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411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符纸飘入“梅花”之后,六枚铜钱一起平地摇晃起来,不等灵符燃尽,一道虚影从烟雾中升腾起来,然后,又是一道虚影钻出来,揪住前面那个鬼的衣领,举手便打,前面那个鬼立刻大叫求饶。
  这怪异的一幕,令叶少阳二人目瞪口呆。
  “咋回事?”小马看向叶少阳。
  叶少阳也看不懂怎么回事,当下抽出勾魂索,对着两个鬼的中间砸下去,两个鬼感受到罡气袭来,立刻分开。
  叶少阳定睛看去,那个被打的鬼,是个五六十岁的老汉,农人打扮,打人者是个中年汉子,身上鬼气略微浓郁,有点修为。
  “干什么的,怎么一上来都打?”叶少阳朝两只鬼努了努嘴问道。
  谁料那那壮汉鬼不买账,瞪着叶少阳道:“哪个不开眼的法师拘本官来阳间,有什么事?”
  卧槽,脾气还不小。叶少阳暂不理他,问那个被打的:“他为什么打你?”

  老汉对叶少阳拱了拱手,道:“启禀法师,我是阴间东岳山的鬼役,等着投胎,这位是新上任的后补功曹,索要份子钱,我无钱给他,就要打我,正巧碰上法师拘魂,帮我做主……”说完跪在地上磕头起来。
  那功曹一巴掌打在他头上,道:“你这老鬼乱说什么,那份子钱,是用来为本组人员添置衣物,别人都给,你干啥不给?”说完扬手还要打。
  叶少阳挥动勾魂索,卷住他的手腕,用力一拉,跌倒在地上,不再看他,继续问老汉:“为什么不告发他?”
  老汉道:“我就是投了鬼帖给司官,不日就来处理,不知道这霸王怎么知道了,让我撤回鬼帖,我不从他,才追打我。”说着还伤心的抹了一把鬼眼泪。
  叶少阳点头道:“既然鬼帖都投出去了,那就等吧,小心点,下次别让他逮着了。回去吧。”
  老汉愣住,没想到刚上来就被打发走了,但不敢多言,躬身行礼,顺着来时的钱眼钻入地下。
  叶少阳提起勾魂索,把功曹一把拉到自己面前来,歪头看着他,笑道:“你只是个功曹,还是个候补的,这刚上任就收钱,贪得有点早啊。”
  功曹被勾魂索捆住手,动弹不得,还死鸭子嘴硬,瞪眼道:“我大小是个阴官,你是人间法师,无权管我。再说司官还未调查,你怎知我一定有错!”

  “说的也是,”叶少阳缓缓点头,从背包里取出一个桃木枝,照脸上给他来了一下,“我不管你,但我可以打你!”
  叶少阳下手不重,没有伤,但是很疼,功曹哇哇大叫,“我是阴官,你敢打我!”
  叶少阳又给了他一下,耸耸肩道:“就是打了,怎么着?”
  一提勾魂索,把他从地上拽起来,用桃木枝一顿猛抽,逼他往牛头山方向走。
  功曹看上去很横,但是没什么骨气,吃疼不过,求饶起来。“大法师大法师,我错了,求别打了,让我干什么,您直说,小人照办,一定照办!”
  叶少阳淡淡一笑,“放心不让你干什么,随我走一趟,给我探探路就行。”
  功曹哪敢不从,按照叶少阳的指点,往牛头山方向走起来。

  一路来到山脚下,身上的鬼气突然变淡,隐藏消失。
  阵法的边界,总算找到了。叶少阳扔了一枚铜钱在功曹脚下,令他后退几步,见他身上又恢复了鬼气,便命令他往左边走,对小马道:“你看着他,最好让他身体一半显现鬼气,一半隐藏,把阵法边界探出来。”
  说完把桃木枝交给他,“不听话就抽。”
  自己拿出一个笔记本,按照边界的走向,开始绘制起来,不时往地上扔一枚铜钱,用来定阵。 
  小马手拿桃木枝,想到自己一个普通人居然有使唤鬼魂的时候,而且还是个当官的,心里好不得意,虽然不敢真的抽打,但呵斥几声总是有的,一旦功曹身上的鬼气全部显现或者消失,偏离边界,便呵斥他修正路线。
  这种踩地雷的探路方式虽然缓慢,但很有效果,两人押着一只鬼,就这么围绕着隐仙集的周围走起来。
  “对了,小叶子,”小马一边观察着功曹的路线,一边跟叶少阳闲聊,“问你个技术性的问题啊,你之前说崇祯皇帝是什么官,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啊,这个官位是从前就有的,还是专门封给崇祯皇帝的?”
  “七十二司是地府建制,自从有地府那天就有了。”
  小马两手一摊:“那么问题来了,崇祯是明朝末代皇帝,在他之前,这官位是谁的,还有别的,例如有人说包公是阎王爷,难道在包公之前,阴间没有阎王爷不成。”

  “你这问题还真有点水平。”叶少阳一边在笔记本上画线,一边说道:“其实人间老是把死去的伟人、能人说成是阴官,只是一种寄托,阴间有一些官员和职务是亘古不变的,例如酆都大帝、十殿阎王。
  但是很多下面的官司,类似七十二司,这些官员逢百年考核一次,表现好的升官,不好的降职,还有一些申请了渡劫的,要来人间轮回几生,阴官的升迁调离,说起来跟人间差不多,只是年限长一点。”
  叶少阳朝前面狼狈赶路的功曹努了努嘴,“例如这位老兄,就是刚升上来的,不过被人参了一本,回去功曹八成也当不上了。”
  “真是一个神奇的世界啊!”小马露出向往的表情,“好想去参观一下。”

  叶少阳指了指路边一块岩石,“你一头撞死,就能去参观了,想参观多久参观多久。”
  “呃……那还是算了。”小马眼珠一转,“我再问个技术性的问题啊,阴间到底谁最大,谁是一把手?阎王爷还是地藏王,还是什么酆都大帝?”
  “知道太多,对你没好处。”叶少阳在他屁股上踹了一脚,“别捣乱了,干正事去。”
  两人一鬼,沿着山坡一口气走出了十来里路,小马累的两眼昏花,实在不行了,于是叶少阳命令停下休息。
  那功曹被打怕了,乖得要命,站在一旁话也不说。

  正休息着,叶少阳接到蒋建华打来的电话,用激动的语气告诉他,检验的结果出来了,在这一个多小时里,那个出轨女人家的水桶水位没有下降,而另外两家则下降了三五厘米,跟别人家的一样。
  旱魃,总算找到了!
  叶少阳听了这消息,心里也是有些激动,询问那家人的情况,得知那出轨女人的老公,父母双亡,也没孩子,单身一人,在家务农。
  “这个男人叫王青山,我们调查到他的时候,他不知道我们的目的,以为我们是来查他妻子失踪案的,表现的比较慌张。”蒋建华说道,“我马上就补办了手续,把他带到派出所审问,但是他现在还心存侥幸,什么都不说。”
  叶少阳当即说道:“必须让他说。如果他妻子就是旱魃,那我们必须知道尸体被埋在什么地方,才能进行剿杀。”

  日期:2016-01-12 06: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