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645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我没心情听这些,我只是想让他想办法帮我找一个人,找一个叫文浩的住进哪个医院。
  可是想了想,阿强又怎么找得到呢。
  即便是找得到,那要出动多少人,费尽周折,才能找得到吧,那只能算了。
  我和他说了几句话后,让他自己好好看着办,然后挂了电话。
  在床上翻来覆去。
  偏偏,听音乐,忘了关单曲重复,一直不停地放着一首悲伤的歌曲,心中更多的是觉得自己失恋了。
  被贺兰婷甩了一样的感觉。
  我看着手机,翻出贺兰婷的号码,坐了起来。
  我拨过去了。
  然后迅速后悔了。
  急忙的在没打通的时候挂断。
  我打过去要说什么?
  是吧,要说什么?
  如果我问她关于她和文浩在一起吗,那么,她是否知道我在吃醋?
  我靠,难道我真是爱上她了。
  心绞痛。
  我突然想到一个找她的好办法,先打通电话,然后跟她道歉,关于今天打她的事,道歉,虽然我心里并没有真的后悔,可是,就是这个借口,让我先联系她,然后叫她出来,赔礼道歉,请吃饭也行,只要确定她不在文浩那边,我就心里舒服。
  然后,我马上打了过去给贺兰婷。
  响了后,她没接。
  一直到提示你拨打的用户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候再拨。
  我挂了后,继续拨打。

  响了五六声后,贺兰婷这次接了,我有些激动:“你好。”
  却说了你好。
  那边没声音。
  很静。

  我心想,该不是在医院吧,医院向来很静的。
  我说道:“我想跟你谈点事。”
  那边依旧没声音,不过我知道,她在听着。
  我说:“今天打了你,我好后悔,真的对不起,我想,现在叫你出来,赔礼道歉,真的对不起,可以请你吃个饭吗。”
  我和她说话,头一回的,如此的虔诚恭敬。

  她那边,还是没声音。
  我说道:“我已经深刻的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对不起,希望你能出来一下。让我好好跟你赔礼道歉。”
  那边终于开口了:“不用。”
  然后挂了电话,她就这么挂了电话。
  冷冰冰的已两个字,冷冰冰的挂了电话。
  打完了这通电话,我更加的不好了,我更是觉得她可能和文浩真的在一起,在照顾着文浩,否则,如她这般贪财,不可能不会出来啊,如果我说赔礼道歉,她一定会想到是钱,是多少钱,但是她连钱都不爱了,那是专注于做比要钱更让她心情顺畅的事了,那除了她可能和文浩在一起恩爱,还能是什么。

  我躺在床上,闭上眼,脑子里全是这些不让我舒服的画面。
  也不知道挣扎了多久,才睡着了。
  第二天上班。
  有人敲门,我说请进,徐男推门进来了。
  徐男关上门。
  我看看徐男,说道:“男哥好。”

  徐男走过来坐下,盯着我看。
  我说道:“男哥,一早的,有什么吩咐吗。”
  徐男从口袋里拿出一份表格给我看,“你看看这个。”
  我拿着表格过来看,上面是关于各监区的队长,指导员,监区长等监区领导的出勤统计。

  我问道:“怎么了。”
  徐男说道:“你自己对比一下,你迟到,早退,请假出去,旷班的次数。”
  我看了看,说:“是不少。”
  徐男说道:“比第二名的多了一倍!你这是要害死你自己吗?别人五六个人三个月加起来都没你一个月迟到这么多!”
  我说道:“那我工作繁忙,工作需要嘛。”
  徐男说:“上面领导可不管你怎么个工作繁忙,工作需要。你出勤少就是出勤少,没什么可讲的,我也提醒过你多少回了,如果你是个简单的狱警,管教,很普通的,谁都不会太注意你,可你是一个指导员,那么多人盯着,你这数据,还是全监狱最差的,人家不抓你抓谁。”
  我说:“男哥,其实,我是得罪了人,所以才被整的。”
  徐男问:“得罪谁?”

  我说道:“得罪了一个谁都不能得罪的人。”
  徐男说:“监狱长。”
  我没直接说是,我说道:“呵呵,反正就是得罪了一个不能得罪的人,昨天刚得罪,马上下通知,说将薪留职察看。”
  徐男说道:“昨天,监狱长召集我们监区长开会。说最近一些监区的领导,放肆,带头违反规章制度,要严惩。然后,发放一人一张表格,表格上,清清楚楚的有着每个监区的领导的出勤表,就是你,出勤率最差!”

  我说道:“好吧,然后呢。”
  徐男说道:“监狱长问我们怎么办,我说回去我会召开我们监区的一个会议,好好说一下我们监区的人,以后不能犯下这类错误。兄弟啊,你可还要害死我,你自己害死你不行。监狱长直接就说我了。”
  我说道:“好吧,我以后会注意的。”
  徐男说道:“不是要注意,是绝对不能再迟到早退旷班了!你这样来,我都不敢保你了。a监区和d监区的监区长,说要严惩你,不然风气都带坏了,一个领导,带头迟到早退,必须要处分。”
  我骂道:“又是a监区和d监区这两个人渣监区长!”

  徐男说道:“她们建议把你给撤职了。然后我和c监区长觉得这未免有些太严厉了。监狱长和总监区长也是说把你撤职了。”
  我说道:“靠,然后呢。”
  徐男说道:“副监狱长就说。”
  我急忙打断道:“等等,副监狱长也在?”
  徐男说道:“平时都很少见她,昨天不知道为什么出席了会议。”

  我问道:“那她说什么了。”
  徐男说:“副监狱长就说,一般来说,如果不是说有重大过错,我们不能随便的就能撤职任何一个工作人员,特别还是一个指导员。而总监区长就说,说正因为是指导员,更要加重处罚。副监狱长就说道,如果撤职了你这指导员,那么其他的也有着违反规章制度的怎么处罚,像其他的,至少也是要留职查看?记过?警告?那谁都逃不了。还有另外的一些狱警,管教呢。规章制度是针对所有人的,不是针对领导们的,正如法律一样,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在规章制度面前,也只能是人人平等,不然的话,厚此薄彼,那么,一杆秤都不平衡了,让他们怎么服气。如果是要撤职这么严重,那包括她自己在内,还有监狱长,总监区长,这些都有着过错的领导,岂不是都要一个一个拉出来处分了?一番话,监狱长就哑口无言了。她可能觉得这样子惩罚就真的重了,然后就改为了降职,但还是副监狱长反对了,最后只能降薪,察看,让你在这限定的时间里,不要再迟到早退了。不然真的要降职。”

  日期:2016-07-17 07: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