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345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9-19 22:24:13
  (正文)
  2.4.4 多么美丽的船!
  12月7日,之前驶往澳大利亚达尔文港的“反击”号战列巡洋舰返回了新加坡樟宜海军基地。在白色圆顶的海滨俱乐部里,那些短暂分离再次重逢的水手们高声齐唱起“英国的太阳永不落”。此时他们的司令官并不在舰上,而是到岸上和波帕姆、帕西瓦尔一起开会去了。在建议实施“斗牛士计划”未果之后,菲利普斯中将迅速回到了“威尔士亲王”号。
  当天下午,“Z舰队”收到了海军部发来的电文:“在南中国海行进的日本远征军已经表明即将入侵。根据这种估计,报告海军或将能采取什么行动。”在热得象蒸笼似的司令舱室里,大汗淋漓的菲利普斯意识到,“Z舰队”的威慑使命已告结束。他可不愿把自己的舰船停在港口内成为敌机的轰炸目标。吃晚饭的时候他致电海军部,讲明了自己准备带领舰队立即出击的意图。——既然威慑作用已经失去,那就放开手脚去战斗吧!

  大约第二天黎明时分,日军在宋卡、北大年、哥打巴鲁成功登陆的消息相继传来。另据可靠情报显示,敌军的登陆编队中至少有一艘“金刚级”战列舰,另外还有五艘巡洋舰和多达二十艘左右的驱逐舰,在马来半岛东部海域还隐藏着为数不少的潜艇,日军果真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在旗舰“威尔士亲王”号上,皇家海军远东舰队参谋长阿瑟�6�1帕里泽少将发现,从菲律宾归来之后一向性格开朗的菲利普斯中将突然变得沉默寡言,显得忧心忡忡。他故作轻松地宽慰司令官,“没有什么可担心的”。菲利普斯立即敏感地反问道:“担心?如果阁下有这种想法的话,就请您忘了它吧。”
  12月8日中午时分,菲利普斯司令官和帕里泽参谋长一起来到了英军远东司令部。除了之前得到的消息外并没有什么新情报传来,菲律普斯问波纳姆:
  “您对日本人怎么看?”
  “日本?大概是唯一一个还在信奉巫术的文明国家吧,一群看似文明的土著人。”

  菲利普斯到此当然不是来探讨日本历史的。他告诉波纳姆上将,敌人的登陆已经开始,陆军的弟兄们正在浴血奋战,海军决不能袖手旁观,他已致电海军部说明了舰队将立即出击的意图。一贯看轻航空力量的菲利普斯向波纳姆提出了请求空军配合攻击的要求:
  一、自12月9日凌晨开始,派出侦察机在“Z舰队”前方180公里处进行侦查,同时舰队沿马来半岛海岸北上;
  二、在12月10日早上起,派出侦察机对宋卡和哥打巴鲁附近海面进行侦查,同时舰队攻击日军船队;
  三、12月10日全天,派出战斗机在“Z舰队”的上空提供直接掩护。
  对菲利普斯提出的上述要求,波帕姆上将是不置可否。
  下午14:00,在“威尔士亲王”号的作战室里,菲利普斯和帕里泽召集了所有舰长、参谋人员参加的作战会议。“反击”号舰长坦南特上校率先发言,秉承大英帝国皇家海军“逢敌必战”的一贯精神,舰队必须立即出动攻击敌登陆部队。与会所有人均表示赞成,大家的这种意见更多是出自西方“文明人”对东方“土著”那种莫名的优越感。菲利普斯慷慨陈词,“面对危难局势,我们不应有任何惶恐。陆军正在流血苦战,皇家海军决不能袖手旁观。我期望明天或者晚一些时候能够攻击敌人的运输舰,并希望有机会能与日本的‘金刚’号一决雌雄。我相信在座的各位届时都能恪尽职责,奋勇杀敌。”随即中将下令:“舰队于12月8日晚间出发,预计12月10日对位于宋卡、北大年等地的敌登陆部队实施攻击。”

  在宣布完出击的命令之后,菲利普斯仍然对空中掩护问题没有得到落实感到担忧。利用出击之前的些许时间,他和帕里泽一起造访了英军远东空军司令部,再次请求空军派出飞机为“Z舰队”提供空中掩护。
  当此时刻,英军在马来亚北部的机场大部分已遭到日军的轰炸,争夺制空权的战斗正在激烈进行之中,现有的情况表明那里的战况并不让人乐观。事实上“Z舰队”前脚刚走,英军就失去了马来亚北部的制空权,剩余的战机全部受命南撤新加坡。英远东空军司令普利福特少将也是海军出身,尽管内心很愿意帮忙,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也的确无能为力。为了不使菲利普斯过于失望,他答应在第二天派出飞机在舰队的前方进行侦查。至于之后能否派出战斗机实施掩护,要等进一步确认北方机场遭损坏的情况以及到底还有多少战机可供使用再做决定。

