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594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面对秘书的疾声厉色,办公室的小姑娘显得有点委屈,不由得往后看了一眼,秘书探出头来,也看了一眼,但只是这一眼,就把秘书给惊呆了,他没想到门外来的居然是新来的区委书记丁长生  。
  “小王,谁啊?”陈敬山在里面问道。
  “陈区长,是,是丁书记过来了”。王秘书结结巴巴的说道。
  陈敬山显然是没想到丁书记是谁,所以愣了一下,这才站起来到了门口,王秘书急忙推开门,将陈敬山让了出去。
  “丁书记,你怎么过来了?”既然热人家到了自己的门上,该有的寒暄还是要有的,从政这么多年,谁都不会吝啬面子上这点事,自从欢迎丁长生到白山区那天起,陈敬山就在反思自己,自己是不是做的有点过了?如果连这点涵养都没有,自己这么些年的经历都长到狗身上去了吗?
  “陈区长,我听说你很忙,所以过来看看你,怎么,现在也没时间吗?”丁长生笑眯眯的说道。
  这话听起来就带着刺,但是却合情合理,让人挑不出毛病来,却是听的区政府办公室人员和王秘书身上直冒冷汗,这还没进门,就开始交锋了。

  “当然有时间,丁书记,请进,小王,倒茶”。陈敬山吩咐道。
  进了房间,陈敬山不再托大,反而是谦恭了很多,这让丁长生都感觉有点怪,的确,陈敬山设计了无数次的和丁长生的交锋,但是唯独没有这样找上门来的交锋,这不得不让他的脑子急速运转,想着到丁长生到来的目的是什么,但是无论怎么想,都不会是对自己刚刚没礼貌的报复,丁长生肯定没这么狭隘。
  这家伙年轻轻轻就能深得自己老板的赏识,以他对唐炳坤的了解,他是不会青睐一个有名无实得草包的,自从丁长生来了之后,陈敬山也想了很多,自己是不是太过小瞧丁长生了,这家伙说不定还真是有点本事。
  两人坐在了沙发上,相对而坐,但是一时间却没有话题了,这个时候秘书给丁长生上了一杯茶,然后就站在门口不走了,这让丁长生很厌恶,心想,陈敬山这个秘书也太没眼力界了  。
  低头喝了一口茶,看着门口的王秘书说道:“我和陈区长有点事要谈,要不你来记录一下?”

  王秘书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他是秘书,正反话还是听得出来的,所以当丁长生说这话时,不待陈敬山吩咐,乖乖的关上门出去了。
  “小孩子,不懂事,丁书记见笑了”。陈书记说道。
  本来陈敬山这话说的是自己的秘书,但是丁长生却理解为这是在讽刺自己是个小孩子,但是既然是来谈事的,讽刺不讽刺的那都是无所谓,争取到对自己有利的利益才是最实在的。
  “是啊,还是太年轻了,不过呢,年轻有年轻的好处,脑子好使,你看,你没让他走,他就知道自己不对了,我来找陈区长,不是谈论这事的,我刚来,对区里的情况不是很熟悉,刚刚去见唐书记,他说现在无论是白山区还是白山市,创城是压倒一切的任务,不知道有没有这回事?”丁长生又喝了一口茶,问道。
  表面上的一起都是心平气和的,但是内下里的交锋却不露声色,比如丁长生这话说的,既然是市委书记都这么收了,你再这么问,居心何在?
  你是要陈敬山否认这件事吗?那是市委书记说的,陈敬山否认吗?如果不是,那么这么重要的压倒一切的任务,你这个区长为什么不给新来的书记汇报呢?是根本看不起新来的书记还是想独揽大权?
  这本是个两头堵的话题,怎么回答都不在理上,所以,丁长生一开口,陈敬山就觉察到了,这个丁长生果然是不好对付的,怪不得孙传河会栽,今天自己算是见识了丁长生的手段了,这还只是开始。
  “丁书记,是这么回事,的确,这是我们目前最重要的任务,所有的关于创城的材料都在桌子上了,我让秘书复印一份给你送过去呢,没想到你也是个急性子,亲自过来了”。陈敬山来了个模棱两可,这让他自己都感觉到很郁闷,自己这算是吃亏了?

  “我这人,喜欢直来直去,我要是说的哪点不对的,还请陈区长不要介意,怎么样?”丁长生坐定,虽然陈敬山比他年龄大,而且在官场的沁淫的时间也长,身上不自觉的就会散发出一种气质来,很多人都叫这气质为官威,其实没那回事,你感到对方身上有官威,那是因为你自己心里自卑,你要是不求他什么,他就是个屁。
  丁长生当然不会有求于陈敬山什么,只是他不想一来到白山就显得格格不入,这主要的原因还在于顾及到唐炳坤的感受,毕竟自己来湖州是抢了陈敬山的位置,再不知好歹,这会让唐炳坤对自己有看法。
  他很明白,如果不和唐炳坤搞好关系,自己在湖州将会很难过,至于把自己归到成千鹤那一堆去,丁长生从来没想过,因为他从纪委出来,非常知道成千鹤是怎么回事,虽然现在没出事,但是不代表永远不出事,和一个早晚出事的人在一个炕头上,你得时刻在想这炕什么时候塌。
  “请说”。陈敬山面色严肃的说道。
  “我们的组织有纪律,行政管经济,丨党丨委管人事,这一点陈区长认可吗?”
  “这是当然,我也是党员嘛,这点没问题”。陈敬山说道,他这个时候才明白丁长生这是来谈判的。
  “那就好,以后区政府这边的经济问题我不会过问,陈区长也无需向我汇报,但你是区委副书记,所以人事方面的问题,你不能不管不问,我就是这个意思”。丁长生说道。
  这话说的陈敬山一愣,这是什么路数,我这边的事你不管,你那边的事我可以管,这也太看得起我了吧,搞了半天你这是来示弱的?陈敬山虽然这么想,但是却不敢这么说,于是装作一副不了解的样子,一句话,就是不明白丁长生想干什么?
  “可能对我的提议,陈区长感到很奇怪吧,其实你要是了解我,你就不奇怪了,我是秘书出身,给两位领导做过秘书,一个是湖州市委副书记仲华,一个是省委统战部长石爱国同志,他们对我都很好,你是不是很好奇我为什么一下子到了白山了?”丁长生笑眯眯的问道  。
  虽然陈敬山对丁长生有所了解,但是那些事都是在白山之外,说句不客气的话,离这里很远,陈敬山更关心的是眼前的事怎么办,你这么说到底是什么意思?
  “丁书记的意思是?”

  “我来这里不过是个过渡,虽然我知道这个位置本来应该是你的,但是领导怎么安排我就怎么做,我虽然是白山人,但是对我来说,白山实在是太陌生了,湖州给我的感觉才是我的家”。笑说道,但是这个时候茶已经见底了。
  陈敬山听到丁长生这么说,一下子愣住了,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丁长生是在告诉自己,自己在白山区呆不了多久?这里只是一个过渡,如果唐炳坤这么说他信,但是丁长生这么说,他有点怀疑了。
  日期:2015-12-21 06: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