊海的打火机在办公桌上,当华子建抽了一口以后,才恍然发现韦俊海的烟并没有点上,他就笑笑说:“许书记点上吧,现在看你烟抽少了许多。”
  说着话,华子建就把打火机从茶几上轻轻一拨,滑给了韦俊海。
  韦俊海脸色一沉,他拿起了打火机,自己给自己点上,但他绝不会以为这是华子建忘了给他点烟,他已经明白了华子建的意思,这是华子建给自己的一个回应,自己说的洋河县的确和柳林市不一样,但他华子建也和过去不一样了,过去他可以给自己点烟,但现在大家是平起平坐,自己不要想凭资格来压制他。
  抽口烟,韦俊海思考了一下,他很快的也明白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华子建不同于其他任何人,他有手段,有胆略,更有霸气,对这样一个人,可能过去的套路已经不适合他了,自己和他都刚刚走马上任,逼他太急,万一他像过去对待华书记和秋紫云那样和自己闹起来,这对自己也是有很大的影响。
  韦俊海想到这里,就对华子建冷淡的说:“不过我想子建同志这样聪明的人,应该对柳林市政府的工作游刃有余的,你准备马上就上手工作了吗?”
  华子建点点头说:“已经一周多了,在不上手做点什么,以后大家都把我忘了,呵呵呵,所以我今天已经给办公室下发了通知,从今天起,没有我的签字,所有文件一概不予盖章,所有重大的资金拨付也必须有我的签字才能生效,你看这样可以吗?”
  韦俊海心里一寒,看来这华子建真是够强硬的,只是他太缺乏含蓄,太直来直去了,一点都不按官场中的套路来,这反而让韦俊海一时无语,对于华子建这样的露骨直白的申明他没话可说,因为这本来就是一个市长的权利,过去说党政分开,虽然现在已经混在了一起,但政府主体工作,特别是经济方面的工作,还是要通过市长的,自己最近给他的下马威也差不多了。
  韦俊海就哈哈一笑说:“好啊,好啊,你能这么快就进入工作状况我很高兴啊,这几天我可是帮你分担了很多事情,你应该抽个时间感谢我一下吧?”

  华子建也就呵呵的笑了起来说:“行啊,哪天我单独请一下许书记,也算是拉拢腐蚀一下上级领导。”
  韦俊海说:“那我要喝好酒。”
  华子建说:“五粮液怎么样,我们一人一瓶。”
  两人都笑了起来,刚才那一片阴云密布的气氛,在他们各自的克制和伪装中,已经变成春风细雨般的柔和了。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华子建就开始忙了,他在忙乱中就有点后悔起来,为什么自己要那么早的就夺回自己的权利,早知道这样的忙,还不如让韦俊海帮自己在辛苦一段时间呢,说是这样说,但真正大权旁落的那种滋味,只怕比起现在忙一下更加的难受。
  华子建已经忙了好多天了,家,就近在咫尺,江可蕊,也是相隔不远,但华子建依然没有时间回家和到省城去,一个市长要掌控全市几百万人民,他的事情可以说千条万绪,从衣食住行到经济指标,从安全稳定到十年规划,从各行各业到政策执行,他每一条小小的指示,都会在整个柳林市形成一种强大的旋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