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631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陪萧大哥过来找陈局长助理的,不过这位苟老拦着我们不让进去,我们便在外面等人了。
  林齐鸣一愣,说萧克明也来了?
  我点头,说对。
  林齐鸣的脸色数变,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再多说话。
  他朝着我点头,说好,那你在这里等一下吧。
  说罢,他朝着远处走去,来到路边,这时有车子停下,将他给接走,而这个时候,我瞧见即将上车的林齐鸣突然间回过头来,朝着我做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
  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他就已经上了车,然后离开了。
  我皱起了眉头来。

  林齐鸣这般鬼鬼祟祟的,到底是为什么呢?
  按理说,这一位是东南局的临时负责人,级别其实是已经够了的,还这般遮遮掩掩,似乎在小心着什么,这事儿着实让我有些疑惑。
  而当我望着那车子一溜烟消失在车流之中的时候,门口那边传来了脚步声。
  我转头过去,瞧见一脸阴郁的杂毛小道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走到了我的跟前,伸手说道:“雷罚给我。”
  我递交给他,杂毛小道紧紧握着手中的剑,脸色变幻莫测,我瞧见他这表情,小心地问道:“怎么了,不顺利?”

  杂毛小道叹了一口气,说我也没有见着人,说法也是出国了。
  我皱起了眉头来,说出国?到底是真是假?
  杂毛小道摇头,说不知道,赵兴瑞这个家伙的态度有点儿古怪,颇有些强硬,我最终还是没有得以确认。
  我想起林齐鸣刚才的动作,便一把揽过了他的肩膀来,说这事儿说不清楚,那就别弄了,我觉得其实我们不一定需要从你大师兄那儿入手,曲线救国,也不是不可以的……”
  我看得出来,杂毛小道的心情其实不是很好。

  又或者说相当不好。
  从我们的这个角度来看,不管黑手双城到底有没有出国,又或者说是故意躲开萧家人,但是无论是萧三叔,还是杂毛小道,前后两次过来找人,结果都见不着面,这事儿着实让人有些难以释怀。
  我是真的无所谓,因为在我的眼中,像黑手双城这样的高官,跟我本就没有半点儿交集,人家日理万机,我见不见得到,都是正常的。
  但杂毛小道却不一样,他不仅仅是黑手双城的小师弟,而且还有另外的一层亲戚关系。
  结果现在处处碰壁,吃了一闭门羹,而且是在他自革门墙的事情发生之时,说句实话,心里面不多想、能好受才怪呢。
  黑手双城到底怎么想的,我不知道,但是我却晓得杂毛小道多少有些心寒。
  正是如此,所以我方才会跟他说出这样的一番话儿来。
  杂毛小道问我怎么弄?

  我把刚才在门口碰见林齐鸣的事情告诉了他,说宝窟法王说当初你大师兄是带着他们七剑一起,离开的茶荏巴错,也就是说,你大师兄知道的事情,林齐鸣也是知道的,对吧?
  听到我的话语,杂毛小道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双手一拍,说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
  随即他又有些沮丧,说林齐鸣是我大师兄最心腹的手下,是他从华东神学院里一手带出来的,几乎算是他的记名弟子,倘若我大师兄是真的要躲我的话,只怕他也未必会告诉我们……
  我说那可不一定。
  杂毛小道说你这话儿,是什么意思?
  我说他刚才上车的时候,朝着我做了一个很隐秘的动作,让我给他打电话,我觉得吧,他好像是有些什么话儿要跟我们讲,但又有一些不方便,所以希望能够电话联络。

  杂毛小道有些患得患失,说你确定?
  我笑了起来,说是不是,打一个电话不就全知道了么,对吧?
  杂毛小道这个时候也笑了起来,说唉,不知道为什么,离开了茅山之后,整个人的心气都有些不同了,还是你这个时候镇定。
  旁边一直没有吭声的屈胖三突然说道:“靠山山倒,靠人人跑,在这个世界上,真正能够靠得住的,除了自己的胆气,还有一身的修为,等你真正成为了别人的依靠时,就不会有这么多的焦虑了。”

  不知道为什么,杂毛小道对于熊孩子屈胖三倒也挺尊重的,认真反思了一下自己,拱手说受教。
  屈胖三嘿嘿一笑,挥了挥手,说我乱说的,你别这么郑重其事,弄得我怪不好意思的。
  杂毛小道感慨,说我曾经被逐出过茅山门墙过,不过即便如此,也一直把茅山当做自己的家,那个时候大师兄对我也是十分照顾,可以说我最落魄的时候,他对我也是不离不弃,才让我能够东山再起,没想到这一次……
  我这时已经在拨打电话了,忍不住插一句嘴,说也未必是避而不见,说不定是真的有事呢?
  这时电话通了,林齐鸣的声音从那边传了过来:“喂?”
  我赶忙说道:“林总,我陆言。”

  林齐鸣问:“你一个人呢,还是?”
  我说萧克明也在我身边。
  林齐鸣那边没有说话了,过了好一会儿,他方才低声说道:“我一会儿发一个地址到你手机里面来,你们先去那里等我,我这边可能要忙一个小时,到时候我过来找你们详谈。”
  挂了电话没多久,信息就发过来了,我看了一眼,居然是在朝阳区的某一个茶馆包厢。
  为什么要跑这么远去?
  我把信息拿给杂毛小道和屈胖三两人看,并且将自己的疑问说了出来。
  杂毛小道沉吟一番,然后说道:“林齐鸣这人曾经与我共过生死,对于他的性格,我还算是比较了解,他对大师兄的崇拜,简直达到了一种盲从的态度,但并不是说没有自己的主见,甚至可以说是一个相当有灵性的人,不管如何,他应该都不会害我们的。”
  屈胖三在旁边笑了,说我们三人在这儿,就算是有人要害我们,估计也得不了手吧?
  杂毛小道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们三人有多厉害,旁人不知道,但是我们彼此却还是有心理准备的,寻常人想要拿捏我们,着实有些困难。
  一句话,天下之大,何处去不得?

  三人打了出租车,离开了这边的宗教局,前往林齐鸣给我们说的茶馆去。
  一路诸事不谈,到了茶馆的时候,天色已晚,夜幕降临,一片灯火灿烂,我们进了茶馆,服务员过来询问,当我们报出了房间号的时候,她便问是不是陆先生一行人。
  看起来林齐鸣已经帮我们给定好了。
  我们在茶馆落座,喝着茶,吃了点儿瓜子话梅,没多时林齐鸣便匆匆赶到,朝着我们告罪,说对不起,手头正好有点儿急事,来晚了,抱歉,抱歉。

  说罢,他朝着杂毛小道抱了过去,说萧掌教,我们可是有许久未曾见过了。
  他十分热情,杂毛小道与他抱了一下,然后苦笑道:“的确如此,好长一段时间了,我可听说你都已经接替大师兄的职位,成为了东南局的领导人,而如今的我,可不是什么掌教真人,而不过是一个离开茅山的浪荡道人了,你说这话儿,难道是想要讽刺我?”
  日期:2016-05-13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