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532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知道是被热呼呼的温泉水烫的,还是因为和华子建这么近距离的赤身相对,虽然身上围着条毛巾,包裹住了身上最重要的几个部分,可是当和华子建的目光相对时,江可蕊还是觉得自己身上好象没有穿衣服一样。
  就这么一会的工夫,江可蕊浑身上下红突突的,特别是脸上,在温泉水和她自己害臊的心理作用下,整个小脸就好像那被煮过的大虾似的。华子建很感觉好笑,又不是和外人洗,我们是两口子啊,她还这么害羞,华子建就逗她说:“可蕊,我帮你搓搓背吧。”
  在听见华子建说这话的时候,江可蕊用蚊蝇般的声音说道“不,谁让你帮忙啊。”
  说到这江可蕊好象猛的想起了什么似用更小的声音解释道“不过,我以前从来没有这样洗过温泉,你是第一个。”
  说这话的时候,江可蕊满脸通红,不过也正是夏雨的这种样子,华子建看了才更觉的心动,在温泉水的作用下,一股热气从小腹缓缓的朝着下边流去。
  特别是池水中那滚滚蒸腾而起的氤氲水气,像春雾,像细雨,更像薄纱轻轻的披在江可蕊的身上。
  把她那裸露的双肩和粉红的脖颈给完全笼罩在一种朦胧的感觉中,似遮似掩。
  江可蕊整个人只是静静的站在水中,脸上带着羞怯的淡淡微笑,就好象被云锁雾绕的仙女,看的余飞蠢蠢欲动。
  “子建,我……我给你擦擦背吧。”江可蕊的话声虽然很小,但是却让华子建清晰的听到了。
  华子建就那么极其顺从的趴在池子边,把健美白皙的后背留给了江可蕊。
  当华子建转过身去,露出那强健的后背时,江可蕊伸出了右手轻轻的抚摩在华子建后背上。

  只是一下轻轻的抚摩,但是却让华子建刚刚才平息的欲火又忍不住冲了起来。
  江可蕊就能感觉到了华子建后背上的肌肉猛的绷紧了起来。摸起来充满了质感。
  “你在紧张?”
  “你不也一样。”华子建没有回头,声调战抖的反问道。
  听了华子建的话,江可蕊那如同青葱一般的手猛的缩回:“没有,我哪里会紧张。”
  转头看了看江可蕊那欲盖弥彰的样子,华子建无声的笑了,就算不看江可蕊的脸,光是那一直都在轻微颤抖的手,就可以知道江可蕊此刻的心情了。
  这个夜晚华子建住在了山庄,他享受着,房间里有各种红酒和洋酒,都是供客人使用消费的,华子建也很潇洒的开了一瓶,和江可蕊慢慢的感受着春夜的浪漫和缠绵。
  第二天蒙蒙亮,华子建一觉醒来,他是怎么就睡到这里的?他心里一惊!几乎就把眼睛睁大,盯着窗外透出的隐隐的白光。渐渐的,昨晚自己的疯狂样子清晰又模糊地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一晚上都睡得香熟,彻底忘却自我,这是久违了的童年睡眠。再一想,昨晚和美人又恩爱了几回,温温柔柔,要死要活的,像是死后重生,难怪才拥有这清纯透彻的睡眠他确定了前提,心下稍许松缓一些,侧头打量着江可蕊。
  现在,美人就睡在身边,她的脸庞正朝向他,他借着淡亮的光静静地打量她入睡时的恬静与匀称的呼吸。她是那样美,睫毛很长,嘴唇轻巧地闭合在一起,把个唇线张扬在熹微的光中。她睡得很安静,一种泰山压低兀自不知的福人酣睡,又像一条温存乖巧的小狗,发出微弱而有节奏的鼾声。
  他本想起身喝口水,但他压抑着口渴的冲动,静静地躺着沉思在冲动的自责中。他知道,一旦他有稍微大一点的动作,必然会惊醒她。

  在他们还没有起来的时候,山庄就送来了早点,早点很丰盛,甚至还有海鲜。
  在华子建离开的时候,山庄里是没有人会收他的钱的,华子建在大厅里说了好一会,还是没有谁敢收他的钱,一个收银的小姐就说:“我们夏董事长发过话了,以后只要是你来,不管消费多少,一律免单。”
  但华子建还是问:“那告诉我,我昨晚上消费了多少钱?”
  收银小姐就客气有礼貌的看了看单子说:“连房费,带红酒和泡温泉,一共是3千3百元。”
  这个数字让华子建很是惊讶,但他细细的算了下,也确实需要这么多多,那一瓶红酒自己当时记得都是快两千了,华子建的心开始慢慢的往下沉了,这让华子建也不得不沉思起来,自己是不是开始学会享受和奢侈浪费了?自己是不是该离开洋河县了?
  自己在洋河县已经没有了监督和对手,也许这样下去,要不了多久,自己也会忘乎所以,走上一条不归路。
  这样的想法连华子建自己都吓了一跳,为什么没有狼的威胁,羊就会退化,因为没有了天敌,羊会放松,放松,以至于最后开始堕落,那么官场也应该是如此,当一个领导没有人可以监督,他也没有了政敌,他的权威达到空前强盛的时候,他也就会走向没落和腐化,这个问题让华子建想了很长时间,他也很矛盾,有政敌的时候想要打击和摆脱对方,真正到了没有谁可以威胁到自己的时候,华子建的心里反倒显的空落落的。

  就在华子建困扰彷徨的时候,省上组织部就来了两个处长,和他谈了很长时间的话,也没有人知道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态度到还可以,但这些人办事,你是看不出来他们目的和想法的,县委和政府的其他领导才更迷惑,省组织部的处长挨个的把他们叫去谈话,问的都是华子建的问题,问他的能力啊,品德啊,为人啊,所有的人都紧张起来,在她们的影响里,只要上面来人,一般都市找华子建的问题的。

  看来是又准备对华书记下手了,这就是好人多磨难啊,市上才停止了收拾他,这省上又来了,这次只怕是在劫难逃。
  不过大家和他也没仇,感觉他人还不错,就能帮他说几句说几句,说坏话容易得罪人,说好话应该没问题吧。组织部门的谈话用了整整一天,到下午县组织部门出面就请他们吃了个饭,华子建和冯县长也都出席做陪,吃饭的时候,大家客客气气,一点异样都没有,越是这样,华子建的心里就越是发慌,他到不是怕收拾他,他知道关键的时刻来临了,所以华子建饭也没好好吃,送走省组织部的处长以后,就赶快回去动脑筋去了。

  到了晚上,几个县上不知情的领导都过来安慰他,也算是探个口气,这劝劝的反到让华子建心里更加发毛,这就叫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华子建就决定要装装勇敢,他就面不改色的说了一大堆豪言壮语,大有砍头不要紧,唯有主义真的意思,这也令旁边几个领导大为敬佩,看看人家这豪气,想想自己经常畏首畏脚,胆小怕事的样子,真是有些惭愧,可他们那里晓得华子建心里虚的跟狼抓哩一样。

  这两天华子建还是像往常一样的上班,不管上面怎么对待自己,但该干的工作还是要继续干好的,洋河县已经走入了轨道,稍微的再把有些地方好好整治下,按现在这个发展思路和轨道那要不了几年就可以有一个让洋河县焕然一新,这也是他聊以慰籍的一点,这样想想也就少了很多忧虑,多了一些安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