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592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且曹建民也不是善茬,直接将丁长生的话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柯子华这才意识到丁长生终于是下了死手了,而这这一招何其歹毒,自己是市局副局长,这事居然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就瓜分完了,而白山区分局向来是成家的势力范围,这不得不让柯子华心里暗暗发冷,丁长生这是要干什么?
  最要命的是,孙琦从那晚之后就消失了,这件事一直都让他心里暗自警惕,别不是丁长生知道了什么吧,要真是那样的话,丁长生做的这一切都太明确了,一步一步都是指向自己的?
  曹建民毕竟是过来人,所以看曹晶晶对丁长生还算是了解,而且在海阳县时,女儿挂职的派出所好像就是丁长生所担任镇长的地方,这也是自己后来才知道的,但是当丁长生离开白山不多久,曹晶晶就申请调回海阳县了。  
  “咦,我怎么听着你对这个丁长生倒是很了解啊?”曹建民不动神色的问道。
  “还行吧,了解的不深,但是我却知道,丁长生这个家伙狡猾的很,而且心狠手辣,你小心点,不要被人装套里还不知道呢,这家伙初来白山,肯定是要拉拢一些人的,柯子华和你早就不对付,他和柯子华之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我们不知道,所以还是小心为妙”。曹晶晶边开车边分析,不过在曹建民看来,丁长生和柯子华之间的问题怕是小不了,不然的话丁长生不会舍近求远,而且和自己熟悉的人交往的成本远远低于现找合作的人。

  “你在海阳县干过派出所所长和公丨安丨局副政委,我看,这次你去白山区分局担任政委怎么样?”曹建民倒是想得开。
  “哎呦,老爹,你可算是抬举我一回,这白山区分局本就是个火药桶,多少人都盯着呢,你就舍得让你闺女去受这份煎熬,再说了,你是市局局长,我去分局担任政委,这违背任职原则吧?”曹晶晶倒是心里一动,但是自己老爹是局长,自己下去任职直属领导的分局政委,这显然是不合适的  。(
  “嗯,说的倒也是,先这样吧,我回头考虑一下再说”。曹建民无奈的摇摇头说道。
  曹建民父女走后,丁长生又将梅三弄叫到了办公室里,相对于文若兰这个办公室主任来说,丁长生显然更倾向于相信梅三弄,不为别的,这都是人的猜忌心在作怪,无论怎么说文若兰都是孙传河留下的人,而孙传河又是谁的人呢?所以相对于一个精明的女人来说,梅三弄这样的老同志显然更让丁长生放心。

  “丁书记,您叫我有事?”梅三弄很谨慎的敲门进来,然后又站到了丁长生办公桌前的位置上,在一次梅三弄走后,丁长生看了看地上的地毯,发现那个位置居然有些许的磨损,丁长生当时就有点惊讶了,这难道是梅三弄每次来回报工作时站的地方?
  想到这里,丁长生站了起来,不经意间看向了梅三弄的脚下,果然是在那个磨损的地方。
  “创城建设进入到了白热化地步了,我听说区里的所有部门都好几个月没放假了,有这回事吗?”丁长生漫不经心的问道。
  “书记,确实是这样,区里取消了一切节假日,连周末都在搞创城,区里已经把每一块每一个小区都分配到了个人名下,哪个地方出了问题,谁就负责到底,这一次白山市是势在必得,所以,谁都不敢懈怠”。
  “嗯,看来是玩真的了?这样吧,你给陈区长打个电话,让他到我这里来一趟,就说我想和他商讨一下创城的相关事宜,去吧”。丁长生吩咐道。
  “呃……好,我这就去”。梅三弄显然是很为难,但是丁长生的话却不能不听,他也明白,这俩领导最后还是要决一雌雄,陈敬山也是,作为区长,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吗?无论怎么说,新书记来了,至少也得来汇报下工作吧,这倒好,自从新书记来了,这区委大楼就没见过陈敬山的影子,都在一个大院里,这是何必呢?
  领导的心思下属永远不可能都明白,丁长生也不是非要插手创城工作,但是唐炳坤说的很明白,一把手是要负责的,陈敬山就是再强势,那也只是行政一把手,行政一把手也要听丨党丨委的,所以,丁长生对陈敬山的强势很不感冒,这不是明摆着欺负自己一个外来户吗?

  妈的,老子不是外来户好吧,老子就是白山人,怎么着?在自己的地盘上还得看别人脸色?这完全不是丁长生的风格,所以,他开始酝酿了,他没有别的本事,最大的本事就是善于抓住机会,清除掉白山区分局的刘冠阳只是第一步,下一步将是组织部,等这些都抓在了自己手里,就该和陈敬山摊牌了  。
  但是碍于唐炳坤的面子,其实丁长生是不想和陈敬山翻脸的,一来是的确是来自外面,而陈敬山在这里干了十多年了,可以说如果没有自己来这里,陈敬山是铁定了要接白山区书记这个职位的,对于这一点,丁长生明白,但是他更明白,既然上面把自己这颗萝卜按在了这个坑里,其他人就别想让老子挪地方,老子就是烂,也要烂在这个坑里。
  “陈区长,我是区委梅三弄啊,对,那个,丁书记想请您过来一趟,说是要和您商讨一下创城的事情,您看……”梅三弄语气很委婉,但是陈敬山听出来的却没有半点委婉的意思,怎么听都是命令式的。
  “你告诉他,我没空,另外,创城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呢,等有了好消息,我自会汇报的,就这样吧,我忙着呢”。陈敬山强压着怒火,放下了听筒。
  还真是蹬鼻子上脸了,一个小毛孩子,居然这么大的口气,还让我去汇报工作,脑袋让驴给踢了吗?
  陈敬山的确很忙,但是却没有忙到连和丁长生见个面的时间都没有,这不,放下梅三弄的电话,气的他站起来在办公室力里来回走动着,年纪不饶人,自己的确是不能和小伙子比了,想到这里,拉开抽屉吃了几粒降血压的药丸,自己的情绪才慢慢平复下来。
  梅三弄不知道该怎么向丁长生回复了,可是丁长生还等着呢,不回复肯定是不行的,于是硬着头皮进了丁长生的办公室,丁长生一看梅三弄的样子,就明白,这事肯定是砸了。

  “怎么样?”丁长生放下手机,问道。
  “嗯,陈区长说他很忙,暂时没时间过来”。梅三弄尽量说的委婉一点道。
  “什么?”丁长生反问道。
  梅三弄见丁长生的脸色不虞,不敢再说了,沉默等于是肯定了刚才自己的话,梅三弄虽然接触过不少的领导,但是像丁长生这么年轻的领导还是第一次,因为他们年轻,所以就不好把握他们的内心在想什么,他实在是很害怕丁长生一下子跳起来发飙,那样自己不是在中间挑事吗,早知道自己就说陈区长不在家了。() r
  可是现在想什么都晚了,但愿这位年轻的领导还有点隐忍功力,否则一旦和陈敬山闹僵了,那么在以后的工作中就很难办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