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643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黑明珠说道:“之前我在xx陆战队训练,那个陆军军官对我们每天的训练必不可少的一项就是跑步。不是简单的跑,是要负重跑。如果真的在战场上,打输了要撤退怎么办?就要逃命,跑得快的有命留着,跑得慢的就去死。战争无情,优胜劣汰。不仅要跑的赢敌人,跑得过汽车坦克,还要跑得过自己的战友,你才能活命。”

  是的,如果我真的有那么能跑,刚才他们怎么追得上我?
  看来,我以后也要去锻炼跑步才行。
  我比普通人是能跑,那文浩那些,跑了一段路就气喘吁吁,而金项链他们比我还能跑。
  我说道:“谢谢你。我想知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被人骗来了。”
  黑明珠说:“我在羽毛球馆和一个朋友打羽毛球。”
  我说:“原来在羽毛球馆见了我啊。”
  黑明珠说:“走的时候,很巧见了你出来,你送走朋友,有个计程车,不搭客,只让你上车,我就知道大概情况了。”
  我说:“所以你跟着我了,然后救了我了。谢谢,唉,不然就成了最后一个太监了。”
  黑明珠说道:“我觉得你做了太监挺好,再不能祸害花朵。”
  我说:“是吗。你就那么残忍看着我被阉了。”

  黑明珠说:“可我担心他们不会阉,你失血过多死了。”
  我说:“那我活着也没给你什么好处。”
  黑明珠说:“有好处,还有很多需要用到你的地方。”
  我说:“是要继续的耍我,骗我是吧。”
  黑明珠说道:“是。”
  我说道:“你割了人家的手指,虽然我觉得他活该,他割了四肢我都觉得他活该,但我还是担心万一他失血过多死了怎么办。”
  黑明珠说道:“死不了,那几人会送他去医院,把他的手指捡了过去,去给医院接好。但你们以后的仇恨会更深,你自己看着了,别被又弄去了,他会可能整死你。不过也可能怕了,再也不敢惹你。”
  我说:“我估计他还是会要整死我。”
  黑明珠说:“如果我是你,我会先整死他。”

  我说:“我知道,可是我没有那么厉害,没有那个能力。”
  黑明珠说:“那就等死吧。”
  我不知道接什么话好了。
  一会儿后,黑明珠问道:“我发现有西城帮,龙王的人来了后街。”
  我说道:“那是我叫来的,我加入了他们。”
  黑明珠说:“哦,是吧,被我抛弃了,去投靠了他们。”
  我说:“没办法,我需要他们的帮忙,他们也想发展,刚好,互相配合。”

  黑明珠说:“最好让他们安分点,别惹我麻烦。”
  我说:“明珠姐,你那么厉害那么强大,谁敢去惹你啊,那不是鸡蛋去碰石头吗。我不是也和你说了,我也只不过是想利用一些人帮我办一些事。我并不想真的靠混黑社会这个发大财,发展起来。”
  黑明珠说:“知道就好。”
  龙王让阿强把人拉了过来后街,然后开始寻找铺面,饭店什么的做了。
  我说道:“也请明珠姐多多关照,有什么好项目介绍我们做一做。”

  黑明珠说道:“那个运动馆不错,我想在后街那边开一个。”
  我说:“就我们今晚打球的那个运动馆?”
  黑明珠说:“市区市中心能做起来,因为人流量很大,但是租金很贵,在后街,地皮没那么贵,投资没那么大,收费少一些就能做。”
  我突然想起来,那运动馆,可是四联帮罩着的,可能就是林斌开的。
  你黑明珠如果也搞了这么一个运动馆,岂不是要得罪了人家林斌,之前彩姐弄个剽窃他们的ktv,就跟陈逊他们闹得让陈逊他们开不了店了,如果黑明珠开这么一样的一家运动馆,那岂不是要被林斌找麻烦,然后和林斌厮杀得你死我活的。
  这还不用我自己去挑拨他们的斗争,他们自己就互相掐架了。
  如果林斌得罪了黑明珠,呵呵,不用说,就知道他是什么下场。
  我赶紧对黑明珠说道:“是啊,后街还没有一个那么大的运动场所,而且,里面还有高档的私人游泳池房间的什么的,如果你做了起来,生意一定好到不行啊。”
  黑明珠说:“有没有兴趣合作。”
  我说:“呵呵,我可没钱。”

  黑明珠说:“你没钱,你们彩姐有钱,环城帮也有钱,西城帮也很有钱。”
  我说:“你做吧,你自己都能做,又何必带着我。”
  黑明珠说:“看在你把人带给我的好处上,我也给你一些好处。”
  我说:“谢谢你的好意了,我们这些散兵游勇,不入流的帮派,做一做小生意就好,这些高大上的高档生意,我们实在搞不起。”
  黑明珠说:“随你。”
  车子在明珠酒店停车场停下,我也下车,和她挥手道别。
  唉,这下我也恨黑明珠恨不起来了,她救了我,再怎么都是救了我,我还能去恨她么。
  上班的时候,在办公室里忙着,月底了,好多数据和报表都要弄。
  突然有人推门进来了。

  我抬起头,是贺兰婷。
  我看着贺兰婷,不知所以,因为她一脸怒气。
  气什么,我也不懂。
  我奇怪道:“怎么了?”
  她一脚把门关上,问我道:“你昨晚干了什么事!”
  我说:“我昨晚?干了什么事?我去打球游泳。没干损害你的什么事啊。”
  她问我:“你对文浩做了什么。”
  靠,原来是问这个,关心这个,气愤这个。
  我点了一支烟,徐徐吐出烟雾,说道:“我对他做什么了,是吧。是不是他告诉你,他手指被切了。”

  贺兰婷说道:“他妈妈给我打电话,问我怎么回事,他跟家人说不小心被东西压到。我一想,我估计就是你干的,因为你说要报复他!”
  我说:“怎么,你心疼啊,心**前男友是吗。”
  贺兰婷不说话,盯着我。
  我说道:“你怎么不先去问问他对我做了什么?”
  贺兰婷我呢:“做了什么。”
  我说:“做了什么?上次他找人抓了我,要脱我裤子要对我做什么,昨晚就是要对我做什么。我他妈裤子都被脱了,就差点被割了,还好有人救我了,打倒了他们救了我!”
  贺兰婷说道:“是吗。”
  我说:“你怎么不可怜我,可怜他?是我害他的吗?他难道这样子不是活该吗!”

  贺兰婷说:“他活该?我就问你,你打了就打了,你还割了他的手,切下了手指,如果不是送医院及时,你这是什么?不是要弄他残吗。”
  我说:“我何止弄他残!我恨不得打死了他!然后挫骨扬灰!”
  贺兰婷说道:“教训教训一下就成了,你有必要?”
  我说道:“怎么,你心疼了,心**前男友了。你还爱着他是吧。”
  日期:2016-07-16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