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593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无论怎么说,陈敬山在白山区待的时间可比丁长生长的多,在势力方面虽然一直都受到孙传河的打压,可是势力还是不容小觑,反观丁长生,有什么?可谓是一穷二白,什么都没有,甚至除了一个文若兰现在能站在他这边外,谁还能支持他?

  “书记,我觉得还是看看再说嘛,创城工作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这次月底只是省里初审,年底才是国家终审呢,我觉得,这事不宜急在一时”。梅三弄委婉的劝道。
  “你打的手机还是座机?”丁长生皱眉问道。
  “座机”。梅三弄没多想,脱口而出道。
  丁长生听说是座机,这就意味着陈敬山在区政大楼里,于是拿起自己桌子上的手机向外走去,这下梅三弄恨不得打自己一个嘴巴子了,看丁长生这架势,这是要去找陈敬山啊。
  梅三弄自然是不敢拦着丁长生的,但是这事却不能不让文若兰知道,于是赶紧回办公室给文若兰打电话,此时文若兰却正在和成功以及柯子华喝茶,这事柯子华邀的场子,目的之一就是白山区分局的问题,看看还有什么补救措施没有。
  “你是猪脑子啊,你拦着他啊,梅三弄,我告诉你,如果因为你的问题领导之间闹僵了,你就等着滚出区委办吧”  。文若兰一听梅三弄的汇报,立马火了,要是自己在的话,肯定不会出这样的篓子,所以劈头盖脸的把梅三弄给骂了一顿。
  说完,文若兰气呼呼的挂了电话,“不行,我要回去一趟,区里出了点事,我得回去处理一下”。
  “文主任,是不是丁长生出什么事了?”柯子华笑眯眯的问道。
  “唉,这位祖宗摆不清自己地位,以为自己是一把手,陈敬山就得听他的,这不,让办公室副主任给陈敬山打电话,让陈敬山来汇报工作,结果陈敬山不来,这不,找上门去了”。(. 单解释了一下说道。
  “我早就说过,这家伙到哪里,哪里准不安生,不过,你回去干么,继续喝茶吧,你现在回去,能起什么作用,该打的早打完了”。
  “什么?还打啊?”文若兰吃惊道,马上想起丁长生年轻气盛的,说不定真的能打起来。
  “别听他的,赶快回去,记住,一定要让丁长生明白,你是真心真意站在他这边的,明白吗?”成功和柯子华想的不一样,无论丁长生是否出事,这个时候出去帮他站台,那都是雪里送炭。

  看着文若兰消失在楼梯口,柯子华很不明白的说道:“成少,丁长生就是个喂不熟的白眼狼,你还真的再继续投资啊?要我说,找找孙传河留下的那些人,打个招呼,和陈敬山一起把他赶出白山算了”。
  “你不明白,丁长生这个人重感情,这个我是深有体会的,这样的话不要再说了,无论怎么样,我都不会在白山给丁长生使绊子了,记住,与人方便自己方便,不过,我倒是相信,丁长生不是来查孙传河的案子的,很可能就是调来任职的,这样我们就可以相安无事,过去的事就算了,你想想,你就算是想和他斗,你能落到什么好处,为什么不能守望相助呢?”成功看着柯子华,说道。
  “好吧,成少,我明白了,但愿你想的是正确的”。柯子华说完喝了口茶起身走了。
  看着柯子华的背影,成功若有所思,他感觉到了,柯子华最近的变化很大,以前对他的话可谓是言听计从,但是现在呢,好像柯子华有很多事都在瞒着他,这让成功心里很是担忧,柯子华这个人心狠手辣,而且胆子很大,这点和丁长生很像  。

  可以说,丁长生和柯子华一类人,既然是一类人,如果目标相同,那么做起事来就会事半功倍,但是如果目标相左,很可能就会相互牵制以至于同归于尽,这都是有可能的。
  区委大楼离区政大楼不过三百米的距离,等于是从这头走到那头,梅三弄站在办公室的窗户前,一直盯着丁长生的背影,走得不紧不慢,虽然太阳照射的很毒,可是这仿佛都和丁长生没关系似得。
  几分钟后,丁长生走进了区政大楼,楼底下有保安,要求来访的人都必须登记,而这道手续在大门口已经进行过一次了,可见现在的老百姓想见个官有多难,这还只是一个七品芝麻官而已。
  “来,这里签个字,找谁?”保安抬头看了丁长生一眼,发现这小子穿的很得体,手里也没拿什么违禁的东西,看上去不像是个闹事或者是上丨访丨的,所以只是签个字就放进去了。
  区长的办公室不可能在一楼,大部分都是在二楼,这样既不潮湿,也上下方便,一旦地震火宅跳楼都摔不死,可谓想的周全。

  丁长生不知道外来人见自己是不是也这么麻烦,但是想见陈敬山的确是不容易,区政府办公室正对着楼梯口,所以只要是有人上来,办公室里的人就会一览无余,这不,见到丁长生上来了,赶紧出来拦住了。
  “您找哪位?啊,丁,书记……”办公室的人眼力界比楼下保安强了不少,居然认出来是丁长生了,
  “我找陈区长,在吗?”
  “在的,我马上联系”。说完办公室的人员赶紧回办公室拨打了陈敬山秘书办公室的电话,但是打了几遍没人接,办公室的人员急得满头大汗,这会的功夫能跑到哪里去呢?

  丁长生就这么看着,等待着答复,既然是自己来找人家的,就要按照人家的规矩来,反正自己现在也没事干。
  其实就是的秘书不是没听到门外的电话铃声,而是因为他此时正在陈敬山的办公室里,自己这个秘书就是为陈敬山服务的,既然陈敬山在这里,那么还有什么任务比这更加重要呢,要是上级找陈敬山的话,肯根本不会打到自己这里来。
  这是秘书的逻辑,但是办公室人员却在忍受着区委书记带来的煎熬,想想就觉得这事太荒唐了,区委书记来见区长,还让人家在这里等,这不是傻吗?
  所以当办公室那个满头大汗的人打了无数次电话后,依然是打不通,终于是对丁长生说道:“丁书记,我还是带您过去吧?”
  “嗯,这样合适吗?符合你们这里的规矩吗?”丁长生贴心的问道。
  这句话让办公室的人都冒了一头的汗,这不是明摆着的讽刺吗?区委书记来见区长要等通报,那区长是不方便吗,啊,还是在干着其他见不得人的事?
  “不是的,那个,丁书记,您这边请”。

  办公室的人员引导着丁长生到了这一层的尽头,这不得不让丁长生感叹,这个陈敬山还是挺会享受的,这一层的尽头就是他的办公室,可谓私密之极,但是从这个位置可以看到区委区政府大院里的一举一动,而自己干点什么事却不会有人知道。
  丁长生明白,孙传河的办公室应该和这个是一个类型的,只是自己没注意罢了,而且自己也没在孙传河原来的办公室里办公,所以没有注意这些事。 
  办公室小姑娘直接敲响了陈敬山的办公室门,而不是通过没秘书的门进去,门里面没人吱声,过了几秒钟,秘书打开了门,见到是办公室的人员,不由得厉声问道:“办公室人员的纪律都忘了,不是说要有事给我打电话吗?有什么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