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603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来的路上,文若兰一再的向自己陈述高科技养殖中心对于白山区的重大意义,这个倒是可以理解,因为丁长生一直都将文若兰看成成千鹤在白山区新扶植起来的代言人,那么既然养殖中心阻碍了创城,但是至少要尽最大的努力保存下来。
  而且听文若兰的意思里,威胁的成分大于实际意义,文若兰陈述的全是如果一旦拆了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以至于陈敬山的语气里也是不想拆,要不然也不会说拆了可惜这类的话,当然了,陈敬山的话连一半都不能信,关键还是看唐炳坤到底是什么态度了  。
  不一会,领导们都陆续的进了会议室,唐炳坤与成千鹤几乎是同时进了会议室,丁长生这还是第一次这么全的见到白山市的头头们,而白山市的这些头头们大多数也是头一次见到丁长生,看到陈敬山旁边坐着的丁长生,不知道的还真是以为这人是陈敬山的跟班呢。
  但是丁长生根本不理会这些人的茬,一来不熟悉,二来接下来肯定是要他这个区委书记表态的,现在唐炳坤到底是什么态度对他来说是很重要的,因为他已经做好准备,无论唐炳坤是什么态度,即便是错误的态度,这一次也要先站在唐炳坤这边,因为他没得选择,在白山,唯一能支持他的也只有市委书记唐炳坤。()

  所以有些时候做事或者是做人根本不是凭良心去做,而是凭时势去做,纵观历史,凡是一味凭良心做事的所谓忠臣,有好下场的不多,而何谓忠臣,领导的判断标准很简单,那就是你是否站在我这边,这是唯一标准。
  丁长生的笔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陈敬山身体稍倾瞄了一眼,发现丁长生画的丁长生画的乱七八糟,别说自己看不清楚,恐怕连丁长生自己过一会也不认识自己写的什么东西了。
  这些东西基本都是文若兰在办公室时和他讲述的东西,包括一些图和近年来的一些数据,这些东西很散碎,他怕待会记不住,这是他在白山市领导面前的第一次亮相,既然要说,就说的到位,不到位的话就不用说了,丢人的事不能干。
  别的不求,至少要让这些人看到,自己来出任白山区区委书记确实是比陈敬山要强的多,而且陈敬山一直都把持着行政事务,自己是一点都插不上手,虽然自己和陈敬山有约定,陈敬山管行政,主抓经济发展,自己管人事,但是人事能有多少事?总不能天天调整人事玩吧。

  所以,这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只要自己的说辞能打动这些人,那么这无疑是对陈敬山的一次震慑,别以为老子年轻不懂经济,你懂的老子不见得不懂,你不懂得老子更是比你强的多,所以,虽然你是坐地虎,但是老子这条过江龙也不是好惹的。
  唐炳坤的秘书杨元良担任这次会议的记录,他在最后进来,将茶杯给唐炳坤摆好后,就坐到了角落里打开了笔记本开始记录。
  “下面开始开会,会议的主题只有一个,那即是如何应对省里这次突然的扩大卫生城市审验范围,这可以说是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不过,好在这是省里的审验,我们可以申请延缓,但是国家的终审呢,到年底,还有不但半年的时间,大家说说吧”  。唐炳坤语气很硬,这话一出就带着火星子。
  丁长生看着唐炳坤,本想唐炳坤也能看自己一眼,好从唐炳坤的眼神里获取一点提示,但是很可惜,唐炳坤说完后点了一支烟,他的整个人的面庞都湮灭在烟雾里,让人看不到他的脸色,可是丁长生却在想,靠,开个会还玩神秘,外人看不到他,他是否能看到别人呢?
  像这样的会议,最高领导是不会把自己的真实想法先抛出来的,那样的话你这辈子都别想听到真话了,所以领导都是先让下面的这些人放开了说,不但可以吸取这些人所讲内容的精髓为自己所用,而且还可以借机观察哪些人比较刺头和自己对着干。
  当然了,还有一种可能就是领导什么主意都没有,就看看下面哪些人说的有理,自己做个判断,最后一锤定音,这就是做领导的好处,但是唐炳坤显然不是这样的人,在烟雾散去的那一瞬间,丁长生从唐炳坤的眼神里看到的是杀气和不耐。
  “那我先说几句吧……”常务副市长唐雄开口说道,如果他不说话,丁长生认识他,在他在海阳时就和这位副市长见过面,是在省里举行的一次招商洽谈会上见过一面。

  “高科技养殖中心建起来好几年了,这几年规模日渐扩大,可以说已经成了白山的一大产业,江都鸡蛋出白山,白山鸡蛋出清河,可以说,大清河沿岸的高科技养殖中心已经成了白山的一张名片了,我不建议一拆了之,如果拆了,损失的不但是税费这么简单,而且怎么安排那么多的养殖工人,他们怎么谋生?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我建议市委好好考虑清楚这个问题,否则,一旦拆除,工人们闹事怎么办?一旦出了群体性事件,该怎么办?”

  丁长生心里一沉,我靠,常务副市长,你的作用是协助市长全面抓经济工作,而这个高科技养殖中心是成千鹤引来的,那么很明显,唐雄是站在成千鹤这边的,这倒是大大出乎丁长生的意料,一般常务副和正职那是水火不容的,因为很大程度上正职一完蛋,常务副就是第一顺位上位人,所以常务副不在家烧香扎小人已经很不错了,还能和你站在一起,那真是罕见了。
  关键的还不是这些,而是唐雄的一连几个‘怎么办’,可谓是针针见血,刀刀见肉,这是不容回避的问题,所以虽然说的尖刻,可是这些问题确实是需要市委好好合计的,一旦处理不好,唐雄所说的出现群体性事件不是危言耸听。 
  “唐副市长,你既然说了这么多怎么办?那我再加上一个,创城怎么办?白山市是中南省唯一一个入选国家卫生城市的范围的城市,从省里到市里,都很重视,如果一旦因为这个高科技养殖中心失败,谁来负责?对省里怎么交代,我记得梁书记来白山市,我们可是拍着胸脯说了的,一切事情都为创城让路,这么一个高科技养殖中心就拦住了我们的路,接下来怎么办?谁去省里交代这事?”贺明宣深深的吸了口烟,慢悠悠的说道。

  丁长生虽然低头记录,但是耳朵却一直在听这些人的发言,听到贺明宣这么说,丁长生不由得抬起头,看了看贺明宣,发现这老头不但是话语言之凿凿,而且好像心里早就有了底,再看唐炳坤时,发现唐炳坤居然在记录本上写着什么,这让丁长生仿佛是有了明悟,看来在会议之前唐炳坤和贺明宣一定通过消息,所以唐炳坤对贺明宣的发言根本不在意,一切都在意料中的事有什么好在意的?
  “所以,我的建议是在治污方面加大投入,将污染封死在高科技养殖中心内部,污水不达标,坚决不放入大清河,这不就解决了问题了吗?”唐雄顺着贺明宣的话说道  。
  现在的情况很明显,贺明宣也没说拆,还是几个怎么办?只是唐雄说的是没法向养殖户交代,而贺明宣说的是如何向省里交代。
  日期:2015-12-22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