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516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秋紫云担心的看看乐世祥,她真的怕乐世祥误会了自己的本意。
  乐世祥停了一会说:“一大早,我就和省长李云中碰了个头,看来我们只有放弃柳林市了,也只能这样了。”
  秋紫云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上,她理解省乐世祥所说的放弃柳林市的含义,她深深的责怪着自己,为什么自己当初就不能和华子建一样,顶住这个项目,保住自己的良心,要是那样,自己也不会给乐书记带来今天这样尴尬的局面,也不会让乐书记放弃本来亟待扩大和稳固的地盘,可以说,乐书记对李省长的妥协和让步,其实都是因为自己的一昧的曲意迎上造成的,自己多坚持一点,也许不会发生今天的退却和让步。

  秋紫云伤心的看着乐世祥说:“对不起,乐书记,都是我不好。”
  乐世祥淡淡的说:“有的时候退一步海阔天空,只怕是要委屈你了。”
  秋紫云忧伤的笑笑说:“我没关系,到哪都是工作,但我没有管理好柳林,以后柳林一定会给乐书记带来更多的麻烦,这才是我伤心的地方。”
  乐世祥很大气的挥挥手说:“这算不了什么,你离开了柳林市,北江化工公司的事情就算是告一段落了,作为补偿,韦俊海会接任你的职务,所以你也应该有个准备,我们不害人,但防人之心永远不能放弃。”

  秋紫云点点头,她不敢问自己未来会调到那里去,这不是她应该过问的,不过作为这次乐派的失利认输和妥协,代价一定会很大,但有什么办法呢,自己这个尾巴已经让别人抓住,在闹下去,只怕会牵连更多,麻烦也更大,就此退让,是唯一可行的一个方案了,自己呢?只怕再也不能像过去那样掌控大权,叱咤风云了。
  但秋紫云不敢问自己,她却可以问别人:“乐书记,那...那以后柳林市的市长由谁来接任?”
  乐书记就眯起了眼,他不好回答这个问题,这个问题其实比他对政敌妥协更为让他费神,秋紫云让人找到了破绽,自己必须帮她堵上这个漏洞,妥协和后退是必然的,但自己真的就甘心把柳林市全部交给他们吗?不,绝不能这样。
  退一步不过是为了下次更好的进两步,那么这个市长人选就更为关键了。

  乐世祥沉吟良久说:“紫云啊,你感觉谁去做这个市长更为合适?”
  秋紫云想了想,说:“省上还没有既定的人选吗?”
  乐世祥摇下头说:“还没定,李省长估计也有点想法,所以我准备拖几天。”
  秋紫云就说:“那我举荐一个人,洋河县的华子建,有他就能够稳住柳林市,有他也才能对付的了韦俊海。”.
  乐世祥的眼中就一下子闪动出了一种让秋紫云看不懂含义的亮光,但瞬间,乐世祥就说:“听说他和韦俊海走的很近。”
  秋紫云摇下头说:“我过去也一直是那样认为的,但我错了,我们不能用常人的眼光去衡量华子建同志,他是一个奇才,奇人,他的胸怀比我们很多人都更为宽广,这样的人总是与众不同的。”
  乐世祥眯起了眼睛,就这样看这秋紫云,看了很久,很久,他都没有说话,华子建能够获得他最大的政敌的赞赏,这对乐世祥来说也是意想不到的,这小子到底是何德何能,看来自己一直还是有点小看他了。

  秋紫云见乐书记久久没有说话,也不敢再多问了,就说:“那我先回柳林市,早作准备。”
  乐世祥继续看着,似乎在沉思,又似乎在发愣,突然他又醒悟了过来说:“你不是家在省城吗,回家看看,住一两天吧,你这几年也很辛苦了。”
  秋紫云很感激,有点激动的说:“我还是回柳林,我给书记带来了这么大的麻烦,真的请书记原谅。”
  乐世祥“嗨”了一声说:“什么啊,天塌不下来,小小的一次失利和错误算不了什么,以后的路还长的很。”

  秋紫云离开了省委乐书记的办公室,没有回家,她怕自己这样的心情会影响到丈夫和孩子,她还需要赶快的回到柳林市,战场本来是胜利者才有权利打扫,不过秋紫云还是想自己能扫一点就扫一点吧。
  乐世祥在秋紫云走后,也没有再去看文件了,他若有所思的站了起来,走到了宽大的窗户前,久久的远眺着这座城市的那些高大宏伟的建筑。
  “咣咣咣,”响起了敲门声,乐世祥知道这一定不是秘书,秘书的敲门手法,他早就熟悉,转过身来,就见省委组织部长推门走了进来,他们办公室距离也不远,两人家里住的也不远,都在一个院子里住,谢部长也是乐世祥一手拉起来的,所以就比较随便一点。
  乐世祥见谢部长来了,脸色才缓了过来,谢部长笑着说:“领导又在为难是不是,早上你说的那事啊,让我也头大了一早上,柳林市很重要,也是书记你的根据地啊。”
  乐世祥叹口气说:“是啊,没有个合适的人选,我还真不放心,不管怎么说,不能让柳林搞成独立王国,那样以后会很麻烦。”
  谢部长放下手中的茶杯说:“是啊是啊,关键去的人还要有独立特行的性格才成,不然去了不如不去。”
  乐世祥点下头说:“问题就在这里,韦俊海可不是个好配合的人,等闲人去了的确无效。”
  谢部长就问:“那在柳林的当地呢,有没有合适的人选?”
  乐世祥笑笑反问一句说:“你是组织部长,你到来问我了,嘿,这奇了怪了。”
  谢部长也呵呵呵的笑了一会说:“我这种高风亮节的行为你不表扬还说扎气的话,现在的领导有我这样视权利如粪土的吗,我这是主动放权。”
  两人笑了两句,谢部长就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说:“对了,你不说我还忘了,你一说我想起一个人来,也许这人挺合适的。”
  乐世祥看看他,平淡的说:“是吗,谁啊?”
  谢部长就摇头晃脑的说:“这人很有能力的,能把一个那样贫困的洋河县,没几年功夫就搞到了全市各项指标派名第一的人,我看这就是魄力,也是能力。要我说啊,就把那个市长让洋河县的书记当了,要是以后整个柳林市都这样发展起来,那对我省的经济发展就可以起到极大的推动作用。”
  谢部长实际是知道这个洋河县的书记是什么人了,这个华子建的底细,瞒的了别人,但瞒不过谢部长,特别是最近也听说到了一些秋紫云和华子建的矛盾传言,要是一般人,他也不会在意,但因为涉及到华子建,他的关注就多了一点。
  乐世祥静静的望着谢部长,他想知道谢部长是不是知道了华子建和自己的关系,但他自己回忆了一下,好像没给他说过,那么他或者说的是真心话,如果是这样,秋紫云的想法就和他不谋而合了,乐世祥就淡淡的说:“你感觉这样可行?你认为他坐的住那个位子。”

  他还是无法确定谢部长是不是知道自己和华子建的关系,所以他就即不能提华子建的名字,也不能太作假的说洋河县那个书记,乐世祥只能说“他”来代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