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642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文浩说道:“和我玩,你真是不自量力,抢我的女人!我让你他妈抢我的女人!我好端端的女人,贺兰婷,让你狗日的糟蹋了!我,我%u2a%u2a饶不了你。”
  文浩越说越气。
  说着说着,竟然都要哭出来了,他心痛啊,他觉得我是糟蹋了贺兰婷。
  文浩说道:“我,我真想捅死你,我,我不让你死,我让你痛不欲生!阉了!”
  他们脱了我裤子,我光着%u2a%u2a,和上次一样。
  我求饶也不求了,万念俱灰。

  因为他们这次不是玩的,是来真的。
  金项链对我说道:“最好别动来动去。捅到哪条大腿大动脉,就别怪我了!”
  他拿着匕首的手伸过来了!
  我喊道:“我给你们钱!”
  当我喊出我给你们钱的时候,他们几人并不为所动。
  而是,匕首贴在了我的皮肤上。

  突然,我看到后面有个戴着白色面罩的在月光下看起来甚为恐怖的打扮的黑衣人。
  v字仇杀队的那个福克斯面具,微笑刺客。
  就站在了文浩等人的身后。
  我喊道:“你们后面有人,有人!”
  他们说道:“还来这招,有你麻痹!割了!”
  文浩下令了。

  我对那个神秘的恐怖怪人喊道:“救我!”
  我管他是人是鬼,只要能救我就行了。
  只听到啪的一声,还没看清后面那人怎么出手的,拿着匕首的金项链,已经被打倒在地,打在了头上,吭都没吭一声,已经晕倒在地上。
  而且,我竟然都看不清那个怪人怎么出手的,用的什么工具。
  文浩等几人往后面一看,同时惊恐的往后撤:“你,你你是谁!”
  他们几个用手电筒照着这个打扮怪异的人。
  看清楚了,的确是一个罩着露齿冷笑的那个v面具,身披黑色斗篷,头戴尖顶礼帽的怪人。
  总之,就是跟电影里那仇杀队一个样的打扮。

  话音还没落,那怪人出手了,他就定定的站着,然后飞快的抬起右脚,一脚一个,踢飞了除了文浩外的所有人,那几个都倒在了地上,捂着肚子。
  一人一脚,飞快,而且精准,全部踢在小腹上,这些家伙一个一个全部捂着肚子,口水横流的,痛都喊不出来。
  文浩一下子就慌了,看着面具人:“你你你是谁。我我我跟你没有仇!”
  那面具人,也是一脚踢在了文浩的小腹上,文浩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双膝触地,面部贴在地上。
  面具人拿起地上晕着的金项链手中的匕首。
  这家伙,那么能打,究竟是谁?
  他拿着匕首,然后走向我,我急忙喊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是好人。”

  他拿着匕首看着我,然后一刀砍下来,我大叫一声。
  没事?
  绳子被切开了,我急忙站了起来,我对他说谢谢,他指了指我的身下,我才意识到,我裤子被脱下,我急忙去提着裤子,然后捡了一个手电筒起来,对他说道:“谢谢你!”
  他没说话,拿着匕首走过去,然后用脚踩住了文浩的手掌。
  文浩啊呀呀的喊疼。
  面具人拿着匕首,在他鞋底下露出的四个手指上,用力一划过去。
  顿时,四根手指和手掌分离,血从割开出冒出来。

  我吓了一跳,连连后退,好残忍。
  然后他抬起脚,文浩抽回手,一脸惨败,眼睛惊恐的睁着很大,痛的让他都不知道是什么表情,反正非常的恐怖。
  我后退了几步后。
  看着这个面具人。
  面具人转身就走。
  我看着文浩,这家伙不会死吧。
  不管了,我先跑了。

  既然面具人救了我,他肯定不会害我,我赶紧的一溜小跑跟着他身后。
  他把匕首扔在了地上,然后脱下了手套,塞进了衣服口袋中。
  这么怪异的装扮,这么厉害的身手,这家伙真是电影里冒出来的吧。
  我喊道:“可以带着我出去吗!”

  他并不看我,也不说话,走进了密林中。
  这什么意思?
  走进去密林里?
  不过我宁可跟着他了,因为一会儿要是落在文浩那群人手里,愤怒的他们一定弄死我!
  密林里竟然有一条小路。
  很小的小路,他穿着过去,我拿着手电筒,紧紧跟着他身后。
  然后,小路没了,出去了的是一条宽大的林间的可以行车的马路。
  远远的,见一部黑色的很大的车子。
  那个不就是黑明珠的车吗!
  这是黑明珠派来救我的人?
  可是我没有跟她求救啊。
  我问走在前面的他道:“是黑明珠派你来救我?”

  他把帽子摘下,一头长发如瀑般泻下。
  这是个女的?
  竟然是个女的!
  我赶紧走过去几步,看着她正面。
  她摘下了面具。
  我靠!
  黑明珠。

  我松了一口气,“老天保佑。真的是你。幸好是你来了。”
  黑明珠过去,开了车门,上车,我赶紧跟着爬上了车。
  她拿着面具和帽子往后面座位一扔,发动车子开出去。
  我靠着了椅子上,说道:“谢谢你,我真是谢谢你。”
  黑明珠说道:“挺想看你被阉了。”
  我说:“为什么。”
  黑明珠说:“乱搞女人。”
  我说:“那你早就应该浸猪笼。”
  黑明珠说:“我和你不同。”
  我说:“你搞的男人比我还多,还有什么不同。”

  黑明珠说:“我搞得定一切麻烦,你却连这小麻烦都搞不定。你还怎么跟人抢女人?”
  我说道:“没办法,你是什么人,我又是什么人。”
  黑明珠开着车,上了大路,问:“我是什么人呢。”
  我说:“你那么能打,我怎么能学到你那么能打那么厉害呢。你这都练了多少年了。而且对方那么些人,都是壮汉,我怎么打得过呢。”
  黑明珠问我:“知道我为什么训练你们,先训练跑步吗。”
  我看着她。

  黑明珠说:“你打不过你为什么还跑不过?”
  我愣着。
  黑明珠说:“打不过不可耻,跑不过才可耻!不值得可怜,也不可悲,是活该。”
  是吧。
  打不过就算了,连跑都跑不过。

  我可以打不过他们,可是我竟然跑不过。
  如果我跟陈逊他们一样,每天都跑几十公里,跑一段时间,然后每天坚持跑步,那我难道还跑不赢这些不算经常跑的人吗?
  黑明珠让我去锻炼体能,锻炼跑步,我却懒懒散散,她说得对,打不赢,还跑不赢敌人,活该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