  一脸愁云的菲利普斯悻悻地回到了“威尔士亲王”号。他将帕里泽少将留在了岸上,继续协调联络空军的掩护问题,——这一留也留住了帕里泽的一条命。从以上举动可以看出,菲利普斯并不像传说中的那样毫不顾忌来自空中的威胁。
  12月8日19:05,当一轮暗红色的夕阳慢慢隐入海平面的时候,忙碌了一整天的新加坡樟宜海军基地才逐渐平静下来。薄暮之中,“威尔士亲王”号静静滑出泊位驶出了柔佛海峡,跟在后边的是“反击”号。两艘主力舰背后是和它们一起远涉重洋,从本土来到远东的四艘驱逐舰“伊莱克特拉”、“快速”、“特涅多斯”和“吸血鬼”号,——最后这位老兄的名字倒是挺唬人的。
  要说作为皇家海军远东最大的樟宜海军基地也不至于寒酸至此,连艘破驱逐舰都派不出来。事实的确如此,原来停泊在这里的巡洋舰“肯特”号、“伯明翰”号和三艘驱逐舰正在维修,另外一艘轻巡洋舰“德班”号和驱逐舰“要塞”号虽完好无损,但都是年事已高的老舰,蜗牛般的航速根本无法跟随“Z舰队”一起机动,归根结底能一起上阵的还是原来跟出来的那四艘驱逐舰。由此可以看出,英军口头上无比重视的新加坡基地在“Z舰队”到来之前基本上与一个空壳子无异。

  当舰队通过新加坡岛东端的樟宜海军通讯站时,菲利普斯收到了普尔福特少将发来的电报:“非常抱歉,不可能提供战斗机进行掩护。”第二天唯一可能派出进行侦察的是一架“卡塔琳娜”式水上飞机。
  看来空军是指望不上了。对于绰号“小拿破仑”的菲利普斯来说,退却绝不是皇家海军的传统。中将无奈地耸了耸肩,“好吧,看来也只能如此了,我们必须继续前进。”两艘巨舰到达新加坡的消息世人皆知,现在回头势必为世人耻笑,中将只有一往无前一条路可走。此时他肩负的不仅仅是保卫马来亚和新加坡,还要维护大英帝国皇家海军数百年的声誉。失望的菲利普斯下令将航速提高到18节,在夜色中朝着日军登陆的地点快速驶去。

  但是不安情绪已经在中将的脸上明显地流露出来,在舰队驶入公海时他对“威尔士亲王”号舰长利奇上校说:“我拿不准普尔福特是否理解我为什么如此重视10日那天要有战斗机在宋卡上空掩护。”他的这种心情丝毫没有影响到情绪高昂的两千多名水兵,他们乐于离开那个闷得要死的港口,渴望去打击可恶的日本人。在“反击”号甲板上,当坦南特舰长大声宣布“我们要出去自找麻烦了”时,舰上的水兵兴奋得齐声欢呼起来。

  留在岸上的帕里泽参谋长能够理解司令官接到电报时的失望心情,他为自己不能随同舰队出征感到愧疚,并竭力想为出征的舰队提供更多的帮助。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将在岸上得到的所有信息迅速通知给司令官。9日凌晨3:00,帕里泽少将向菲利普斯发出了第一份提醒电报:
  一、9日将派出飞机对舰队的前方海域实施侦查;
  二、预定在10日早上对哥打巴鲁、宋卡附近的海域实施侦查;
  三、10日不可能派遣战斗机对舰队上空实施掩护;

  四、马来亚北方的空军基地已经遭到日军的攻击,部队已无法有效控制;
  五、日军在法属印度支那南部的多个空军基地驻扎有强有力的轰炸机部队。
  在低估日军战机战斗力方面菲利普斯中将和他的美国同行们观点相同,他认为日军鱼雷机和俯冲轰炸机的作战半径不会超过320公里。水平轰炸机尽管航程较远,但命中率太低不足为惧。即使日本在法属印度支那南部部署空军,也不会对他的舰队造成致命威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