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595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在这里的每一天我只希望不要出事,不要出解决不了的事,如果陈区长能把经济搞上去,在市里能说得过去,我就很满足了,怎么样,我说的够明白吗?”丁长生看了看见底的茶杯,笑笑站了起来。
  陈敬山将丁长生送到了楼梯口,在办公室门口遇到了如热锅上蚂蚁的文若兰,她来到区政府办公室后,得知丁长生已经进去了,但还是小心的到了门口,侧耳倾听了一会,发现里面并没有吵起来,这才慢慢退回了办公室,等待着他们会谈的结束。
  因为这场会谈没有任何人在场,所以也没人知道他们到底谈了什么,虽然自己好奇,但是向领导打听谈了什么,说出来也不太合适,所以,这一路上文若兰都很奇怪,但是却没敢问什么。
  “找我有事?”丁长生问跟在后面的文若兰道。
  本来文若兰手里有一把遮阳伞的,但是丁长生都这么晒着,她不敢自己打开遮阳。
  “也没什么事,听说你去区政府那边了,我不放心,赶紧回来了”  。
  “有什么不放心的,你担心什么?”丁长生笑问道。
  “唉,怕你们打起来,怕你吃亏”。文若兰俏目流转,娇笑道。
  “是吗,通知一下组织部长,明天早晨到我办公室来一趟”。丁长生说道,然后就进了区委大楼了。
  闫培功本不想来白山见丁长生,也是怕被人察觉到自己和丁长生的关系,但是林一道将到中南省的事情他也知道了,他的第一反应是林家是奔着他们来的,但是他们这些人想了想,不大可能,如果是奔着他们来的,这一次宇文家将遭受灭顶之灾。
  他私下里和宇文灵芝见了面,但是宇文灵芝却说这事要找丁长生,因为他对丁长生绝对的信任,而且自己现在根本不能露面,下一步要怎么做还不知道呢,怎么可能瞒着丁长生去处理这些事,其实宇文灵芝多心了,她是怕丁长生多心,这才让闫培功一定要找丁长生商量这件事。
  闫培功是半夜到的白山,丁长生一直都在等他,而且到了白山后,丁长生亲自到车站接的他,开出市区好久,才在路边停下了。
  “还没吃饭吧,来,我们来次野餐吧,啤酒,烤鸡,都有”。丁长生将这些东西拿出来放在了发动机盖上,说道。
  “唉,丁书记,你还有心吃饭,我可是没心思吃了,自从听到他要来中南省了,我这心里就七上八下的,没谱啊”。闫培功喝了口水,说道。

  “你担心也没用,我觉得这事是个好事,既然早晚都要有个了断,早来早好,而且我觉得,林家已经到头了,这是在老爷子死之前最后一次挣扎了,接下来就是怎么清算了,林家,哼,我问过在京城的朋友,名声很不好,所以,我们要善于隐忍才行”。丁长生说道。
  “是,只是这段时间多久呢?没人知道吧”。闫培功不无懊恼的说道。
  “可是我们是做生意的,这次可以说我们的全部身家都投在了湖州了,再想挪动,基本是不可能的了”。  闫培功非常懊恼的说道。
  丁长生看了一眼闫培功,这老小子总算是说实话了,商人重利,所以,利益面前很难说做出什么选择,但是丁长生还是愿意选择相信闫培功,毕竟,如果他要是背叛宇文家,想必早就背叛了,何必等到现在呢,而且宇文灵芝对闫培功也是信任有加,这种信任不是说说就完事的,可能需要几代人才建立起来的。
  “动是不是能动了,损失太大,而且湖州市政府肯定也不同意你们这么做”。丁长生说道。
  “所以,我这次来,有两件事,一个就是今后怎么应对,我担心林一道来中南省后,很快就会把目光对准湖州,因为这一年湖州发展很快,而这都是得力于来自中北省的资金,所以,林一道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闫培功忧心忡忡的说道。
  “第二点呢?”对于这一点,丁长生也没好招,只能是见招拆招,目前说一切都太早。 

  “我想除了已经投进去的钱外,我们不再往里砸钱了,我们好歹也得留点东山再起的资本吧,我想以现有的资产做抵押,向银行贷款,万一这些项目半途而废了,也好有银行接手,这样地方政府和银行都不吃亏,你觉得怎么样?”闫培功询问道。
  “这些事我不太懂,只要你觉得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就行,不要想着钻法律的空子,那样没用”。丁长生皱眉道  。
  “我明白,如果你同意,我们就做,灵芝说了,这些事都得你同意才行”。闫培功说道。
  丁长生点点头,问道:“林一道在中北省的为人怎么样?”
  “非常的跋扈,连省长都不放在眼里,但是人家有资本啊,后面那老爷子说是快死了,快死了,这不又撑过了一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死”。闫培功也是非常懊恼的说道。
  “嗯,有些事我们要早作准备,不能等,你在中北省人头熟,既然他离开了老巢,那很多事我们就可以悄悄进行了”。丁长生道。
  “丁书记,你什么意思?”闫培功一愣,不明白丁长生到底什么意思。
  “很简单,这件事我想了很久,祁凤竹要想出来,除非是案子重审,判定当年拿起案子无罪才行,这样一来就能把案子翻过来,这样灵芝她们才能重见天日”。丁长生说道。
  “都过去那么多年了,谈何容易,再说了,即便是冤案,谁敢翻这个案子?据我所知,但凡冤案,在位者都有极大的责任,而且往往还是幕后黑手,就祁凤竹这个案子来说,林一道是跑不了的,再加上当年那些审判此案的法官都已经身居高位,恐怕也是极力阻扰这个案子的重审,所以,这个案子我感觉悬得很”。闫培功继续泼凉水道。
  “不试一试又怎么知道不行呢,我觉得值得一试,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你找人把当年参与这个案子的所有人都给我个资料,公检法都要,如果能把这个案子翻过来,老闫,你后半辈子也就不用这么操劳了”。丁长生开玩笑道。
  “好吧,我听你的,但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是她们两人再在湖州呆着不行了,万一被林一道发现,这事就很难办了,还是让他们到你这里来吧?”闫培功说道。

  “好吧,我尽快安排,到时候通知你”。丁长生想想也是,如果林一道真的把目光对准了湖州,宇文灵芝和祁竹韵在湖州就很危险了。
  “那行,不过,我提醒你,林一道在中北省经营这么多年,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你还是小心点,在中北省,有不少人都是他提起来的,这些人虽然身居各行各业,但是林一道打个电话就能让这些人俯首帖耳,这不是夸张。”闫培功问道。
  “对了,你认识一个叫陈平山的人吗?”丁长生问道  。
  “陈平山?好像是有点印象,怎么了?这名字我好像在哪里听过?”闫培功若有所思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