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62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柯兴旺是否真的会直接对付自己,不得而知。但是,自己由原职变为现职,就是一种明显的明升暗降,这里面是否有柯兴旺为他人公报私仇的影子呢?可是如果要报复自己的话,完全没必要给自己“明升”的,这又如何解释?
  虽然柯兴旺会不会直接对付自己,还有待验证,但这种说法却应该是传的很广了。否则,今天的那两人不会有此一说。而且这些天自己受到的明显孤立,肯定是与这种说法有着必然联系的。
  不管传言是否属实,但并不妨碍人们因为这个传言继续对自己孤立,甚至是直接打压。想到这里,楚天齐不禁心中暗道:命中犯小人呀!
  这周,宁俊琦过得很不愉快,心里也是疙疙瘩瘩的。
  自从星期一,和楚天齐在县委大院分手后,宁俊琦心里就没着没落的,用茶不思饭不香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虽然楚天齐在之前曾到省委党校学习,一走就是三个月,但那时的感受和现在完全不一样。那时更多的欣喜和盼望,欣喜的是楚天齐获得了一个可遇不可求的机会,能够荣登神圣之地。同时期盼他学成归来,一同工作,一起相聚。但这次离去是真正意义的离去,是情况正常下不再回到青牛峪工作,也预示着以后两人也不可能在一起工作。他在乡里时,宁俊琦没觉得,即使他即将离去的那几天,也是离愁与甜蜜相聚共同伴随她。直到和他在县委大院告别,出了那个院子时,她的心里一下子空落落的,感觉灵魂仿佛被抽空了一样。

  即使这样,宁俊琦还是不得不强打精神,主持着乡丨党丨委工作大局,不得不处理着各种事务,不得不应对着来自各个方面的挑战。在工作的同时,她的心里也在期盼着,期盼着周末赶快到来,两人好再次相聚。
  时间缓慢的一天天过去,好不容易熬到了星期五。当再次和楚天齐确认,他这周能回来时,宁俊琦心里的期盼更甚,同时也在想象着相聚时的美好,甚至已经计划好了美丽的烛光晚餐。
  然而,随着星期五下午,楚天齐的一个电话到来,心中的美好期盼顿时化为泡影。同时,从楚天齐的支言片语中,宁俊琦还听出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那就是楚天齐被人穿小鞋,也被人孤立。她的心中,担心更多的代替了失落,担心他被人算计,担心他会有什么闪失。
  担心和失落并存,所以宁俊琦希望用工作来缓解心中的压力,希望那位老首长能来,能多占用一些自己的时间,以免心中总是想着他的那些事情。但事与愿违,星期五晚上即被告之,老首长第二天会到向阳镇停留,不会再经过青牛峪乡。
  当时听到这一消息时,宁俊琦马上做出了第二天到县里看楚天齐的决定,但是在早上起来的时候,她又否定了。因为楚天齐是在值班,自己如果去的话,多少会影响他的工作,这正好会给刘大智以把柄,给了刘大智整治楚天齐的口实。
  在这种纠结中,宁俊琦压抑着想和他通话,想听他声音的冲动,几乎是数着妙度过的周末两天。
  楚天齐这周末还算过的充实,但心里却是别别扭扭的,充满了失落。这种失落既源于突然被要求值班,也源于那种孤独,更源于对被孤立原因的纠结。
  现在绝大多数人肯定都选择了,相信自己和柯兴旺不睦的传言,都把自己当成了他们眼中的另类。他们肯定会继续远离自己,继续和自己划清界限,甚至不惜选择和自己为敌。在这种情况下,自己接下来的工作生活会充满着无尽的危险和不可测。
  更加危险的是,县委书记柯兴旺可能真的对自己有看法,可能真的会专门针对自己,可能真的会孤立甚至打压自己。
  在这种不安中,又迎来了新的一周。
  星期一,魏龙等三人都早早的就到了单位,不知道他们每周一都是这样,还是这周专门来观察楚天齐的情况。
  想到和感受到在县委大院的被孤立,楚天齐看到三位老人家的时候,非常高兴,甚至欣喜。
  看到屋里干干净净,看到热水已经提前烧好,尤其看到楚天齐满面喜色。三人均对楚天齐的这种抗压力,这种自我调节的能力和心态,暗表赞赏。三人今天还难得的没有喝完一杯水就走,老冯和魏龙也没有掐架,而是互相聊着一些调研的事,无形中相当于回答了楚天齐的一些疑问。
  快中午的时候,三人才离开了办公室。在之后的几天,他们也几乎每天都来一会儿,这无形当中也缓解了楚天齐的一些孤独。
  在新的这周,楚天齐依然还是学习、研究资料,并试着又做了一些计划。
  在这周里,楚天齐除了见到三位老人家以外,也见过刘大智几次,但都不是单独的见面,更没有任何语言的交流。有几次是在楼道或是在院中擦身而过,有几次是在自己打开办公室房门的时候,突然看到刘大智在门口,显然对方在偷听或偷着观察自己。每当这个时候,刘大智都是自说自话的找了一个理由,然后快步离开了。
  在这周里,楚天齐还见过柯兴旺一次,是在县委一楼大厅,柯兴旺身边还跟着好多下属。当时柯兴旺似乎也看到了楚天齐,似乎还驻留了一下目光,但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的互动。也或者对方根本就不认识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在这个楼里上班。
  楚天齐也见过冯志国两次,一次是在一楼,一次是在楼梯相遇。尽管两人互相都不对付,但出于礼貌,楚天齐还是停下脚步,喊了一声“冯书记好”。冯志国也回以了微笑,并点头说了个“好”字。从对方的表情和语言中,听不到任何的好恶,但楚天齐明白,对方没有对自己印象好的理由。

  在本周三的时候,楚天齐在楼道遇到了郑义平。郑义平还简单问了几句话,楚天齐都一一做了回答。然后郑义平说了“好好干”三个字,便匆匆赶去开会了。
  这周唯一正式见面的,就是武进忠了。当时武进忠专门打电话,把楚天齐叫了过去。他询问了楚天齐这几天的工作情况,也讲了一些对楚天齐的要求和期望,相当于补上了组织谈话的内容。
  在这周,还有一个人专门找过楚天齐,就是政府办副主任邹英涛,邹副主任现在还同时担任着县长秘书。周四那天,邹英涛给楚天齐打电话,让楚天齐过去一趟。楚天齐过去后,邹英涛刚问了几句楚天齐近况,县长就有急事找邹英涛。楚天齐只得告辞,临出对方办公室时,邹英涛告诉他,有事打电话。楚天齐边往回走边感慨,刚和邹副主任接触时,互相都看不对眼,没想到现在反而成了朋友,尤其在这个时候还能对自己关心的朋友。而以前关系还算不错的刘大智,现在却对自己换了截然相反的嘴脸。真是造化弄人呀!

  日期:2016-09-22 06: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