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604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千鹤同志,你的意见呢?现在面临的问题很复杂,各有各的道理,但是问题必须要解决,这是没得商量的问题”。唐炳坤终于是不再听下面这些人的话了,没意义,因为他的心里早就有了主意,所以他直接出击,逼着成千鹤表态。
  在场的所有人都吓了一跳,这是他们和唐炳坤共事以来少有的一次这么没耐性的表态,这么着就等于是将后路断绝了,如果成千鹤不同意,那么下一步很可能是常委们举手表决,只是不知道成千鹤和唐炳坤的意见到底是不是一致,这是常委们最为关心的问题。
  “那我来说吧,我的意见是坚决不能拆,拆除的后患很多,不单单是我们现在看得这些问题,我的建议还是保留为好,白山区需要这个中心为经济支撑,而那一万多的养殖工人需要这些岗位谋生,创城不也是为了老百姓生活的更好一点嘛,是吧,我看还是抓好治污,按照唐市长的意思,把治污的事情抓好了,这个事情是可以兼顾的”。成千鹤亮出了自己的观点,看来在开会之前已经和唐雄交流过了,治污可以,但是拆除不可能。

  现在看来,形势很明显了,成千鹤这边的意思和文若兰和自己说的那些基本一个意思,但是丁长生看到的却是唐炳坤这边没有任何的优势,不知道唐炳坤到底是怎么想的?
  可是,虽然自己对唐炳坤不甚了解,作为一个市委书记,如果对常委会不能绝对控制,会这么轻易的把这件事拿到会议上来吗?
  “嗯,好,既然大家都发言了,那问问区里同志的意见吧,敬山,你在区里也是老同志了,你说说你们区里的意见吧”。唐炳坤微微一笑,看向陈敬山道。
  丁长生心里一哆嗦,看来还是躲不过去啊,但是问陈敬山不问自己,是不是意味着自己可以不说了,但是问区长不问书记,这可能吗?
  “书记,不可否认,高科技养殖中心虽然是区里的一大产业,但是区里服从市委的决定,该牺牲的我们不怕牺牲,有舍有得嘛,所以,我们服从市委的决定”  。陈敬山不疼不痒的话让唐炳坤很是不满,丁长生明显的看到了唐炳坤皱了一下眉头,而且不但是丁长生看到了,很多人都看到了,而且看完陈敬山,几乎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了陈敬山,眼神里的意思很明显,以陈敬山和唐炳坤的关系,这个回答简直就是个屁,轻飘飘的飞过,除了一点味道之外,好像一切都没发生过似得。

  机会稍纵即逝,就在这个时候,丁长生说话了。
  即便是唐炳坤觉得他刚来可能还不熟悉情况,不会这么为难他逼他表态,但是这个态度他还是要表的,或许不能代表区里,但是足以代表他个人对唐炳坤的支持。
  现在最大的利好是陈敬山不可置否的态度,这让丁长生的压力少了很多,因为如果陈敬山的态度是反对拆除,而丁长生是赞成,那么自己区里自己就先自己掐起来了,这不是给对方以攻击的口实吗?连自己的内部都不能摆平,还在这里大放厥词,这不是笑话吗?
  唐炳坤点点头,示意丁长生可以讲。
  “各位领导,我来白山不久,但是我对白山可谓是感情很深,这是我的家乡,我也希望家乡能越来越好,但是当我真的来白山工作后,我就遇到了这么一个好机会,那就是创城,刚才听各位领导说了这么多,我感触良多,但是我想问一个问题,这个所谓的创城,意义到底在哪里,我们费这么大的力气争这个国家卫生城市的荣誉称号到底是为什么……”

  如果不是看在丁长生刚来的份上,唐炳坤可能早就喝止他了,但是唐炳坤没说话,其他人不知道丁长生到底是什么意思,到底站在哪一边,所以都洗耳恭听他到底想说什么,都想看看这个只闻其名才见其人的家伙到底有什么本事,能说出什么花来?
  “很明显,以评促建,既然要评上这个卫生城市,就得把市内该建的建,该拆的拆,那么,什么该建,什么该拆,怎么拆,拆了有什么后果,这都是我们必须要考察到的……”丁长生毫不怯场,侃侃而谈,这倒是让大多数人对这个年轻人产生了兴趣,反观陈敬山那几句没营养的话,丁长生的头头是道,高下立判。
  虽然丁长生这种行为可以看做是不成熟,不知道明哲保身,但是目前的情况根本不允许他有这种心思存在。在区里自己没有能力和陈敬山一较高低,现在只能是隐忍,而外面只能是依靠唐炳坤这个最大的老板,那么该出头时当缩头乌龟,领导怎么会把你看在眼里呢?
  “我来白山不久,可能对其他的事情不很清楚,但是对白山的味道倒是很清楚,我不止一次的从市内的大清河旁过去,那个味道的确是不好闻,各位不信开完会可以去闻闻,据我所知,为了这个臭水河,老百姓没少给市政府提意见,但是一直没有得到处理……”
  成千鹤算是明白了丁长生的意思,这也在意料中,只是没想到丁长生会这么不讲情面,自己儿子不是说和丁长生是好朋友吗,这就是朋友?可见,官场是个只讲礼仪不讲情谊的地方,什么东西都没有自己的利益重要,这才是现实  。

  唐炳坤渐渐为丁长生的话所吸引,本来他将丁长生叫回来也没打算能让的在会上有什么惊人表现,只是白山区出了这么大的事,他这个区委书记不能躲清闲,他倒是对陈敬山抱有很大的希望,可是陈敬山的表现实在是可以忽略不计。
  “大家都很纠结于拆与不拆,要我说,这个高科技中心拆了也好,至少可以让一百五十万白山市民不用再闻这个臭气了,大清河被污染了,滚滚污水东流去,我很奇怪的是湖州市为什么没有和白山打官司,再说了,我也没看出来这个所谓的高科技养殖中心的高科技体现在什么地方,不就是几家养鸡场和养猪场吗?粪便直排大清河,这让大多数的市民都反感,如果为了一万多人的就业岗位问题而牺牲一百五十万市民的生活质量,我选择拆了它……”丁长生掷地有声的话让很多人在听他讲话的同时,也在观察成千鹤的脸色,果然成千鹤这个一向是喜怒不形于色的人脸色也发烫了。 

  在坐的人不是不知道这个道理,但是他们不想得罪成千鹤,也不想得罪唐炳坤,所以宁可不说,也不愿意为自己惹祸,但是丁长生却不能不趟这趟浑水,因为他的理念一直都是一个思想,只有水浑了,鱼才能浮上来,四平八稳倒是可以做个太平官,那么自己在白山的日子很可能就这么窝窝囊囊的过去了,这不是他的风格,这口气他也咽不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