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的世界--打眼》
第317节

作者: 一念沧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军哥,你别拉着我,妈的,今天我非教训下这个小子……”听到方逸的这番话,周虎再一次暴跳如雷起来,他又不是傻子,自然能听出方逸话中调侃的语气,这分明就是没把自己放在眼里啊。
  想到方逸那天在饭店挤兑自己的话,周虎是新仇旧恨全都涌上了心头,一把甩开了那个年轻人,冲上来挥拳就要向方逸打去。
  “周先生,对不起,在这个地方,是不允许斗殴的……”
  方逸像是被吓住了似的,站在那里一动都没动,不过就在周虎的拳头快要打到方逸脸上的时候,一个穿着黑西装的人站到了方逸的面前,伸手挡住了周虎的拳头。

  “两位要是有什么私怨,还请到外面去解决……”黑西装很酷的站在周虎面前,开口说道:“如果周先生再动手的话,您将被列为这里不受欢迎的人……”
  听黑西装话中的意思,他应该是知道周虎身份的,不过他说出来的话,却是没有给周虎多少面子。
  赌场的背景的确很深厚,别说周虎只是个稍微有些实权的京官后代,就算在苏省手握实权的人封疆大吏,也未必就能奈何在这个赌场里工作的人,大不了这个省开不了,转移到另外一个地方罢了。
  “你……你说什么?”
  周虎不可思议的看着黑西装,他在京城虽然算不上是一霸,但也属于那种没有人招惹的角色,没想到来了对方之后,居然被人如此威胁,周虎还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虎子,别冲动,千万别冲动啊……”
  周虎身后的年轻人军子一把抱住了他,对那黑西装说道:“哥们,实在是对不住,我这兄弟不常来,不是很了解咱们这里的规矩……”
  和周虎不同,军子本来就是金陵的坐地虎,他对这个赌场的了解,要远比周虎多得多,深知赌场背景的深厚,不是他们这个等级的人能对抗得起的。
  在前年的时候,曾经有一位刚调过来的政法口的省领导子弟,看到赌场日进斗金的生意有些眼红,于是拿出了一百万,找到了赌场的负责人,想要赌场百分之五十的股份。

  每天几千万的流水,利润最少在千万左右,拿出一百万居然就想要百分之五十的股份,这和明抢简直就没什么区别了,不过那哥们以前就是这样做生意的,并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对。
  但是他这次却是踢到了铁板上,当时赌场的负责人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只是说要给老板汇报一下,半个月之后给回复。
  在那位领导的子弟想来,自己既然开了口,那事情就是板上钉钉了,于是也没在意,整天住在赌场里白吃白玩,不过这样逍遥的日子。他只过了一个星期。
  仅仅一个星期的时间,那哥们的父亲就因为在外省的一些事情牵扯,从而被组织调查,一下就从手握实权的领导。变成了阶下囚,变化之快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
  官员子弟做生意凭的是什么?不就是在职父辈的关系吗,既然不在职了,那官员子弟甚至连个普通人都不如。于是这哥们在被扔出赌场之前,还乖乖的付清了这段时间在赌场内的花销。
  虽然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是赌场出手办的这件事,但是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一个刚调过来还处于上升期并且达到一定级别的领导,不声不响的就被搞了下去,没有通天的背景,是不可能做得到的。
  所以从这件事之后,不管是什么身份的人来到赌场。基本上都把自己定义为一个赌客,再没有人敢随意挑衅赌场的规矩,更没有前来吃白食占便宜的了。
  军子知道周虎的背景,不过他们家里的那位,官职和前年出事的那位领导也是相差不多的,周虎如果执意在这赌场闹事的话,估计也没有什么好下场。

  “哎。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就在场面显得有些僵持的时候,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走了过来,开口说道:“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啊?几位为何都在这里站着呢?”
  “林经理,不好意思,我这位京城来的兄弟和他认识,正好碰上了,就说几句话……”
  看到来人,军子眉头不由一挑,但还是陪着笑脸迎了上去。他知道当初那位想谋取赌场的哥们。就是敲诈这个来自澳岛的林经理栽的跟头。
  “是小将军啊?来了怎么也不打声招呼?”
  林经理并没有传闻中的那么可怕,一脸笑容的对黑西装说道;“回头开瓶八二年的拉菲送过来,既然是朋友,有什么事喝杯酒也就算了……”
  能成为这么大一间赌场的负责人。林经理显然是属于那种八面玲珑的人,以前之所以对付那哥们。是因为其太贪得无厌了,而且又关系到赌场的生存问题,是不得出手。
  但做生意总是要和气生财的,林经理知道这个叫军子的年轻人,是某位集团军领导的孩子,因为名字叫姜军,所以有个小将军的绰号,在苏省也是手眼通天的人物,林经理也不愿意因为一点小事就得罪了对方。
  “那就多谢林经理了,没事,我们这里没事了……”姜军打了个哈哈,他虽然只比周虎大个四五岁,但做起事情来却是要比周虎成熟多了。
  “不行,军哥,我有事……”周虎一看到方逸那张似笑非笑的脸,气就不打一处来,在京城被方逸和胖子挤兑的场景,顿时又浮现在了心头。

  “虎子……”
  听到周虎的话,姜军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这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自己把话都说那么明白了,周虎为何还是如此不依不饶的,这让姜军感觉很没有面子。
  姜军和周虎的父亲,一军一政,说起来交集并不是很深,但他们哥儿俩现在正合作一个项目,姜军在京城需要周虎帮他跑动一下,所以才走的比较近,但论起背景和势力来,周虎还是要比姜军差上一些的。
  “军哥,我也不让你为难……”周虎也是见过场面的人,当下看向方逸,开口说道:“方逸,咱们既然都在赌场,要不就玩几把?”
  “周先生,我是陪朋友来的,这……不怎么会赌啊……”
  相比周虎咄咄逼人的样子,方逸显得要平和的多,他说的也是实话,自己除了会听个骰子之外,对于别的赌法都是今儿现学的,赢得概率似乎并不是很大。
  “怎么?怂了?”周虎脸上露出一丝冷笑,开口说道:“我也不欺负你,咱们就赌骰子,每人一副,谁摇出来的点数大谁赢,你敢不敢赌?”

  “这个……骰子我也没赌过啊……”
  听到周虎的话,方逸心中不由愣了一下,这哥们挑什么不好,居然要和自己赌骰子,而且还自己摇盅,这岂不是老虎头上拍苍蝇,找死吗?
  要知道,按照赌场的规矩,是要先下注再摇盅的,所以即使方逸会听骰,那也无法作弊,但周虎的提议,却是打着瞌睡送真枕头,实在是无比的贴心。
  “摇盅赌大小,傻子都会……”
  周虎脸上露出一丝蔑视的神色,开口说道:“你要是不敢赌也没关系,只要以后别再见初夏就行了,就你一个玩古董的,配不上初夏……”
  日期:2016-05-13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