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519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子建看到江可蕊那美丽如玉的**,他想到了山上的野百合,那是他最喜欢的花。
  一大早,华子建就准备离开了,他就拥抱了一下江可蕊,看看江可蕊脸上有点不舍的表情,华子建心里也是一酸,说:“可蕊,在坚持一段时间,以后我天天陪你。”
  说完这话,华子建就需要赶快离开了,不然一会会让江可蕊哭出来。
  华子建离开了江可蕊的家,他又去了一个地方,他到了省政府副省长韩均慈的办公室,因为他总算是想通了昨天乐书记给他谈话的真正意图了,想通以后,着实让华子建大吃一惊,感到匪夷所思,他不得不从心底里佩服起自己的老岳父大人了。
  于是,华子建明白自己现在亟待解决的是那几个问题了,为了这个计划和目标,华子建也要出手了。

  这次华子建没带任何的礼物,但他准备送副省长韩均慈一个更大的礼物。.
  华子建是没有提前预约的,按说很难见到韩副省长,情况也是那样,在韩副市长办公室外面等待的人很多,而且几乎官职都要比华子建高,这样华子建就毫无意外的被秘书挡在了门外,华子建对秘书说:“麻烦你一下,能不能帮我通报一下。”
  这个秘书在上次韩副省长到洋河县考察的时候并没有一同前往,所以华子建并不熟悉,他只能好言相求。
  秘书就用眼中的余光看了他一眼,似乎是没有听到他在说什么,一个小小的县委书记,想什么呢,没见外面还有几个市长都老老实实的在等吗,你小子插队也不看个地方,这不是卖油条的摊子。
  华子建就一下子想到了电影里面的一些镜头了,自己是不是应该从袖子里摸出一块银锭,然后这秘书就能进去通报了,可是问题在于自己袖子里没有十两纹银啊。
  不过袖子里没有,兜里还是有东西的,华子建就走到了一边,从兜里掏出了电话,拨了过去:“韩省长你好,我洋河县的华子建啊,我想见见韩省长,奥,我就在你办公室的外面。”
  又过了10分钟的样子,当一个大腹便便的领导从韩副省长办公室出来以后,秘书就进去收拾烟灰缸,倒茶,然后汇报外面还有谁谁在等。
  当然了,他是不会汇报一个县委书记在外面的,那要等这些人都走了以后,才看省长有没有时间和兴趣见他。
  但没等他通报两个人,韩副市长就简洁的打断了他的话说:“外面有个洋河县的书记,让他先过来。”
  秘书一下就傻眼了,愣了一下,赶忙说:“好的,我马上带他进来。”

  走出了省长的办公室,这秘书不得不好好的再看几眼华子建了,这小子看来和省长是认识的,自己切不可在托大了。
  他走到了华子建的身边,很职业的微笑一下说:“你是洋河县的书记。”
  华子建点点头,也含蓄的笑笑,这秘书客气而礼貌的说:“请你跟我来,省长要见你。”
  华子建正了正衣裳,看看一些都好,就跟这秘书一起到了韩副省长办公室。
  走进里间屋子,华子建目光稍微扫了一眼,他是第一次来韩副市长的办公室,这是一间十分宽敞的办公室,布置的十分整洁,办公室的靠窗的位置有一张宽大的办公桌,桌子后面办公椅上坐着韩副市长,此刻他正低着头,看着桌子上一叠厚厚的文件。
  韩副市长应该是知道华子建进来了,但是连头都没有抬一下,依然低着头,手中的笔刷刷点点的在文件上写着些什么。
  华子建当时就愣住了,他一时之间有种进退维谷的感觉,他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看韩省长还在忙碌着,心想他可能抽不出时间来吧,我还是坐那里等一会吧,等他忙完了在看看他怎么说。
  在领导的办公室和在领导的家里那就完全不是一回事了,在家里他可能很亲切,也很热情,这是我们中国的传统,上门都市客,他把你当客人看。

  但到了办公室,那又是一回事情了,这里就要严格的按照等级制度来说话了,在这谈的是工作,说的是原则,人都严肃了许多。
  于是,他便径直走到客座沙发上坐下,然后便低下头等着韩省长忙碌。
  秘书心中暗笑,这小子怎么是如此做派,平时就是一个厅级干部来这间办公室,如果这位副省长不表态让座,也没有人敢随便就坐下,而这位年轻人居然在副省长一声不吭的、情况下自己找座坐下,果然是后生可畏啊。此刻,他就给华子建到上了一杯茶水,自己悄无声息的先离开了。
  这时候房间就很安静了,华子建是大气不出的端坐在那里,等了有2.3分钟以后,韩副省长才放下了文件,抬头看了看华子建,嘴里说:“小华啊,今天怎么过来了。”
  华子建赶忙站起来,走到了韩副省长的面前说:“我想来给韩省长汇报点思想工作。”

  韩副省长就感觉有点搞笑了,你就是有思想工作也不应该来给我汇报吧,这也有点隔的太远了,但因为他和华子建多少有点特殊关系在,所以也就只是笑笑说:“好,你坐下,简单点说,今天我事情多。”
  华子建就近在一个靠椅上坐下说:“我来汇报一下我目前的一点思想状况,我想请韩省长帮个忙,看能不能把握调到其他市去,我不想到柳林市继续待下去了。”
  韩副省长一听是这事情,有点诧异,这小子也太胆大了吧,就因为他帮助自己解决过杨君歌和江铭晟的两件事情,他就敢来找自己搞调动了,韩副省长眼中就射出了一丝寒光,说:“嗯,小华啊,你这个想法要不得,在哪工作都是为当为人民工作,怎么还能挑肥拣瘦的。”
  华子建有点惶恐的说::“韩省长,我不是想要提升,我有不得已的苦衷。”
  韩副省长依然很冷的说:“洋河发展势头很好,我也刚去检查过,有什么苦衷?”
  华子建叹口气说:“我听消息说,我们秋书记最近就要收拾我了,本来上次就要收拾我,因为韩省长你去了,延缓到了现在,但听说最近秋书记又有那个意思了。”
  韩副省长一听是这问题,心里就放松了起来,他哈哈的笑笑说:“怎么,你让秋书记批评怕了啊。”
  华子建沮丧的点点头说:“我们矛盾太深了。”
  韩副省长也点点头,是啊,这个华子建确实和秋紫云闹得太厉害,已经和秋紫云势不两立了,不过这到刚好,秋紫云,哼哼,自己都想收拾她呢,问题是看来是没什么机会了,她也马上要下来了。
  韩副省长就笑着对华子建说:“不是还没动你吗,担心什么?”

  华子建哭伤着脸说:“但是........。”
  韩副省长就截住了华子建的话头说:“你放心的回去吧,有的事情很难说的,或者你给你们韦市长把这情况说说。”
  华子建说:“我怕韦市长做不了主啊,韦市长为我这事也和秋书记有过分歧的,要不是韦市长,我早就下去了。”
  韩副省长不以为然的笑笑说:“怎么做不了主,你回去给他汇报,就说我说让你给他汇报的,对了,你把秘书叫一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