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60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今天发生的种种,都不像是好兆头。楚天齐预感到,县委办的经历一定不会一帆风顺的,说不定还会有意想不到的坎坷等着自己。
  不一会儿,一辆喷有“市政工程”字样的破旧皮卡车摁着喇叭,在离交通锥还有不足一尺的地方,停了下来。驾驶门一开,一个瘦高个男人快速跳下车,微哈着腰向雷鹏跑过来,口中喊着“鹏哥”。
  皮车的后排车门打开,下来两个工人模样的人,打开车后马槽,开始往下搬井盖。
  看着站在面前的瘦高个,雷鹏骂道:“二狗子,你他*妈的怎么这么磨蹭?都多长时间了。”
  “二狗子”一边擦汗,一边疵牙笑着,说:“鹏哥,接你电话后,我是一点没敢耽搁,马上安排人手准备井盖。然后开车到单位拉上工人和井盖,马不停蹄的赶到这儿,你看我的半袖都让汗浸透了。”
  “你他*妈的就瞎诌吧,指不定干什么出的汗,反倒说在工作上。”雷鹏嘴里虽然骂骂咧咧的,但脸上有了笑模样,“废话少说,赶紧安井盖。”
  “二狗子”嘴里答着“好,好”,冲那两个工人喊着:“赶紧把井盖安上。”
  工人用手一指二一二车的右侧前轮胎,支吾道:“这……”
  雷鹏一拍脑门,对着“二狗子”说:“他妈*的,都让你气糊涂了。”说完,冲着众人道,“来来来,抬车。”

  现场五人一齐努力,抬的抬,推的推,二一二车右轮胎离开了井口。然后,两名工人把井盖扣在井口上,楚天齐及时拿开放在车前面的交通锥,雷鹏把车开到了前方二十米左右的地方。
  “二狗子”蹲下来,仔细看了看下水井盖和井口的闭合情况,又看了看井旁边的路面,站起来说道:“鹏哥,挺幸运,其它的都没损坏,这样就行了。”
  雷鹏一巴掌拍在“二狗子”身上,骂道:“你小子说我幸运?我看他妈*的是你幸运才对,要不是我发现了,如果有人掉进去,肯定得摔个好歹的,到时你这个破股长还不得给撸了?”
  “二狗子”忙不迭的道:“鹏哥说的对,鹏哥说的对。这样,为了表示感谢,兄弟我请客。鹏哥你说去哪?”

  “去哪?得问问我哥们。他妈*的,一定得好好宰你一顿。”雷鹏说到这里,用手一指楚天齐,介绍道:“我的铁哥们,楚天齐?”
  听到雷鹏的介绍,“二狗子”惊讶道:“谁?楚天齐?是不是青牛峪的副乡长楚天齐?”
  “怎么?你认识我?”楚天齐反问。
  “二狗子”一笑:“楚乡长,我不认识你,我的一个亲戚认识你?”
  “亲戚?谁?”楚天齐问道。
  “我堂哥,苟富贵,就是‘狗二横,。”说到这里,“二狗子”意识到了什么,赶忙补充道,“我和他不是一路人,平时几乎不来往,就是他老找我,我都躲着他。只是我爸总让我照顾他,要不我才懒的理他。”
  当听到“狗二横”三个字的时候,一丝不快涌上楚天齐心头,及至听“二狗子”说完,他的不快瞬间消失了,忙笑着说:“他是他,你是你,没事,认识就是缘分。”
  “怪不得你这家伙贼眉鼠的,闹半天你和那货是哥们,真应了那句话‘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雷鹏揶揄道。
  “二狗子”笑容满面的说:“鹏哥说笑了,我是什么人你最清楚了。”
  “刷”一道闪电划过天际,紧接着“咔嚓”一声炸雷响过,众人刚准备钻进汽车,“哗”,大雨从天而降。从打闪到下雨,绝对不超过一分钟。
  众人慌忙上了各自汽车。
  “二狗子”先上了那辆皮卡,不一会儿又跑过来,上了二一二汽车。他的头发不停的滴水,但仍仰着笑脸说:“鹏哥,我让他们开皮卡走了,你说去哪吃?”
  雷鹏没有接他的茬,而是骂道:“你小子真他*妈烧高香了。看见没?这大雨下的,马上就起河,要是井盖没盖上的话,啊……你小子说说会是什么后果。”
  “二狗子”用手抹着头脸上的雨水,感激的说:“鹏哥,你是兄弟的贵人,要不是有你打电话,井盖就盖不上。井盖盖不上,肯定得有人掉进去,绝对出人命,那样的话,我可能就不是丢工作那么简单了。哎呀妈呀,想起来就吓的慌。”
  “算你小子不糊涂。”雷鹏说着,看向楚天齐,“哥们,去哪吃?”
  楚天齐答道:“随便,听你的。”
  “好”,雷鹏答了一声,发动着了汽车,慢慢向前开去。

  大约半个多小时后,二一二汽车才停了下来,目的地到了。
  雷鹏说是要宰“二狗子”,其实并没有真去大酒店,而是去了一个中档的社会餐馆。由于是冒雨进的餐馆,楚天齐也没看餐馆的名称。
  到餐馆后,由雷鹏点菜,“二狗子”做服务工作。“二狗子”非常勤快,也有眼力劲儿,一会儿要餐巾纸,一会儿催上菜,斟酒的活更是被他全包了。
  在整个吃饭过程中,雷鹏对“二狗子”都是骂骂咧咧的,连楚天齐都觉得没法听。可“二狗子”根本就不在意,就这还一个劲儿的冲雷鹏陪着笑脸,口中说着“全靠鹏哥罩着”、“鹏哥说咋整就咋整”的话,看来他从小到现在已经适应了。
  看着“二狗子”的殷勤忙碌,以及对自己的尊敬有加,楚天齐觉得很是过意不去,不时的回敬“二狗子”白酒。“二狗子”自是来者不拒,不一会儿就喝的舌头大了。就这样,“二狗子”还高兴的手舞足蹈,也谈起了一些以前的事。

  通过“二狗子”的讲述,楚天齐才明白“二狗子”为什么对雷鹏会言听计从,宛如下人,原来在“二狗子”的心里,雷鹏就是他自己的保护神。
  “二狗子”原名苟富生,从小长的瘦小枯干,又因为家里穷,好多同龄孩子欺负他。但同样家境不错的雷鹏却没有恃强凌弱,反而特别护着这个小邻居。有一次苟富生被五个大孩子戏弄,掉进了城北的“大口井”。“大口井”就是池塘,池塘最深处足有一米六、七深,而且水里有淤泥。一开始那几个孩子也试图用木棍把他拉上来,结果越弄他越靠中间,就在水漫到他脖子的时候,几个孩子吓的跑开了。苟富生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但他还在拼命的喊“救命”,就在他的视线中*出现人影的时候,他一下子没了知觉。

  等苟富生醒来的时候,看到有几个孩子围在自己身边,这些孩子不是刚才的那几个孩子,领头的正是雷鹏。当雷鹏问明了事情缘由后,带着苟富生和几个伙伴,去找那几个孩子报仇。尽管雷鹏几人要比那五个孩子小、个头也低,但雷鹏等人楞是把那几个小子揍的求饶,并保证不再欺负苟富生。
  日期:2016-09-18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