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611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出办公楼后,魏龙领着楚天齐向后走去。在路上,楚天齐简单说了昨天找魏龙的事。魏龙没有答茬,直接把楚天齐领到了最后边的一排平房处,在最西边的屋子前停了下来,开始用钥匙开锁。
  楚天齐注意到,这排房子已经很旧了,与咫尺之遥的县委大楼显得格格不入。
  魏龙开了好大一会儿,把钥匙给了楚天齐:“你试试,应该没问题吧。”在把钥匙递给楚天齐的过程中,魏龙低声道,“我昨天根本就没来。
  楚天齐明白魏龙此话的意思,对方是在回应自己刚才讲的昨天的事。其实就是魏龙不说,楚天齐也知道刘大智昨天让自己找魏龙,是在耍自己。经魏龙这么一说,更确认了自己的判断。他冲着魏龙笑了笑,接过了钥匙。

  楚天齐拿着钥匙试了试,确实打不开。于是手上稍一用力,“咔嗒”一声,锁子打开了,准确的说,是把锁子弄坏了。锁子的锁舌上锈迹斑斑的,想来已经好长时间没打开过了。
  把坏锁放在窗台上,楚天齐推开了屋门,顿时一股霉味扑面而来,两人不由得都皱了一下鼻子。屋子里横七竖八的堆着一些破东烂西,有凳子腿、坏簸箕,烂抽屉等等,当然还有一张木床。
  魏龙不由得皱了皱眉,拿出手机,拨打了出去,过了几秒钟,对着手机道:“最西边屋子堆着好多烂东西,该弄哪去?……哦,知道了。”
  挂断电话,魏龙对楚天齐道:“说是这些东西是公共财物,不能随意处置,你把他归置归置,放在墙角吧。你先收拾,我去给你办饭卡。”

  楚天齐说了一声“好的”。
  魏龙转身向外走去,刚迈出一步,回身说道:“住这屋也好,省的好几人挤一块。”说完,走出了屋子。
  看着魏龙的背影,想着魏龙临出门说的话,楚天齐已然明白,这间屋子平时不做宿舍,应该就是一个杂物仓库。又联想到魏龙刚才打电话的只言片语,楚天齐推断,电话那头肯定是刘大智。而刘大智的指示,就是让自己和这些烂东西同丨居丨一室。
  看来,刘大智为了“照顾”自己,真是煞费苦心,连这些枝头末节都考虑到了。楚天齐骂道:“姓刘的,你不会连老子上个厕所,都提前设计好了吧。”

  骂归骂,该干活还得干,楚天齐又连骂了两个“他*妈的”,然后长嘘了一口气,关上了屋门。他站在地上,脱了蓝裤子、白半袖,装在提包里,又从提包里找了一条白灰色的运动裤换上,上身只穿着一件灰色背心。然后把提包放到了外面的窗台上,开始搬动屋子里的东西。
  屋子里的东西很零碎,楚天齐先是把这些东西都翻了一遍,然后把大一点的东西堆在墙角,把小的东西一点点的往破柜子里收拾。一个多小时过去了,这些破东烂西也收拾的差不多,接下来就该扫地、擦抹了。
  屋门一响,魏龙来了,不但把饭卡拿了过来,还送来了扫帚、簸箕、拖布。楚天齐接过这些东西,说了声“谢谢”。
  魏龙说道:“一会儿到我那拿被褥。你先打扫吧,记得下午三*点,准时在咱们屋开会。”说完,就走了。
  “叮呤呤”,手机响了起来。楚天齐拿出一看,是雷鹏的号码,于是按下了接听键。
  雷鹏的声音传了过来:“哥们,干什么呢?中午吃什么?”

  “干活。先别说吃饭的事,给我买点东西送过来,要一块素色的花布,有个四米长、三米宽就可以。再弄点铁丝、报纸什么的,对了,买把锁子,再来点……我收拾屋子。”楚天齐说了一些东西,挂掉了电话。
  就在楚天齐擦抹完桌子,拖了一遍地的时候,雷鹏来了。一进门就嚷:“哈,住单间了。什么味?哦,霉味。这以前有人住吗?”说着,他还吸了吸鼻子。
  “这已经好多了,刚进来时,味更大。”楚天齐一边拖地一边说,“刚才打扫时还发现了两只大耗子呢。”
  “是吗?不会是母耗子吧,晚上再钻了你的背窝。”雷鹏边说,边绕着屋子转了一圈,“这些破东西还要他干什么,烧火都不好着,干脆扔了算了。”
  “不让扔,说是公家财物。”楚天齐答道。
  “狗屁,成天浪费那么多,还他*妈的打着官腔,什么东西。”雷鹏骂道。
  见雷鹏两手空空,楚天齐问道:“我让你拿的东西呢?”
  雷鹏从包里拿出一把锁子,给了楚天齐,说道:“我先买了这把锁子,其它东西马上就到。”说完,拿出手机拨打起来。
  手机一通,雷鹏就说道:“二狗子,报纸再多拿点,顺便买几张油画……叫你那两个干活人,再带一点水泥、沙子过来……好,好,快点。对了再买点老鼠药。 ”说完,挂断了电话。
  “你别干了,一会儿就来人了。”雷鹏说着,拿出香烟,给自己和楚天齐一人点了一支。

  楚天齐放下拖把,接过香烟,吸了一口,说道:“我自己弄就行,不用麻烦别人。”
  “哪能让县委领导干活呢?”雷鹏打趣着,“没事,让他们干吧,你不让二狗子干点活,那家伙天天念叨以前的那点破事,让他干点,他反而少唠叨一些。”
  “人家干活,还得感谢你,什么世道?”楚天齐揶揄道。
  “就这世道。”雷鹏说着,一皱眉头,“按说你好歹也是科级干部,我怎么感觉你像是被发配似的。还是有人在给你穿小鞋?”

  “不会吧。”楚天齐不想让哥们跟着操心,就装起了糊涂,“在县委大院,科级干部算个屁,何况我又没带个‘长’,只能是这种待遇了。”
  雷鹏摇摇头:“我总感觉有点别扭,报个到就折腾半天,分个宿舍也跟牢房似的,这不是穿小鞋又是什么?”
  哥俩聊了有二十来分钟后,“二狗子”就带人到了。报纸、油画、花布一应俱全,还带了水泥、沙子,连耗子药也买上了。
  “二狗子”放下东西就说:“鹏哥,你和楚哥去忙别的,这里有我们仨就行了。”
  楚天齐正要客气,雷鹏已经抢先说道:“好,我们先出去了。”说着,就向外走。

  楚天齐赶紧掏出二百元钱,说道:“富全,这是买东西的钱,剩下的算他们两个的工资。”
  “二狗子”把楚天齐的手推向一边,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楚哥,你这不是骂我呢吗?这么点东西有几个钱?他们来你这帮点忙,我都给他们记着工呢,不用另外给钱。”
  雷鹏已经返回来,嚷嚷道:“哥们,你怎么这么见外,快收起来。”说着,硬拽上楚天齐胳膊向外走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