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536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女士们裙裾飘飘,华装颜丽,各种的名牌香水和化妆品应该都已经用上,不过因为是官场中人,所以你是看不到一点化妆品的痕迹。
  华子建也表现出了一种谦虚低调和彬彬有礼的气质,他面含微笑,默默无言。
  市人大封主任坐在韦俊海的下手,现在感觉他,已经有点白发苍苍,老态龙钟,像是累着了,一副疲惫不堪的神情。
  顺次坐下去的是市委吕副书记,现在他似乎已经没有一点怨言和疼苦了,他开着玩笑,打科斗诨,在今天这交际场上做的十分老道,且会巧妙的抢别人的戏。
  主持欢迎会的本来是葛副市长,因为他不时的插话,把老葛弄得无地自容。一个晚上,他风头出尽,显示了十足的政客作风。
  葛副市长虽然言语不行,却显得牛比哄哄。一身名牌西服,举止大腹便便于,不说则罢,一说则是谈天论地,出口不逊,活脱脱一副柳林市大老板的派头。另外的几位分别是市纪委书记、几个副市长,政协主席、军分区政委等等。他们一个个显得温柔敦厚,对华子建倒是礼数有加,敬而远之。
  缠绵动听的音乐厅声中,华子建呷着略显苦涩味儿的啤酒,小心的,细细的咀嚼着,或者这只是一种吃东西的姿态,其实他并不能放开自己的肚量来猛吃一通。
  谢部长扫了一眼桌上的这些菜,这些菜可谓是色香味俱全,一点不比省城大宾馆里的菜逊色,看来招待所的厨师也是专业人员,水平不低啊。
  一个小城市,可是酒菜的水平却并不比省城的大酒楼低,他旁边坐的韦俊海似乎看透了谢部长的心思,在旁说道:“谢部长,为了显示对宾客的诚意,我们都努力拿出最好的东西来招待客人,其实平时我们也吃不上这么好的菜,”他不能给省上领导留下一个奢侈浪费的看法,同时这样说也表现了自己对谢部长充分的尊敬。
  从级别上讲,他和谢部长都是厅级,而且一个外放的市委书记一点都不比有的厅长,部长逊色,但谢部长是组织部,这情况又不一样了,组织部和水利部,民政部等等不可同日而言,更为重要的还有两点,一个是谢部长还是省丨党丨委常委,这是有话语权的,还有一个是谢部长和乐世祥的关系问题,近水楼台先得月这个道理,韦俊海还是明白的。
  酒菜都上齐了,谢部长就随便的说了几句话,算是一个开场白,下面大家齐声叫好,
  一会的功夫,已经是酒过三巡,菜过来五味,华子建就从服务员手里接过了酒瓶,站起了身,给谢部长恭恭敬敬的倒了一杯酒说:“谢部长为我这事还跑来一趟,真是无法感谢,我就先敬领导一杯。”
  谢部长也不敢过于托大,这个市长的来头在坐的也只有他最清楚了,他就笑笑就接过杯子说:“以后柳林市就交给你和老韦了,不要让上面失望啊。”
  他把上面两个字咬的重了点,华子建是理解他说的上面是谁。
  华子建就忙说:“我一定好好工作,不辜负领导对我的信任。”
  谢部长就点点头,意味深长的看了华子建一眼,对这个年轻人,谢部长有很大的信心在,他一直也关注华子建了很久时间,想一想,比起自己过去年轻的时候,这个华子建一点都不逊色多少。
  华子建就满满的陪了谢部长一杯,两人喝完就笑笑,算是彼此客气,华子建给谢部长酒杯添满酒后,稍微的一顿,就走到了韦俊海身旁,也是很恭敬的端起了韦俊海的酒杯说:“许书记一直都是我的老上级,以后还请多给于指导和支持,我人年轻,有什么做的不对还望许书记不要给我留面子,该批评就批评。”

  从华子建的本意来讲,其实他也没有和韦俊海争斗的念头,他们两人的防备都是在一种潜意思里,到目前为止,两人应该还没有什么过大的矛盾存在,但谁都知道,这只是一个时间问题,一山不容二虎,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这样的古训太多太多了。
  但华子建现在还是要低调一下,讨好一下韦俊海书记也是应该的,干工作才是主要的事情,一个市长没有市委书记的支持,想要干出一些成绩,也是很难的,在华子建的理念中,当官不完全是为了享受和争权夺利,还有很多东西可以去追求。
  桌子上所有的人现在都不说话了,一起睁大了眼睛,屏住了呼吸,对于他和韦俊海以后的合作,大家或许也准备从今天就开始观察了,不管是省上的这几个人,还是市里的这些人,大家心里都明白,当两个强人狭路相逢的时候,很难保证和平共处,不管他们过去关系怎么样,结果一定都是那样的。
  韦俊海望着这杯酒,也是感触颇多,但至少大面上会配合的,身在官场,共同的利益和大局才是关键,他这些天也一直在想,自己以后该采取什么样的方式来维持这柳林市的局面,现在在韦俊海的感觉中,华子建不同于秋紫云,华子建比起秋紫云来,更为狡猾,也更难以对付。
  韦俊海他沉默了一下,他这是有意的停顿一会,目的就是要华子建感受下自己带给他的威严和压力,但也不能长久这样,他接过了华子建递过来的酒,叹口气说:“现在既然我们搭上了这一个班子,应该共同努力搞好柳林市的发展,你也有你的优点,但也有很多缺点,只要你不生气,我一定会精经常提醒你。”
  看来韦俊海没有丝毫的想给华子建假以颜色,他需要在坐的所有人明白,自己是不惧怕任何的挑战,自己也是有能力来对付华子建的。
  韦俊海说完就一口喝了华子建敬来的酒,桌子其他这些个人也听出了韦俊海话中有话,大家也是很配合的来了一阵的掌声,心里松了口气。
  但真正的两个当事人还是心里清楚的,和平相处绝不可能,现在只是一种明面上的配合,你要敢有一点差错落在我的手上,我一定还会让你后悔莫及。
  韦俊海放下了酒杯,微笑着说道:“子建同志,希望我们以后能够精诚合作,有什么不懂的问题,你可以来问我。”
  韦俊海没有叫华市长,而是称呼子建同志,显得长者气度十足,大有一副老师对待学生的感觉,在不知不觉间就把一把手的架势端了起来。不过他是柳林市的书记,又比华子建年长十几岁,如此做派,倒也合理,不让人觉得突兀。
  华子建微笑点点头,就退回了自己的座位。
  酒宴慢慢的就热闹起来,大家先是一窝蜂的涌向了谢部长,吵吵嚷嚷的表白着对他老人家的敬佩和爱戴,以求换的他可以接自己一杯酒,谢部长也总是很亲切的像一个慈祥老者一样对每一个前来敬酒的人夸上几句,来掩饰一下他们那过于露骨的讨好。
  韦俊海也毫无意外的受到了更多的围攻,他这些年的政绩就犹如是搬家时翻出了床底的破鞋,那一件件微不足道和早就让人忘怀的东西,也全部的展现在了人们的面前,而每展示一种,都会换来人们夸张的惊讶和赞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