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61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俗话说“骂人别截短”,老冯不但截了魏龙的短,而且还是同着当年的另一个当事人的面,魏龙顿时觉得脸上挂不住,忍不住骂道:“老扒灰头,你他*妈的……”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魏龙的话。铃声也来自于他的手机,他看了一眼上面的号码,按下了接听键:“我是魏龙……好。”说完,挂断了电话。
  魏龙看了众人一眼,向外走去,临到门口的时候,扭回头,对着老冯说:“你等着,咱俩没完。”说完,大踏步走了出去。
  “没完?你还能怎样?还能把老子的……咬了去?”老冯在后面嚷嚷道,但他终究没有说出那两个脏字。
  “行了,行了。”赵玉芬打断了老冯的话,“今天这事就怨你,人家小楚好心烧上热水,你还问人家那话。什么德性?”
  “嘿嘿,小楚办好人好事,我应该感谢才对,怎么会那么不通情理?我也就是随便说说嘛!”老冯陪笑道,然后话题一转,“我看老魏那家伙也是假充老好人,当年他整人家的时候怎么就不说了?难道……”
  “行了,还说上没完了。挺大岁数的人,又当了好几年局长,就这水平?”赵玉芬不耐烦的打断了老冯的话,然后对着楚天齐道,“小楚,通知今天开会,是什么会?”
  楚天齐听的一头雾水:“开会?我没听说呀。谁通知的?刘……科长?”
  “你不知道?我们可都是接到刘大智‘开会’的电话才来的,要不我们现在早打好几圈了。”赵玉芬也有些疑惑。

  屋门一响,魏龙走了进来。大家的目光都投到了他的身上,大概都想知道他去干嘛了。
  魏龙的脸色有些不好看,手中拿着一张白纸。他没有理会大家质询的目光,而是径直走到座位旁,“啪”的一声把白纸拍到了桌子上。
  赵玉芬走了过去,问道:“老魏,这是怎么啦?”
  魏龙一指桌上的白纸:“你自己看。”
  “什么呀?”赵玉芬一边拿起白纸,一边念叨着纸上内容,“因特殊原因,本周末安排值班人员,暂定值班人为楚天齐。”读完后,她看向了楚天齐。
  魏龙和老冯都把目光投到楚天齐身上。
  同样,楚天齐也是一脸疑惑,目光和众人碰在一起。但旋即他就明白了,肯定是刘大智故意在给自己穿小鞋。
  老冯快步走过去,从赵玉芬手中接过纸张,认真看了看,冷笑道:“老魏,你挺能啊,刚才我说你,你还不爱听。这不,立马就报复了吗?”
  魏龙“噌”的一下,站了起来,说道:“老冯,你什么意思?”
  和魏龙的怒不可遏不同,老冯是满脸笑容,但笑容里分明透着戏弄的神情:“什么意思?你气极败坏干什么?”说到这里,他手指着纸张,说道,“上面的字分明是你的笔体,是你亲手所写,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魏龙怒极反笑:“你的狗眼倒是看的很准,不错,是我写的,可我是按照别人的要求写的。我问你,如果你的上级同他的上级的面,只是让你记录他的口述内容,你到底写不写?”

  “我……看情况吧。”老冯支吾道。
  “你少嘴硬,如果你说你不写的话,那我现在就和你过去,同着他的面,把这张纸撕了,说‘我不写’。怎么样?”魏龙怒声道。
  “别说了,别说了。”赵玉芬说着,冲魏龙和老冯使了使眼色。
  两个老头顿时住了嘴,再次把目光投向了楚天齐。
  此时,楚天齐抬起头来,对着三人一笑:“没关系,领导既然安排了,那我只能照办了。只是我想请问一下,以前在周末值班的时候,都需要做哪些内容?”
  “小楚,我们就没值过班,这是第一次。”魏龙说道,“当我听到这个决定时,也很奇怪,就问了和你刚才同样的疑惑。谁知对方直接说了一句‘还用我教你吗’,把我给噎了。”
  “你的嘴怎么一下子老实了,对付我的劲头哪去了?”老冯说着风凉话。
  魏龙手指老冯道:“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如果让你同着党办主任,你能质问你的直接上级吗?再说了,人家说完就和主任出去了,我还能追上去问呀?”

  老冯这次没有接茬,而是坐下来,双手捧着水杯,“吱溜”、“吱溜”的喝着茶水。
  静了一会儿,赵玉芬说道:“今天让我们来开会,看来就是一个幌子吧?”
  “我一开始就问了,他说是临时有事取消了。”魏龙回答道。
  在魏龙的话中,虽然没有提到那个人的名字,但大家心知肚明,让魏龙写这个通知的人,就是刘大智。楚天齐当然也听的明明白白,只是他不清楚为什么还有丨党丨委办主任在场,是刘大智故意这么弄的,还是丨党丨委办主任正好赶上了,也或是还有其它的原因。

  又静了一会儿,还是赵玉芬说了话:“既然不开会,那我们就走吧。”说完,率先站起了身。
  两个老头没有多说什么,也站起来,随着赵玉芬,一同走出了屋子。
  三人的脚步声走远了,楚天齐站起来,拿起魏龙桌上的那张纸看了看,然后重重的拍在桌子上,骂道:“他*妈的,真是小人,连女人都不如。”
  骂归骂,但既然有这个决定,自己只能是照办了。否则,刘大智只要以“不服从工作安排”为由,把自己这么一告,那自己还不得挨收拾呀?
  同时,楚天齐又想到了另一层意思,刘大智通知今天下午开会,但唯独没有通知自己,肯定是想给自己来个突然袭击。只是不明白他为什么又取消了,是临时有事,还是突然改变了主意?
  另外,近几天刘大智总让魏龙和自己对接,不知道是刘大智无意,还是有意的在利用两人曾经的矛盾。因为当初自己和魏龙可以说是水火不容,几乎全县人都知道,但两人在物资局仓库的对话却鲜有人知。因此,好多人更愿意相信两人结怨颇深,即使有人听到了魏龙说自己好话,可能也认为他在说反话吧。想到这一出,楚天齐笑了,看来刘大智时时刻刻都在想着对付自己,只不过他有点太自信了,自信的有点自负。

  再次看向那张白纸,那张绝对是专门针对自己的值班决定,楚天齐苦笑了一下,掏出手机拨了出去。手机响了两声就挂断了,再拨又开始占线。楚天齐放弃了拨打,他知道宁俊琦身旁肯定有人,不方便接听电话。
  这么一张破白纸,搅得楚天齐心神不宁,哪有心情看书,干脆靠在椅背上,闭起眼睛,想着一些事情。
  不一会儿,“叮铃铃”的声音响起,楚天齐拿出手机一看,正是宁俊琦的号码,便赶忙接通了。
  “什么事?不是中午刚打过电话吗?”宁俊琦撒娇道,“嘻嘻,难道你现在就要回来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