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61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没有完全听雷鹏的,他到外面买了十瓶矿泉水,给“二狗子”三人送回来。然后,才坐上了雷鹏在外面等候的二一二汽车,出了县政府大院。
  楚天齐和雷鹏出去后,又简单买了一点用的东西。雷鹏硬是花钱买了一个布衣柜和一个洗脸架子、一个脸盆、一个暖壶、一个烧水壶,送给楚天齐。楚天齐又要自己掏钱,雷鹏笑言“喜迁新居怎么也应该送点东西呀”,楚天齐这才做罢。

  到饭馆吃过午饭后,楚天齐用大食品袋买了一袋肉馅包子,还用餐盒打包了三份鸡蛋汤,一同带了回去。
  回到宿舍时,“二狗子”等人已经把活干的差不多了,正往靠床一面的墙上贴着油画。楚天齐注意到,几个老鼠洞被用水泥全部封死,墙角掉水泥的地方也修补了一下,屋顶全部糊上了报纸,墙壁上大半部分也用报纸糊了。
  楚天齐还发现,一套垫子、被褥、枕头被放在床上,崭新的床单、被罩、枕头罩被叠成块状,放在上面。“二狗子”说是一个半大老头送来的,从他说的来人样貌看,肯定是魏龙无疑。
  楚天齐招呼大家吃饭,“二狗子”三人表示干完再吃。楚天齐和雷鹏也没闲着,开始组装布料简易衣柜。
  几分钟后,“二狗子”等人贴完了油画,开始吃肉馅包子。一边吃,“二狗子”还一边说着“谢谢楚哥”之类的话,让楚天齐很是不好意思。心中暗道:干活的人反而要谢谢被帮忙的人,这真是有点乱啊!
  布料衣柜组合好后,雷鹏到门口去抽烟,楚天齐开始套被罩。
  “二狗子”等人吃完后,把花布搭到已经钉在东西两面墙体的铁丝上,用几个别针进行了固定。顿时屋子里被隔成了前后两个空间,虽然前面的地方不算大,但看起来要舒服多了。
  打扫完干活产生的垃圾,又把老鼠药放置完毕,“二狗子”才带着那两人走了。临走时,还一个劲儿的表示“楚哥有需要兄弟的地方,尽管打电话”。楚天齐对“二狗子”等人道谢后,两人互相留下了手机号码。
  小屋经过这么一布置,像模像样多了。刚进屋子时,屋顶和墙壁黑乎乎的,现在用报纸这么一糊,屋子立刻就亮了好多。没有糊报纸的地方,已经几乎被床和衣柜挡住了,再有新的布帘这么一隔断,小空间是焕然一新。
  “嗯,挺像新房,不过更像八十年代的新房。”雷鹏环视了一圈,点头道,然后看了一下手表,又说,“两点了,我也该走了。”
  楚天齐拍了拍雷鹏的肩膀,说道:“好,你回去忙吧。哥们,又耽误了你多半天。”
  “咱俩谁跟谁?”雷鹏也拍了楚天齐一下,“行了,我走了。”说完,走了出去。
  送走雷鹏后,楚天齐看了看小屋,非常满意,感叹“朋友多了路好走”。他来到床边,一下子躺在床上,自语道:“也算有个狗窝了。”

  楚天齐一侧头,看到有几个美女正冲他笑呢,他也露出了笑模样。不过冲他笑的,不是真的美女,而是墙上油画中的女明星。
  在宿舍床*上小躺了一会后,楚天齐起来了,去水房接了点儿水,洗了把脸。换好衣裤后,锁上屋门,奔向县委大楼。
  来到四一三房间后,魏龙已经在屋里了。
  楚天齐进门就说:“谢谢魏部长,还麻烦你亲自去送那么多东西。”
  魏龙强调了一句:“叫我老魏。”然后又说道,“小屋整得也挺像样的。”
  “多亏大家帮忙。”楚天齐真诚的说道。
  正这时,屋门一响,一个谢顶的男人走了进来。男人和魏龙年纪差不多,只是要比魏龙胖,还有一点将军肚。他进门就说:“没事开*个会,下午约好的牌局又泡汤了。”
  “你这家伙穷的就剩钱了,要是实在花不完,就可怜可怜我,总比成天送给别人强吧。”魏龙调侃道。
  “别给我念背兴,我这几天手气不错,赢多输少。”谢顶男人边说,边走向烧水壶。他俯下*身,用手在壶外壁上面试了一下,又说道,“老魏,你这家伙真懒,连壶水都不烧。”

  “老冯,不是我说你,都到这份儿了,还摆什么谱?你以为还是你当局长的时候,成天有女秘书跟着?”魏龙调侃着,接着又说,“水壶坏了。”
  “他*妈的,人倒霉了,连个破水壶都跟着欺负。”老冯骂道,然后像刚看到楚天齐似的,对着魏龙说,“老魏,这是你亲戚?小伙子挺精神。”
  “不是,新来的,同事。”魏龙回答的挺简单。
  老冯疑惑道:“同事?不是月底才来吗?提前啦?”
  “这不就到月底了吗?离三十号就剩三天了。”魏龙搭着茬。
  老冯坐在椅子上,吸溜了一下嘴,说道:“你是不是姓楚,从青牛峪来的?”
  见问到自己,楚天齐回答道:“是,我姓楚,叫楚天齐,以前在青牛峪乡工作。”

  其实,楚天齐在回答问题的时候,也已知道问话的人是谁了。这个老冯就是原来县城建局的局长,因为犯错误,被贬成了主任科员,做科员的时间比魏龙还早一年呢。
  “哦?”老冯听完楚天齐的回答,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笑咪*咪的看着魏龙,阴阳怪气道:“魏大部长,这后生好像是你的死对头吧?你被发配到这儿,不就是拜他所赐吗?真是山不转水转啊,这回有热闹了。”
  老冯的话,让楚天齐和魏龙都是尴尬至极。俗话说“打人别打脸,骂人别截短”,两个当事人都在场,又被旁人当面提起以前的摩擦,怎能不尴尬?而老冯却像是侃电视剧情一样,说的很坦然,还很有兴趣。
  楚天齐虽然听着老冯的话,很不舒服,但一时却又不便接话,只得红着脸站在那里。

  被人当众揭了伤疤,魏龙脸上神色变了几变,骂道:“老扒灰头,闭上你的臭嘴。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
  被人骂“扒灰头”,那就是说自己和儿媳妇有染,老冯脸色胀*红的骂道:“你……你他妈*的不识玩,嘴怎么那么臭?”
  “吆喝,怎么又出扒灰头了?”随着一个粗门大嗓的声音,一个体态丰满的女人走了进来。
  楚天齐注意到,这个女人长了胖嘟嘟的一张脸,脸上擦着厚粉,眉毛画的挺重,还戴着一副很时尚的白框眼镜。她身上穿着一件粉色的脱袖旗袍,整个人看上去就像一个肉乎乎的水桶一样。

  “跟着起什么哄?都是老魏那家伙埋汰人。”老冯嚷道。
  女人晃动着身上的肥肉,坐到了椅子上,笑咪*咪的道:“老冯,人们都传你和儿媳妇有一腿,是真的还是假的?”
  “你……你别听别人胡说。”老冯急赤白脸的说。
  楚天齐看的出,老冯对这个女人好像多少有一些畏惧,不敢把骂魏龙的脏话,用到她的身上。
  日期:2016-09-19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