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60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苟富生表示,鹏哥一直罩着自己,直到后来苟富生中学辍学、出去打工,两人才分开了几年。但苟富生一直记着鹏哥的好,视鹏哥为亲大哥。说着说着,苟富生还哭了,说那次掉池塘的事,如果没有鹏哥的话,自己早就没命了。
  听着苟富生的真情流露,雷鹏也难得的收起了自己的脏话,奉劝对方“富生记住,遇到什么事都别怕,有鹏哥呢。”
  对于二人的这种情意,楚天齐也很动容,既赞赏苟富生的有良心,也佩服雷鹏这种扶弱救贫的品行。
  当然,在整个喝酒过程中,苟富生也对楚天齐表示了足够的崇拜,并表示一旦“楚哥有用的着的地方,小弟定会尽心去办”。其实苟富生要比楚天齐年龄大,但对方硬要这么称呼,楚天齐也就听之任之了。还别说,后来苟富生还真帮了楚天齐一个大忙。
  三人从餐馆出来的时候,都有点喝多了,苟富生明显要更多。外面的雨停了,但路面上还有半尺多深的积水没有退去。
  雷鹏没有像往常那样酒后驾车,而是把车放到餐馆门口,并嘱咐餐馆老板照看着,可能他也是接受今天轮胎卡井口的教训了吧。餐馆老板自是满口应承,表示“雷队长尽管放心”。
  在雷鹏建议下,三人去洗了一澡,这洒劲儿才过了许多。

  把楚天齐安排到楼上宾馆客房后,雷鹏和苟富生回家了。
  刚送走雷鹏二人,手机就响了,楚天齐拿出一看,正是宁俊琦的号码,赶忙接通了。
  “你干什么去了?不接我电话。”宁俊琦埋怨道。
  楚天齐忙笑着说:“雷鹏请吃饭,然后又去洗了一澡。”

  手机里静了一下,传来宁俊琦质问的声音:“洗澡?怪不得呢,现在都快十一点了,这得洗几个小时呀?”
  楚天齐正准备回答,宁俊琦醋意十足的话又传了过来:“是不是洗花澡了?是不是有小妹妹按摩了?你倒挺与时俱进啊。”
  “想什么呢?还‘花澡’,我第一次听说这个词,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楚天齐躺在了床*上,耐心的说,“是这么回事,下午接完你电话后,雷鹏就开车出了政府院。我俩边走边开玩笑,谁知……”
  楚天齐详细的讲述了轮胎卡在下水井口,以及苟富生带人维修的过程。也简单提了下雨和吃饭、洗澡的事。
  “吓死我了,是这么回事。你没受伤吧?”宁俊琦的话中透着心有余悸,又叮嘱道,“以后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要和司机瞎打闹,记住‘物极必反,乐极生悲’。”
  “我什么事没有,你放心。”楚天齐温柔道,“俊琦,你今天喝多没?”

  “你说呢?那些乡干部都是大酒桶,我能少喝吗?”说到这里,宁俊琦“咯咯”一笑,“不过我有人缘,郝姐、要主任、高严都没少给我挡酒,尤其是刘主席。今天冯俊飞可能是故意的,敬了我三杯酒后,非要再敬三杯,理由还找的很充分。幸好刘主席及时出马,用三两的口杯敬冯俊飞酒,才给我解了围。”
  楚天齐忍不住骂道:“他*妈的,那个王八蛋,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对了,王晓英搅酒没?冯俊飞喝倒没?”
  宁俊琦笑声传了过来:“咯咯……头一次觉得骂人话这么中听。王晓英倒是挺老实,好像还很低调。冯俊飞那小子惨了,刚一出食堂,就在院里吐了,是被人架回去的。郝姐说他是‘害人终害己’。”
  楚天齐解恨道:“该,活该,叫他小子使坏,以后你更要防着他。王晓英也肯定不会一下子变得善良,我看她今天八成也没憋什么好屁,只是看到你的后援团厉害,所以才没有轻举妄动。”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宁俊琦赞同道。
  楚天齐马上接道:“这叫心有灵犀。”
  “心有灵犀?你是说和王晓英吗?要不,你怎么知道她想什么?”宁俊琦打趣道。
  楚天齐夸张的做了几个呕吐声,说道:“你可别拿她恶心我。我说的是和谁,难道你能不知道?”
  手机里静了一会儿,宁俊琦幽幽的声音才传来:“天齐,我想你。”
  “嗯,我也是。”楚天齐点头道。
  “周末回来看我吧。”宁俊琦的声音充满渴望。
  楚天齐回答:“嗯,只要没事就回去。”
  “能有什么事?除非你不想回来。”宁俊琦撒着娇。
  “对,对,你说的对。”楚天齐说到这里,“嘿嘿”一笑,“准备好红酒,咱俩再喝点。”
  宁俊琦显然听出了他的话外之音,娇嗔道:“去你的,尽胡思乱想。”然后话题一转,“天齐,时间不早了,休息吧,明天是第一天上班,一定要有个好状态。记住‘物极必反,得意莫张狂’。”
  “嗯,我记住了。俊琦,做个好梦,梦里有我,啵一个。”说着,楚天齐对着手机,“啵”了一声。
  宁俊琦没有像往常那样,说楚天齐“不正经”,而是“咯咯”笑着,也发出了“啵”的声音。
  不知道是两人刚刚分开的缘故,还是喝酒的原因,反正今天宁俊琦要比往常放的开。就这样,两人不知道“啵”了多少个来回,才挂掉了电话。
  晚上做了好几个梦,楚天齐醒来后,都没有记住。看看时间已经是七点了,他赶忙起床。洗漱后,穿戴整齐,拿着自己的手提包,下了楼。他把房卡交到前台,出了旅店,住宿费用由雷鹏来办,不用自己操心。
  经过昨夜的雨水冲洗,街道上干净了不少,空气也清爽了许多。环卫工正在清理着堆积成一堆的杂物,街上的路人也是行色匆匆。
  尽管因为昨天喝酒,胃里不舒服,吃饭也不香。但他还是在路边的早点摊,吃了一碗老豆腐和一根油条,要不,一会胃里会更难受。
  沐浴着朝阳,楚天齐一路步行,感受着即将开始新一段工作的地方——玉赤县城。以前没少来过这里,但那都是做为过客,而从今天开始,这里会成为自己又一个起点的地方。所以心情和平时大不一样,但究竟不一样的地方是什么,他又一时说不清楚。
  来到政府院内,到门卫处出示了调令,没用任何登记,就被放行了。楚天齐走过前院,很快到了后院县委办公楼前。
  站在楼前,抬头望去。外墙上高高悬挂的国徽,在阳光映照下熠熠生辉,整栋大楼也透着神圣的光芒。楼层不太高,只有六层,造型也普通,就是长方体,但在楚天齐心里它却很是气派。它的气派不在于建筑本身,而在于它所代表的权利,在于在里面工作的那些全县大人物。
  忽然,楚天齐的心里顿生一股豪气,也产生了强烈的渴望,渴望着做这栋楼里数一数二的大人物。他知道要实现这个目标,还有很多路要走,还有很多意想不到的困难需要攻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