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60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意识到,自己被耍了。他忽然联想到邹副主任特意嘱咐的“一切小心”四个字,不禁自问:难道邹副主任是有所指?
  楚天齐心头火起,以最快速度下到一楼,又来到院里,四外张望着。可哪还有刘大智的身影,恐怕对方比他跑的还快吧。
  “嘀嘀”,汽车鸣响的声音传来。
  楚天齐向发声处看去,正是刚才宁俊琦停车的地方,现在雷鹏的车停在那里。他长吸了一口气,向着雷鹏的二一二车走去。来到车旁,打开车门,坐到了副驾驶位上。
  “你往哪走呢?我不是告诉你车在这儿吗?”雷鹏扭头说道,“现在走不走?”

  “走。”楚天齐知道雷鹏理会错了自己的快速跑动行为,也没有明说,只是含糊道,“你在电话里那么大嗓门,谁能听的清?”
  雷鹏一边启动汽车,一边问道:“女朋友走啦?你又上去干什么了?”
  “她走啦。我上去找人报到……”楚天齐刚说到这里,手机响了。
  楚天齐停止说话,拿出手机,看了一眼上面的号码,按下了接听键:“到了?”

  “嗯,刚到。”宁俊琦的声音传了过来,“找到刘大智了吗?”
  “哦,没有。”楚天齐含糊的说道,“没等到他,可能是早就走了吧。”
  “哦。不会是咱俩在楼下说话的时候,他走的吧。”宁俊琦幽幽的说,“都怪我,要不,你肯定能等上他。”
  楚天齐温柔的说:“俊琦,不怪你,肯定是他有什么急事,也或者是和领导一起去办什么事了。”

  汽车出了政府大院,驶上了外面的马路。
  雷鹏一边开车,一边捣乱道:“你酸不酸?挺大个男人,说话软绵绵的。”
  “不和你说了,我听到雷鹏的大嗓门了。”宁俊琦的声音很高,好像是故意让雷鹏听到似的。
  雷鹏自然听到了手机里传出的声音,凑近手机大声道:“宁书记,你放心,不用惦记我兄弟,晚上他如果寂寞的话,我帮他找个小女生陪着。”
  手机里停了一下,然后宁俊琦的声音传了过来:“咯咯咯……好啊,八成你是在替天齐说出他的想法吧?”
  “就是他……”雷鹏一边眼望前方,一边大声说着。

  楚天齐一把推开了雷鹏的脸:“好好开你的车。”然后把手机捂到耳朵上,说道:“俊琦,别听他瞎说。”
  “瞎说?我不这么认为呀。我也正有此意。没事,别不好意思。”宁俊琦嘻笑着道,“不打扰你了,好好陪小妹妹吧。”不容楚天齐说话,她已挂断了手机。
  雷鹏见楚天齐傻傻的握着手机发呆,嘲笑道:“还没成家呢?就怕成这样。这还是我那个敢做敢为的铁哥们吗?”
  “去你的,老鸹还闲猪黑呢?”楚天齐收起手机,回击道,“不知道是谁?让老婆治理的就跟三孙子似的,不洗手不让吃饭,不洗脚不让上床。是不是干那事也得先消毒呀?”

  “嘻嘻,你也承认怕了吧,别不好意思。”雷鹏笑着说,然后忽然大声道,“小心。”
  “吱”,尖厉的轮胎摩擦地面声响起,车身就是一阵摇晃。紧接着“咣当”、“咣当”两声响动,二一二汽车停了下来。
  楚天齐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刚才只顾拿雷鹏开涮了,等他听到喊声的时候,更是没来得及看外面,而是下意识的紧紧抓*住了车窗上方的把手。此时,他只觉得自己这边低了一些,车身也歪斜着。
  雷鹏稳了稳心神,说了一句:“你先下,我后下。”
  楚天齐看了雷鹏一眼,没有说什么,快速跳下了汽车。紧跟着雷鹏也下了车,向楚天齐这边走来。
  怪不得汽车歪了呢,原来是自己这边的轮胎掉坑里了,准确的说是卡在下水井口那了。楚天齐看着卡进去的少半个轮胎,心有余悸,还好井口直径比轮胎直径小了一点点,否则整个轮胎还不得进去。那样的话,真不知道会出什么危险,说不准自己会被甩出去,也未可知。
  雷鹏站在旁边,脸上神色不太好。他刚才能提前喊叫,肯定是看到前面的危险了,肯定心里也慌张。楞了一下后,他忽然快速绕着汽车转了一圈,又趴在地下,向车底下仔细看了看。然后,慢慢从地上站起来,长嘘了一口气:“哎哟,*他*妈的,还好没撞到人。”
  此时,楚天齐也从地上站起来。他刚才也学着雷鹏的样子,趴在地上看车下面了。
  雷鹏赶忙打开后备箱,从里面拿出两个交通锥,放在了汽车前后方大约各七、八米的地方。然后,打开驾驶位车门,开启了汽车双闪。
  楚天齐和雷鹏对望一眼,两人都苦笑着摇摇头。二人心里明白,刚才要不是两人瞎逗,雷鹏就不会开车走神,这个危险就可以避过。万幸的是没有撞到行人和车辆,否则现在哪有心情站在这里,肯定是救人要紧了。
  不时有行人围过来,就连有的车辆也停了下来。看热闹是好多国人的习惯,尤其在小地方更是如此。
  雷鹏虎着脸,大声道:“看什么看,都不要命啦?闪开,闪开。”
  看到这个黑大个眼睛瞪的溜圆,粗门大嗓的,说话挺凶,还不时挥动着手臂,好多人走开了。也有的人退到远处,站在马路牙子上,继续向这里张望。
  刑警就是凶,有时说好话也挺横,何况刚才雷鹏说的本身就不是什么好话。看着雷鹏的样子,楚天齐想笑,但没好意思笑。现在如果再笑的话,也太有点不合时宜了。
  此时,雷鹏已经把手机放在耳朵上,正对着手机嚷嚷:“二狗子,你在哪?……准备喝酒?喝个屁。赶紧到府前街来,这里路上出事了。……不归你管?妈的,井盖都不在了,是不是归你管?赶紧滚过来。”说完,他“叭”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楚天齐对着雷鹏道:“你给谁打电话?”
  “市政的死二狗子,股长,姓苟,我以前的邻居,成天就是我跟屁虫。”雷鹏骂骂咧咧的说,“他*妈的,井盖没了都没人管,要他们有*用。”
  楚天齐“哦”了一声,提醒道:“雷鹏,你不能光让人过来?得把井盖安上呀。”
  “是哦,让他*妈的死二狗子气坏了。”雷鹏说着,再次拿出电话,拨了出去。电话一接通,他就吼道,“记得拿上井盖。”说完,挂了电话。
  忽然,起风了,风不太大,一阵一阵的。闷热的空气中,顿时多了一丝丝的清凉,同时白色垃圾也被吹的到处都是。

  雷鹏又去打电话了。
  天空中,不停的飞舞着塑料袋、纸片,远处的天际也涌起了一块块黑色的云彩,像是要下雨的前奏。楚天齐的心情也和这天气一样,已经压下去的不快,再次升腾起来,心绪也变的烦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