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62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上周一到现在,已经将近两周,楚天齐特意关注了一个现象。他发现,老冯对赵玉芬几乎是言听计从,赵玉芬对老冯也是颐指气使,完全是一副上级和下属的状态,但赵玉芬和魏龙却完全是平级的同事状态。
  通过观察,以及在他们三人的聊天中,楚天齐找出了原因所在。赵玉芬的女婿是省财政厅的处长,而老冯的儿子小冯是县财政局的副股长,对于小冯来说,财政厅的处长简直就是大神存在。因此,小冯的父亲老冯对处长的丈母娘赵玉芬,表现出不是一般的尊敬,也就可以理解了,可怜天下父母心呀。
  而魏龙的儿子,因为魏龙的倒台,加之结交社会人员不当,除了勉强保留着工作,领取一份工资外,应该已经不可能在从政这条路上走的多远。而这份工作也是魏龙舍了老脸,多方运作的结果。当然魏超群只是在单位占着一个名额,几乎不去坐一天班,只是有个领工资的地方,多年后也好有一份退休金。因此,魏龙不会因为儿子的事故意巴结赵玉芬。再说了,赵玉芬的女婿和魏超群根本又不是一个系统,完全没有任何隶属关系,赵玉芬和魏龙都心知肚明。所以,她不会对魏龙指手画脚,魏龙也不需要仰她鼻息。

  又到周五了,楚天齐和宁俊琦约好,这周末一定要回去看她,因为他俩都知道,总不能让他连续值班两周吧,那样也太欺负人了。他不是面团,不会任人随意揉捏,而且他也不是好惹的,如果刘大智把他逼急的话,没准他真让对方下不来台。
  上午的时候,那三位都没有来。楚天齐继续研究手里的调研资料,并且在琢磨着下一步的计划。调研题目不太难找,难的是经费没有着落。
  通过这几天的学习以及思考,他知道调研经费一般来自己这么几个方面:一是调研人员所在单位提供经费,二是被调研单位提供经费,三是上级专项调研经费,四是企业赞助。
  本来以楚天齐现在的工作身份,经费应该是由所在工作单位提供,可刘大智却以经费紧张为由,提出由个人先行垫付。楚天齐知道这就是刘大智整自己的招数,既要求自己工作,又不想给予支持,还故意设置障碍。调研经费如果由那三人垫付,刘大智肯定最后能给报销,如果是由自己垫付的话,恐怕花出的钱就要打水漂了。只是,自己能有什么理由让那三人垫付呢?
  让那三人垫付显然行不通,那就只能从另外方面想辙了。如果让上级调拨专项调研经费的话,那必须要有足够引起上级重视的调研项目,可自己现在哪能找到这样的项目?至于让企业赞助或被调研单位提供经费,也不是一句话就能解决的,难度也不会小。
  想了好几天,楚天齐也没有一个好办法。没钱什么也办不了,他体会到了“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的滋味。他知道现在自己的困境,完全是由刘大智造成的,不禁骂道:“姓刘的,什么东西?王八蛋,狗仗人势。”

  “笃笃”,响起了敲门声。不等楚天齐说“请进”,屋门已经被推开了,一个人站在门口。看到这个人的一刹那,楚天齐瞬间想起了那句话——“说曹操曹操就到。”
  门口站定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楚天齐口中的“王八蛋”——刘大智。
  没想到,刚在背后骂人,这个人就来了,想是对方八成听到了自己的脏话,楚天齐不禁脸上一红。毕竟自己骂了对方,楚天齐顿觉理亏,便站起身来,带着笑脸说道:“刘……科长,有什么吩咐?”
  刘大智没有搭茬,而是倒背着双手,四平八稳的走了进来,然后坐到一张椅子上,目不转睛的看着楚天齐。他的脸上挂着笑容,一种似笑非笑、意味深长的笑,笑容里满是讥讽和嘲弄。
  看着对方的表情,楚天齐知道“坏了”,平时这个家伙就对自己那么“照顾”,现在骂他又被他抓了个现行,他岂能善罢甘休。我该怎么办?楚天齐心里犯着嘀咕:还能怎么办?凉拌,死不认帐。
  对方脸上的表情变化,自然也进入了刘大智的视线。他觉得肯定是自己这几天的手段,让对方这小子尝到了厉害,所以才会变毛变色,不由得心中一阵窃喜。自己大马金刀坐在椅子上,而对方将近一米九的个头却直挺挺的杵在那,也让刘大智产生了一种胜利者的成就感。
  看着抻的差不多了,刘大智甩着腔调,说道:“小楚啊,你知道我找你什么事吗?”
  楚天齐心道:他*妈的,明知故问。但嘴上却不能那么说,他老实的回答:“不知道。”
  “不知道?你应该知道呀?”刘大智的声音还是阴阳怪气的。
  大爷当然知道了,不就是因为大爷骂了你吗?可大爷就是不说,就是你说了,本大爷也不承认。楚天齐尽管心里这样想着,但还是只说了五个字:“我真不知道。”
  “真不知道啊?那……也可能吧。”刘大智自言自语着,然后话题一转,“你和夏局长熟吗?”

  楚天齐正在想着,如果刘大智要是问出自己为什么骂他,自己除了不承认外,还将如何自圆其说。就在他没想出任何头绪的时候,没想到对方却问出了这么一句不相干的话,他都怀疑自己听错了。便迟疑的问道:“夏局长?哪个夏局长?”
  刘大智心道:装,真他*妈的能装,你以为我看不出你脸上阴晴不定的熊样?还想跟我装糊涂?你还嫩了点。那天让那女人把你训的就跟三孙子似的,你以为没人发现?其实老子早就看了个一清二楚了。想到这里,刘大智脸色一整,说道:“还能有哪个夏局长?玉赤县政府党组成员兼旅游局局长夏局长。”
  果然没有听错,这个家伙就是问的夏雪,只是楚天齐不知道对方葫芦里装的什么药,便继续打着哑谜:“哦,夏局长,听说过,没见过。”
  装的真像,就跟真的似的。不过也是,谁会承认自己的丢人事呢?只要不承认认识夏雪,当然也就不会被提起那天的丢脸事了。你不承认?那你就继续装着吧,很快就有你好受的了。想到这里,刘大智冷冷的甩出了几个字:“夏局长有请。”
  “有请?夏局长找我?什么事?什么时候?在哪?”楚天齐接连问出了好几个问题。
  看着对方脸色急剧变化,听着对方焦虑的语气,刘大智认为这家伙肯定是慌了。但幸灾乐祸的说道:“领导找你,就是有事,问这么多干什么。”说完,向外走去,临到门口时,又说道,“下午三点,局长办公室。”
  刘大智说完,冲着楚天齐再次意味深长的一笑,“咣”的一声甩上房门,走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