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离婚少妇》
第88节

作者: 文艺范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柳如月?我不禁愣住,原来是她。她让杨洋来陪我过年,目的很明显,这不是明摆着撮合嘛。
  没办法,她都来了,我也只能让她进来了。

  一进来她就看到了窗户上的窗花,大为感叹,“好漂亮啊!我帮你一起贴吧。”
  不由分说的从我手里拿过窗花就贴了起来。
  “你还听魔力红的歌啊。”杨洋一面贴窗花一面问道。
  “王力宏?哦,听过几首,都是在里听别人唱的,什么《唯一》《花田错》呀。”我又仔细听了一下,说道,“这是王力宏的歌儿吗?”

  我十分纳闷,这不是一老外在唱么?
  杨洋笑的几乎直不起腰来,“是魔力红,不是王力宏啊大哥!魔力红是一美国摇滚乐队……”
  我也笑了起来,虽然笑归笑,但依然不能掩饰我的担忧,说实话我确实有点害怕有点和这个女孩独处  。
  得想点儿什么办法才行。
  “咱们年夜饭上哪儿吃?”杨洋突然问我。
  “额……我本来打算自己下点火锅吃,没想到你会来……”
  “没关系,我正好露一手。”她十分开心,蹦蹦跳跳的进了厨房,惊呼了起来,“有烤箱,还有煎锅!太棒了!我可以给咱们做西餐!”
  我傻眼了,她不由分说的拉我去楼下超市里采购,牛排呀,意大利面酱呀这类东西,超市里人山人海,她却逛的乐此不疲。
  我在超市偷偷给柳如月打电话,“你晚上过来一趟吧。”
  “不是说好了么,我就不过去了。”柳如月说道。
  “你不过来你派她来干嘛呀。”我说道,“我们这孤男寡女的,你这不是给我添堵么。”
  “这怎么添堵了?她也一个人过年,你也是一个人,正好一起,凑个热闹嘛。”柳如月说道,“再说,你不是挺喜欢杨洋的嘛,正好。”柳如月说道。
  “那她晚上住我这儿怎么办呀?”我说道。
  “应该不会吧。”柳如月说道。
  “我跟你说,万一她要住这儿,你可得来啊。”我说道。
  说着我就挂了电话。
  你别说,杨洋的手艺还真不赖,几道菜都做到的有模有样,我尝了一下,味道也不错。这厨艺跟柳如月的倒是有一拼。
  吃完饭我习惯性的打开电视看春晚,但杨洋却说,“要不,咱们看个别的吧?”
  我这才想起来,她是不看春晚的,可这个点儿,哪儿还有别的呀,遥控器摁烂了也不管用,哪个台都是春晚。
  “要不你将就着看一看?”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其实我是想看的,因为我想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这都成了一种过年的习惯了吧,过年不看春晚,好像总觉得缺点什么。
  “不看!”杨洋断然拒绝,“等我上了再看!”

  “好好好!”我只好作罢。“那咱们做什么呢?这大年三十儿的,咱俩总不能大眼瞪小眼在这儿干坐着吧?”
  “咱们来玩个游戏吧!”杨洋建议道。
  “什么游戏?”我索然无味的问道,其实我关心的是,她会不会今晚不走了,打算住在这儿?
  这确实是个难题,若是我和柳如月之间没有缓和,反正我们之间也不可能了,让杨洋住这儿也没有什么关系,反正我自己知道我不会对她做什么,(她太单纯,就像一朵刚刚绽开的花骨朵儿似的,就算她心甘情愿,我也不忍心。)但偏偏现在和柳如月的关系又有了一定的缓和,而且她也知道杨洋来了我这儿,如果让她在这过夜,柳如月一定更加坚信我是那种朝三暮四的人了。
  我实在是无法忍受这么无聊的游戏,那是一种我听都没有听过的扑克牌游戏,不知道是不是智商的原因,我都跟她打了二十几把,还是摸不清游戏规则,各种大规则,小规则,还有边玩边补充的补丁规则,我一直怀疑这游戏压根儿就是杨洋自己发明的。

  但为了让她高兴,我也只能索然无味的陪她玩儿了,还得假装很有兴趣的样子,这游戏对我来说,简直就是煎熬。
  好不容易,她终于露出了倦怠之色,打了一个哈欠,我连忙问道,“你是不是困了?”
  她看了一下表,说道,“没有啊,才十点钟,还早呢。来,咱们继续!”
  哦上帝!
  到了十一点的时候,她仍然没有要走的意思,依然玩儿的津津有味。
  我犹豫了又犹豫,最终还是骨气勇气问道,“你……晚上打算怎么睡?”
  杨洋一愣,说道,“就在这儿睡呀,一起跨年嘛,再说今天晚上,路上又没有出租车,我就是想回也没法回去呀。”
  她说的理直气壮,我竟无言以对,是啊,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今儿应该是没有出租车的,她这会儿想回也回不去呀。
  她见我愣着,问道,“怎么?你不欢迎?”
  “欢迎欢迎,当然欢迎。”我虚伪的应付道。

  她很开心,笑道,“长这么大,我还从来没有和一个我爸以外的男人一起过年。”
  “是吗?”我说道  。心里想,其实我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我正想着,突然电话响了,我拿出来一看是我老妈的电话,便连忙跑到一边去接。
  “儿子,妈想你了!”我老妈刚一接通电话,声音就有点哽咽。
  “妈,您这是干嘛?大过年的。”
  “废话!长这么大你都在妈身边过年,今年这你突然不在,妈这心里变得空落落的。”我妈说道。
  其实我心里也有点不好受,能体会到老妈的心情,尤其在这种万家团圆的时刻,但我是个男人,得表现的坚强一点。
  “多大点事儿呀。”我说道,“您换个角度想一想,其实这过年也不就是个普通的节日嘛,再说不是还有于洁陪着你们呢嘛。”
  “少来这套,于洁也大了,过两年就该嫁了,我看你这当哥哥的还不结婚,妹妹嫁你前头你怎么办?”我妈说道。
  “这不也是很正常嘛……”
  我正说着,突然听见外面杨洋突然喊了句什么,我顿时一惊,暗暗祈祷老妈没有听到。这姑奶奶什么时候说话不好,偏偏这时候说话。
  但我老妈的顺风耳哪里这么好糊弄,她立刻就警觉的问道,“谁在说话?”

  我慌忙回答,“没谁啊,就我在说话。”
  “胡说八道!刚才我明明听见有女的在说话。”我妈斩钉截铁的断定道。
  “哦,那可能是邻居在说话。”我连忙圆道。
  “是吗?”我妈始终狐疑,“你房子隔音效果这么差?我去年去的时候挺好的啊,你可别骗你老妈。”
  我这才想起来,老妈来过这里,还在这儿住过两个晚上,房子隔音效果怎么样,她应该清楚,我是骗不了她的。
  “哦,我说的邻居呀,是我一直没告诉您,我把这房子其他几间给租出去了,租房的有个女孩。”我灵机一动糊弄道。
  没想到老妈依然不依不饶,“租房的应该是外地的女孩呀,过年难道不回家吗?”
  “哦,她们也是单位有事儿,所以也没回。”我连忙糊弄。
  “哦这样啊。”老妈说道,“什么样儿的女孩呀,长的漂不漂亮?”
  “哎呀妈人家一租房子的女孩,你关心那么多干嘛?长的漂不漂亮跟我也没什么干系。”我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