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598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回来了也不见你,怎么着,你还敢硬闯进来吗?”闫荔前进一步,摆出一副要和丁长生决斗的架势。
  丁长生岂是好惹的,看到闫荔的架势,不怒反笑,而且笑的很诡异,闫荔前进一步,他就后退一步,然后,看着杨荔摇摇头。
  “有什么事就说,这里不欢迎你”。闫荔冷冷说道。
  “呃……那个,闫荔,我能问你一件事吗?”丁长生依旧是笑眯眯的问道。
  闫荔没说话,但是看着丁长生的眼神依旧是冷气杀人,丁长生笑笑,低声问道:“闫荔,你是不是喜欢秦墨?怎么我和秦墨的事你这么反对呢?这里没外人,你和我说句实话,你要是真的喜欢她,我可以退出”。
  “无耻”。闫荔一听丁长生说的是这话,抬腿就是一字马,直挺挺的从丁长生头上压了下来,这一脚要是被她踢中,自己的脑袋不开花也差不多了。 
  于是丁长生急忙一歪头,再向前一跨步,等于是用自己的肩膀将闫荔的大长腿给接住了,而且丁长生要双手抱住了她的腿,使她想要抽回去都不可能了。
  “混蛋,你放开我,放开我”。闫荔咒骂着。
  洋洋得意的丁长生本来以为自己胜券在握了,正在自得,却发现闫荔放弃了和他较劲,手一伸摸到了自己的腰间,居然拔出来一把手枪,吓得丁长生赶紧将闫荔的大腿给放下了,并且双手举起表示投降  。
  “住手,你们俩吃饱了撑的?在这里干什么?”就在这关键时刻,秦墨从门内出现了,气的闫荔将枪收起来,然后恶狠狠的说道:“这样的话再说第二遍,我一定杀了你”。说完回身进了别墅。
  这话从闫荔口中说出来,把秦墨也吓了一跳,看着怒气冲冲的闫荔回了别墅,秦墨转过身问丁长生道:“你说什么了,惹得她发这么大火?”
  “开个玩笑,如果不介意的话,我们去湖边走走吧,我有事要和你说”。丁长生真挚的说道。

  “好吧,你等会,我换双鞋子”。说完秦墨转身回了屋子,丁长生则是在门口等着她。
  两人到了湖边,这一路都没怎么说话,湖堤上种满了垂柳,微风徐徐,很清凉的感觉,有水的地方就是让人感到清爽。
  “你不在白山好好上班,做你的父母官,跑来找我,有什么事?”秦墨见丁长生不说话,还以为他有事不好意思开口,于是问道。
  不管怎么说,不管丁长生喜不喜欢自己,那都无所谓,只要自己对得起自己的内心就可以了,有人说一见钟情是最难忘的,其实最难忘的情愫渐生,这种随着岁月渐渐渗入到骨子里的情感最难割舍。
  所以,虽然丁长生可以的回避他,而且也向秦振邦说明了他的意思,但是秦墨却对丁长生恨不起来,或许在她的潜意识里,还保留着那么一丝幻想,即便是他刚刚从另外一个女人的房间里出来,甚至他的身上还有那个女人的味道,这些秦墨都可以装作不在乎。

  “省里的情况你知道了吧,中北省的林一道要来中南省当省长了,我也是刚刚知道消息”。丁长生漫不经心的说道。
  “这我当然知道,怎么了?”秦墨内心一震,仿佛是意识到了什么,丁长生不会这么大老远的来问这个问题,而且这都是既成事实了,再在这里说这些也没什么用吧?
  “我想知道,这个人和你们秦家的关系怎么样?这次他来中南省,对px项目有什么影响吗?”丁长生问道  。
  “你还在关心这个项目吗?”秦墨对丁长生的理由甚是怀疑,既然他都离开了湖州,再打听这个项目有什么意义,不管怎么样,这个项目是不可能再迁往白山的,因为白山没有湖州这么好的区位和自然环境优势。
  “是啊,前几天朱书记和我通过电话,我觉得这个项目要落地,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你要做好准备啊”。
  “这我知道,你刚刚问我们家和林家的关系,怎么说呢,反正好多年不来往了,林家和秦家都是属于小家族了,虽然林家这次争取了一个省长的位置,那不过是强弩之末罢了,秦家就更不用提了,其实说到底,不过是各有各的阵营,各自为战罢了”。秦墨缓缓说道。
  “嗯,我有个朋友在中北省得罪了林一道,被整的很惨,家破人亡,到现在还在大狱蹲着呢,有林一道在中北省,他们家是申冤无门啊,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丁长生叹息道。
  “那就不好办了,林一道这个人我不是很熟悉,但是我父亲很熟悉他,狂得很,而且很有手段,这次来中南省来,我感觉省里又该不肃静了,这不是我说的,是朱叔叔说的”。秦墨点头道。
  “如果你最近要是回京城,和你父亲说一下这件事,听听他的意见”。丁长生最后说道。
  “行,我记得,你,在白山怎么样?”秦墨虽然在自己内心里告诉自己,不该问的就别问,要摆出一副爱理不理的姿态,但是当面对丁长生时,却做不出来这样的态度。
  “还行吧,你要是有时间,可以去白山玩,那里好玩的地方不少,再说了,这个项目已经酝酿了这么久了,也不耽误这几天”。丁长生说道。
  “我知道,谢谢”。
  “说这话不见外吗?替我问你父亲好,如果有时间,我会去看看他”。丁长生也感觉到了两人之间的问题,好像除了正事之外,谈其他的都很尴尬。

  虽然风景很好,奈何人的心思不在这里,所以这么一路走,丁长生和秦墨都感觉怪怪的。  
  “你……”。
  “我……”。
  丁长生和秦墨两人几乎是同时开口,他们都没想到会这样,于是几乎是同时都闭了嘴。

  “你先说”。
  “你先说”。
  丁长生笑了笑,说道:“还是你你先说吧,女士优先”。
  “这个项目做完,可能我就不在国内呆着呢,我想带我父亲去国外生活,也有利于他的治疗,国内的环境让他操劳的很,躺在医院里还在关心生意上的事,自从你上次见到他之后,他的思想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也不在强迫我接秦家这一摊子了”。秦墨非常轻松的说道。
  “那以后呢,可是我知道这个项目可不单单是秦家的项目”。丁长生惊讶道,难道秦家现在已经被逼宫了吗?
  “我父亲认为我一个女孩子不适合搀和到这里面去,秦家也不是我父亲一个人的秦家,虽然他很想我接他的班,但是你说的对,把这么一个重担压到一个女孩子身上的确是太残酷了,或许是这句话打动了他吧,总之,我也谢谢你”  。  秦墨笑笑说道,不过丁长生看得出,秦墨说到这里时,她显得很开心。
  “那,你还会在湖州待多久?”
  “这我也不知道,或许这个项目完了,或者是几天之后就走,我在等他们的消息,只要他们选出合适的人选过来接手就好了,世上没有永远不倒的家族,秦家也是一样,富不过三代,这是历史规律,处心积虑的谋划,说是为了后代,其实还是为了自己,后代真正需要什么,那是他们的事,和我们无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