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629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所以宝窟法王自然也并不知道,但后来却晓得黑手双城带着一众手下,最终还是离开了地底世界,回返了人世之间。
  宝窟法王跟黑手双城后来并无交集,自然也不知道那路径到底是什么,在得知了杂毛小道和他的关系之后,建议他过来找寻一下他,或许会有一些线索。
  前往京都的路上,杂毛小道有一些忐忑。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谁能够让他又敬又怕的话,排在第一位的应该是他的师父陶晋鸿,而第二位,便是这位身处朝堂之上的大师兄。
  不是因为黑手双城的赫赫名头,而是因为在杂毛小道的心中,这位大师兄是自己人生的另一位导师。

  长兄如父。
  这个成语说的,就是他和黑手双城之间的关系,事实上,如果陈志程不是外门弟子的话,说不定那茅山掌教就不会是他,以及符钧来坐了。
  而是他。
  茅山三杰,排名第一的,名头最响的,就是这位威震江湖的大师兄。

  可现如今他自革门墙,离开了茅山宗,这事儿虽然是情非得已,被逼无奈,但是对于他大师兄来说,却是一件很难以接受的事情。
  那可是他们共同的家,但现如今他却离开了。
  那么,他们还是不是兄弟呢?
  这种忐忑一路相伴,一直到了京都,除了车站,他都还是有几分紧张和犹豫,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等我问起到底应该去哪儿找大师兄的时候,他愣了半天,也讲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其实倒也可以打电话,结果试了两回,一个关机中,另外一个是空号。
  一时间有些茫然。
  弄了好一会儿,我不由得苦笑,说大哥,你不会连陈局住哪儿都不知道吧?

  杂毛小道有些汗颜,挠了挠头,说还真是的,自从大师兄升官儿之后,还一直没有来得及到京都这边来看过他。
  我说那我堂哥住哪里,你晓得不?
  杂毛小道说那草堂的设计,有大半是我弄的好吧,你认为我晓不晓得?
  我叹了一口气,说你看看,难怪陈局要把你给撸下来呢,我堂哥那儿估计厕所门往哪里开你都门儿清,你大师兄在京都这边的住处在哪里都不知道,瞧这亲疏之别,就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

  杂毛小道被我的胡搅蛮缠弄得一点儿脾气都没有,说你别乱说,大师兄不是那样的人。
  我说这人心啊,都是肉长的,都会受情绪控制,多走动呢,怎么着都不会生疏,而如果许久不联系,再好的朋友都会疏离,这是正常的道理。
  杂毛小道说大师兄以前在东南局的时候,我门儿清,只不过他后来升任京都防卫特别事务办公室的主任,然后又当了局长助理,我这边又在着手处理茅山的诸多事务,还有忙着给陆左治伤,一时半会儿抽不出时间来,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不过这并不会影响我们之间的关系。要知道,我们除了是师兄弟,还有另外一层关系呢。
  杂毛小道所说的关系,是指他小姑和黑手双城之间的感情。
  一开始的时候我还觉得奇怪,而经过这么久的时间,我有不是蠢人,对于这事儿差不多也弄明白了,知道黑手双城算起来,应该是杂毛小道的小姑父。
  茅山道士可以结婚,而且黑手双城还是外门弟子,对于他们为什么要隐瞒这事儿,我并不是很清楚。

  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黑手双城跟萧家的关系十分亲密。
  双方应该是认可了的。
  杂毛小道过了好一会儿,方才恢复了状态,告诉我要不然直接去国家宗教局位于西城的总部,去那里应该能够直接找到人。
  既然说定了,我们便没有犹豫,直接出了车站,然后打车前往。
  国家宗教局的总部位于京都西城区后海北沿一带,以前这宅子是前清的醇亲王府,修得那叫一个气派。

  我们三人赶到这儿的时候,结果门口有武警把守,不但如此,人还告诉我们,说这里是国家机关,不得罔入,当杂毛小道说明了身份之后,人还一本正经地摇头,说对不起,我们这里并没有一个叫做陈志程的局长。
  瞧见对方这敬而远之的态度,杂毛小道一拍脑袋,拉着我们说走。
  我说去哪儿?
  杂毛小道说瞧我这记性,这儿是大招牌,真正办事儿的在城南呢。

  三人又上了出租车,结果正好遇上堵车,嘿哟,京都这边的堵车可真叫一个恐怖,几十分钟能够抵达的距离,愣是在路上等了三个多小时,等人到了地方的门口时,别人都已经下班了。
  杂毛小道有些着急,匆匆往里面大门里面闯。
  刚刚进里面去,就给门卫室的人拦着了,人在京都,杂毛小道不可能标新立异地穿一道袍,而且他也出了茅山,所以弄了一套很随意的休闲装扮,不过那道髻却还是有些拉风。
  人保卫问我们,说嘿,找谁呢?
  杂毛小道说找你们局长助理,陈志程。
  那人没有跟之前那边一般直接推脱,而是问你是谁?
  杂毛小道也不隐瞒,说我是他师弟,萧克明。
  那人听到,说你等等,我打电话问一下。
  我们给留在了门卫室,这儿的地理位置有些偏僻,大门口也没有王府那边气派,不但如此,人门口有武警站岗,他们这儿则显得有些山寨,就几个穿着保安服的汉子,而且瞧那精神都有些萎靡不振,更让人惊讶的是,是在门卫室里面有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头儿,这天气居然还穿着一厚厚的绿色军大衣,缩在一躺椅上面打盹儿。
  在他的身上,还盖着一过期的旧报纸。
  这情况着实有些诡异,我下意识地看了一下杂毛小道,想问他是不是找错地方了。
  杂毛小道摇了摇头,很肯定地说就是这儿,说罢,他认真地打量起了在角落躺椅处打盹的那老头儿来。
  门卫室的保安给里面挂了一个电话,过了一会儿,他站起来身来,朝着杂毛小道说道:“你好,请过来接一下。”

  杂毛小道走过去,接起了电话。
  他跟电话那边的人聊了两句,似乎皱了一下眉头,然后最后还是点头,说好。
  挂了电话,他对那保安说道:“那行,劳烦你带一下路吧。”
  保安取了桌子上的帽子戴上,然后说那我们走吧。
  他走了几步,突然回过头来,说对了,几位身上有没有带什么武器之类的东西?
  杂毛小道眉头一皱,说怎么了?

  保安诚恳地说道:“我们这里是国家机关,而且还是比较保密的地方,相关的武器之类的,请交出来,我们这里有专门的箱子给予保管,请理解,请理解哈。”
  杂毛小道点头,说好。
  于是他将那把随身携带的桃木剑拿了出来,然后说道:“我们走吧。”
  保安看见我和屈胖三都是双手空空,没有再多说,准备带我们进去,这个时候,在角落里一直睡觉的那个老头儿却突然睁开了眼睛来,开口说道:“等等,还有人带了武器,留下来吧。”

  老头儿的话语让我们所有人的脚步都为之一僵,之前的那个保安转过头来,问道:“苟老,你这是?”
  日期:2016-05-12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