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61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想想尽管接下了任务,但究竟要怎么去完成,那三人能不能出一些力,楚天齐心中一点儿底都没有。可今天的任务又不能不接,事已至此,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待接下来有时间,再好好谋划这件事情。
  虽然明知道是个套,但今天自己却不得不接。现在让楚天齐庆幸的是,化解了一些刘大智的攻击,让对方没有达到期望的目标值。
  今天被刘大智攻击也在楚天齐意料之中,因为从昨天开始,刘大智已经表现出了对自己极大的敌意,并且已经给自己摆过几道。但涉及具体事情,自己提前却没有任何预测,今天的有限回击,也只是自己临场发挥而已。
  有刘大智这么一个领导时刻关注着,想来县委办的经历一定会充满坎坷。只是既来之则安之,暂时也只能先见招拆招了。总体来说,今天对方虽然达到了算计自己的目的,但也大打了折扣。而自己虽然被套上了套,但也毕竟让绳子相对松了一些。公道的说,两人也算基本达到了各取所需,各有所得。

  看了看时间,还不到五点,那三人能自由活动,但自己绝对不能。否则不是正好给刘大智留下把柄吗?况且既已到此工作,就要拿出工作的样子,混日子绝不是楚天齐的性格和风格。
  只是现在暂时没有具体的工作可做,楚天齐一眼看到了那个烧水壶,决定拿它打发一会儿的时间。楚天齐插上电源试了试,指示灯不亮,没有任何动静,又拿起烧水壶看了看,他觉得问题应该出在加热盘上。于是他把水壶放在一边,开始拿着加热盘观察起来。
  没有专门的检测工具,只能拆开看看了。楚天齐找了一会儿,终于在窗台门帘下找到了一把锈迹斑斑的改锥。
  虽然工具很不好用,但还是很快打开了加热盘。他仔细观察起来,看了一会儿,他笑了,原来是感温元件出了一点小问题,感温元件是一对双金属片,双金属片的簧片把开关塑杆压得过紧。楚天齐拿出钥匙,用钥匙片小心的把簧片向上弯折,直到间距达到将近一毫米,才停了下来。
  组装好加热盘,把热水壶放到电热盘上,按下开始键,重新插上电源,电源指示灯亮了。很快,热水壶发出“吱……”烧水的声音。楚天齐收起改锥,开始搞起了办公室卫生。
  几分钟后,随着“嗡……”的声响,热水壶开始键“咔”的一声跳了,水已经烧开。
  刚把热水灌进暖水瓶,手机响了。楚天齐拿出一看,是雷鹏的号码,便按下了接听键。
  “开完会了?晚饭陪不了你了,又有任务,你自己吃吧。”雷鹏的声音传了过来。

  楚天齐答道:“好的,你忙吧,晚饭我到单位食堂吃。”
  刚说完,手机里传来挂断的声音,看起来雷鹏的时间很紧。楚天齐也挂段电话,把手机放到了裤子口袋里。
  看看手表,下班时间已到,楚天齐锁好屋门,向楼下走去。
  相对于楚天齐坦然认为是“各取所得”不同,刘大智一点儿也没有算计了对方的快感,反而更多的是不甘、不服、不踏实。他一回到办公室,又开始想起了刚刚开会时发生的事情。
  刘大智没想到,自己苦心设计的招数,本来自认为天衣无缝的计划,结果却大打了折扣。按他的设计,最起码要让下半年的任务比上半年的增加三、四成,可结果却是比自己的预计目标,整整打了对折。这让他非常不甘心。
  刘大智也奇怪,自己脑子里的想法,对方怎么就像提前知晓一样,见招拆招,让自己不得不选择了妥协和让步。但他却不服,不服这个只有两年从政经历的小“土包子”,为什么会这么难对付。

  更让刘大智不踏实的是,楚天齐最后的笑容实在是诡秘,笑的让自己心里没底,不知道这小子会还有什么大招。但最起码,对方今天巧妙的把三个老家伙搅进去,化解了自己大部分的攻势,就值得警惕和小心。尤其要小心对方以后会不会拿这几人做挡箭牌,甚至鼓动他们一起和自己做对。
  刘大智越想起心烦,站起身,狠狠甩上房门,走了出去。
  楚天齐出了县委大楼,向后走去,不一会儿就到了一排平房前面,这排平房就是县委、政府共同设立的食堂。
  食堂在县委楼后面,在自己宿舍前面。食堂这排房子,外面全贴着白灰色瓷砖,看上去感觉很新。

  走进食堂,楚天齐注意到,已经有一些人吃上了。食堂餐位足有一百五十多个。考虑到吃饭时间差,应对二、三百人吃饭没问题。在食堂大厅东北角有两间大屋子,屋门关着,看样子是专门辟出的包间,应该是供县委、政府大领导们用餐的地方吧。
  从消毒柜里面取了不锈钢餐盘、不锈钢碗和筷子,楚天齐来到窗口打饭。前面排了几个人,不一会儿轮到了自己。
  楚天齐看到,橱窗里面的操作台上放着四个大盆,其中有两个热菜、一个凉菜和一盆米饭。热菜是肉炒西芹、炝炒土豆丝,凉菜是拌三丝。他学着他们的样子,在刷卡器上刷了饭卡,然后把餐盘伸进了橱窗里。
  橱窗里的服务人员简单询问了一下,用勺子在每个盆里各取了一点儿菜和饭,放到餐盘上。楚天齐收回伸出去的餐盘,回身向就餐区走去。在靠近墙根的地方,找了一个餐位,坐了下去。
  楚天齐一边吃饭,一边偷偷观察了一下。他发现,尽管里面已经坐了有六、七十人,但却很安静,即使坐在一桌的,看上去也很少交流。看到熟人打招呼时,也顶多是点点头而已,这和自己在乡里时的情况完全不一样。在乡食堂吃饭时,人们经常会大声说笑的,只有在书记、乡长到来时,才会稍微注意一下。
  在楚天齐抬头的时候,也发现了好多看上去熟识的面孔。但这些人不知是没发现他,还是本来就没准备和他打招呼,反正是连一个点头示意的也没有。

  整个吃饭过程中,没有一个人坐到和自己这张桌子上。楚天齐一个人吃完了这顿晚餐,到县委办上班后的第一顿工作餐。然后把残渣倒到指定的地方,把餐具放到指定的水池里,走出了食堂。
  来到食堂外面,楚天齐站定身形,长长嘘了一口气,以缓解心里的那种压抑。这种压抑从进入食堂的那一刻已经有了,一直持续到现在。
  迎面出现了一个身影,楚天齐先是觉得眼熟,很快想起来了对方是谁。对面走来的是一个女人,准确的说是一名少丨妇丨,自己和她有过两面之缘。看清对方后,楚天齐迅速低下头,向着自己宿舍的方向快步走去,这个方向和少丨妇丨来的方向正好是大致呈九十度角以上,可以避免和少丨妇丨路遇的情形。
  “楚……天齐,站住。”少丨妇丨的声音传了过来。

  日期:2016-09-20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