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的世界--打眼》
第315节

作者: 一念沧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边,边,妈的,又不是……”还没走到姚大忠所在的赌桌时,满军就听到那边响起一阵巨大的叫牌声。不过随之而来的却是一阵叹息声,显然叫牌的人是输掉了。
  “哎,哥们,这桌怎么了?怎么这么多人围着啊?”方逸和满军来到赌桌前,却是发现外面围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能在这里玩的,都是有钱有身份的人,满军自然也不好意思往里面挤的。
  “没什么,里面有个哥们玩的有点大,就是那个穿花格子衬衫的。他一开始赢了,现在开始输了……”
  那人看了满军一眼,随口解释了一下,满军一听花格子衬衫。顿时就知道说的是姚大忠,因为刚才碰见他的时候,姚大忠就穿了身花格子的衣服。
  原来,姚大忠刚来的时候手气很是不错,坐下之后是连赌连赢,由于他下注很凶狠。没把最少都是十万以上的,有时候还五十一百万的下。

  所以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姚大忠就赢了近千万,而且带动的很多赌客跟着他押庄押闲,把赌场赢的是灰头土脸,这会挤在这里的赌客,十有八九是刚才跟着姚大忠赢了钱的人。
  在赌博的术语中,很多人都听过十赌九输这句话,但还有一句话就叫做久赌必输,指的就是人的气运是在不停变化的,某一时段气运强的时候,赌钱就能连赢,但是当他气运弱下去了,那么就要开始赌了。
  姚大忠就是如此,按理说赢了一千多万,连输了几把之后,即使不收手,那也可以四处转转或者是换个地方玩玩,但姚大忠赌的要比满军还执着,说什么都不离桌,一直就在这里赌了下去,而且下注越来越大。
  气运没有了,做什么都不顺,于是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姚大忠赢的那一千多万就全部输了出去,不仅如此,他那七八百万的本钱,到现在也只剩下了三百多万。
  姚大忠手气旺的时候,旁边的人都跟着赌,但是当他开始输了,那些人立马就反着押了,围着的那么多人,反倒是就姚大忠一个输钱,这让姚大忠赌的多少有些气急败坏了。
  “看这样子,姚大忠是输红了眼啊?”满军和方逸对视了一眼,低声说道:“方逸,你把筹码给我,回头姚大忠要是输光了,肯定会拿出古董来抵押的,到时候我就将其买下来……”

  “等他输光了再说吧……”
  方逸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满军,开什么玩笑,在这种赌的如火如荼的情况下,自己要是先把筹码给了满军,恐怕姚大忠没输光,他自己先输的一分不剩了,要知道,满军这会的气运可是也不怎么样的。
  “那好吧……”满军也知道自己怕是忍不住,当下不吱声了。
  “嗯?赌的小了?没意思,换桌吧……”
  就在这个时候,姚大忠押注的风格忽然变了,开始没把一两万的押了起来,如此一来,反倒是变得有输有赢了,那些和他反着押的人,却是连输了好几把,于是好多人都散去了,连赌桌上的椅子都空出来了两把。

  “大忠,怎么样?”围着的人不在了,满军带着方逸来到了姚大忠的旁边,和他打了个招呼。
  “手气一般,刚才赢了一千多个……”姚大忠是输钱不倒架,努力做出了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开口说道:“满哥,怎么样,坐下赌几把?”
  “我还是算了,我喜欢玩二十一点……”满军摇了摇头,在他看来,赌百家乐纯粹就是在赌运气,不如二十一点还带点技术含量,玩的没什么意思。
  “随你……”姚大忠头都没抬的回了一句,在荷官发了牌之后,又开始带点神经质的吹起了手中的牌,好像只有如此才能赢钱一般。
  “满哥,我去别的地方转转,这台子没意思……”
  方逸站在赌桌后面看了一会,感觉有些无聊,百家乐赌的实在是太简单了,就是押庄押闲或者是押平,基本上是毫无规律可言的,方逸想到处看看见识一下别的赌法。
  “哎,你别走啊,要是等下他输完了怎么办?”满军一把拉住了方逸,舔着脸笑道:“要不你先把筹码给我吧,等会我直接拿筹码和他换东西……”
  “想都别想……”方逸打掉了满军拉着自己的手,指了指旁边的一个赌桌,说道:“我就在这边,你一喊就能听到……”
  “好吧,你别跑远了啊……”
  满军咂吧了一下嘴,他发现自个儿今天怕是从方逸手上要不到筹码了,再看看姚大忠一万二万的在那里磨时间,满军的眼睛不由往四周打量了起来,有这时间,他还不如找个妞去活动一下呢。
  “原来是赌大小的啊?看看这个色子和师父经常玩的有什么不同……”
  方逸没去管满军,反正筹码都在自己这里,他手上没钱也整不出什么幺蛾子,走到旁边的那张赌桌之后,方逸才发现,这是个赌色子的台子,不由停下脚步看了起来。
  方逸会赌的东西不多,这现代化的赌法他很是不习惯,但赌色子,却是方逸所会不多的赌法中的一个,当年在山上无聊的时候,老道士总是会拿三个色子往碗里扔,美名其曰是让方逸练耳力。
  方逸本来就是习武之人,六识要远胜常人。

  久而久之,方逸倒是真练出了一副听色子的本事,他能听出色子点数面撞击后所发出声响微弱到极点的不同之处,早在五六年前,方逸基本上就能把色子的点数听出个八九不离十了。
  进入到赌场之后,方逸发现这时间越晚。赌场越是热闹,原本只有一两个人的赌桌,现在几乎都坐满了,刚才满军玩的那个赌桌。更是一个位置都没了。
  “这里的人都是夜猫子,白天搂着女人睡觉,晚上才出来玩呢……”满军对此倒是习以为常,进到赌场之后就昂着头四处张望着。他这是在寻找姚大忠。
  满军垫着脚尖看了一圈,也没看到姚大忠的影子,心里不由有些奇怪,姚大忠赌的虽然不小,但以他那七八百万的赌资,怕是还不够上楼和人去开私局。

  “边,边。妈的,又不是……”还没走到姚大忠所在的赌桌时,满军就听到那边响起一阵巨大的叫牌声,不过随之而来的却是一阵叹息声,显然叫牌的人是输掉了。
  “哎,哥们,这桌怎么了?怎么这么多人围着啊?”方逸和满军来到赌桌前,却是发现外面围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能在这里玩的,都是有钱有身份的人。满军自然也不好意思往里面挤的。
  “没什么。里面有个哥们玩的有点大,就是那个穿花格子衬衫的,他一开始赢了,现在开始输了……”
  那人看了满军一眼。随口解释了一下,满军一听花格子衬衫。顿时就知道说的是姚大忠,因为刚才碰见他的时候,姚大忠就穿了身花格子的衣服。

  原来,姚大忠刚来的时候手气很是不错,坐下之后是连赌连赢,由于他下注很凶狠,没把最少都是十万以上的,有时候还五十一百万的下。
  “嗯?这……这骰盅怎么是这个样子的?”当方逸看到荷官手边上的骰盅时,整个人都感觉有点不好了。
  日期:2016-05-12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